|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章 撐到起不來的狸貓

第七章 撐到起不來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11 22:12  字數:3626

那小男孩是一隻剛剛化形的妖。

「小晴兒真厲害!」贏擎蒼盡量讓自己誇的走心一點。

他發現自己的性格有了些變化。

好像活的更肆意了些,對人對事都是如此,大概這是個沒有法律甚至沒有道德約束的世界,誰厲害誰就說了算。

而且,贏擎蒼覺得自己的臉皮也變厚了……無論是賴皮,還是哄老婆……

「當然!都說了我是最厲害的狸貓。」胖狸貓得意的甩了甩尾巴。

那兩個女修士從贏擎蒼身邊走過,卻停下來看了看他,主要是看他肩膀上的狸貓。

「這是靈嗎?」年幼的那個臉圓圓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贏擎蒼問。

儘管她看上去挺客氣的,可給人的感覺卻有些高高在上。

「小妹!」年長的女修一身溫婉的氣質,柔柔弱弱的,可是眼神卻很銳利,「不要隨便問別人的東西。」

說完朝著贏擎蒼點了點頭,以同樣高高在上的姿態。

年幼的女修被拉走了,狸貓聽見她說。

「姐姐,那隻狸貓很可愛啊,我也想要……」

「你聽見沒有?」胖狸貓扭頭撓了贏擎蒼一下。

贏擎蒼用特別認真的眼神詢問:「什麼?」

「你要好好當僕人啊!不然會失去你的主人的。」狸貓指了指自己,「剛剛她說我可愛,本老祖是人見人愛啊!」

「我知道……」贏擎蒼馬上轉移話題,「我們今晚住這裡?」

「住住住!要住最貴的客棧!」

來往的人看到一隻狸貓張牙舞爪的說話,倒也不覺得奇怪。這裡也算繁華之地,人和妖還有修士都非常多。

狸貓已經看到好幾隻拖著尾巴,或者長著耳朵這樣那樣的動物了,不過通通沒她好看!

「你變的更丑了。」狸貓不滿意的道。

因為剛剛路過一個小攤,僕人竟然拒絕了她買一碗嘗嘗的要求。

於是狸貓決定打擊他:「本來就不好看,現在還換了張臉。」

「本來不好看?」贏擎蒼皺眉,雖然百年過去,但認識他得人都還沒死呢,所以半路他就給自己的臉下了幻術,如今就是個普普通通的男修士。

可是……什麼叫本來就不好看,明明他照過鏡子,自己和上一世一樣樣。並且因為修仙的關係,狀態比上一世還好。

尤其是……那個地方,簡直威武雄壯!

「渾身上下連個毛都沒有,哪裡好看了。」狸貓美噠噠的摸了摸自己的毛,「人本來就丑,沒有本體也沒有尾巴!」

贏擎蒼覺得任何一個人類都不會因為沒有毛而難過,不過他如果說出來自家狸貓一定會更生氣,於是他指著前面一座酒樓。

「剛剛不讓你吃,是因為有更好吃的東西,我們上去坐會?」

胖狸貓一看就知道那酒樓很貴,馬上點頭:「那就坐一會吧。」然後小眼睛一撇一撇的說,「你別難過,就算你不好看,我也不會嫌棄你的。」

「……」

此時正是午時,酒樓生意很好,連包房都沒有了。

「您要不將就一下?」小二很殷勤的說,「二樓還有張靠窗邊的桌子,可以看看風景。咱們酒樓有千葉城最好的糖醋雪兔肉,很多人都專門為了這個來吃呢!」

破元大陸有個很奇怪的現象,所有的家禽都是低等魔物,它們沒有危險,也沒有魔氣。就跟普通的豬羊牛一樣。

不過再厲害點的,就是野獸,越厲害擁有的魔氣就越多。

「我要吃!」狸貓大人對吃的東西一向很堅定。

贏擎蒼上了二樓,看到了小二說的那張桌子,好巧不巧的是,城門口碰到的那兩位女修就坐在旁邊……

「姐,你看啊!是那隻狸貓!」年幼的女修很高興的喊起來。

她姐姐則淡淡的掃了贏擎蒼一眼,然後小聲說了句什麼,妹妹便撅了撅嘴低頭吃飯去了。

「我都給你點了。」贏擎蒼見狸貓一直盯著她,一隻爪子還不停的比劃,趕緊說,「一會不夠咱們再叫,不然涼了不好吃了。」

狸貓大人滿意的跳到桌子上伸出爪子,贏擎蒼讓小二趕緊上菜,然後特別自然的拿出一塊軟乎乎的濕帕子給狸貓擦爪子。

一邊擦還一邊說:「這個味道的油是不是不好味?等會我們去看看買個新的。」

「多買幾個味道換著抹!」狸貓甩著尾巴很滿意僕人這麼上道。

一旁的姐妹倆都看呆了,哪有人這麼伺候靈的?這哪是靈啊,這是奶奶吧……

「姐,你看見沒?」費止盈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那個人對他的靈也太好了吧?」

正常來說,破元界的修士養靈不外乎兩種目的。

一種是靈很強大,可以當做靈獸戰鬥。另一種就和物一樣,大都是女修們養來玩樂的,比如她就有一隻絨狗。

不管是靈還是靈獸,都是妖族。只開啟一點神智的,就是靈。而靈獸大都可以化形,它們和修士簽訂契約,也是為了修仙,好早日飛升。

「你管別人做什麼,人家自己的靈,想怎麼照顧都可以。」費止芙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對贏擎蒼產生了好奇。

如果她沒有看錯,那塊給狸貓擦爪子的布是白蠶獸的絲,而且他給狸貓抹的油味道很像金桂花的汁,那可是女修用來保養的上等靈藥。

「你老這麼說我,是不是不願意帶我出來?」費止盈不滿意的嘟囔,「又不是我要跟你出來的,我說跟著大師兄,你不讓,非要自己帶我走……」

「大師兄有正事要辦,你跟著去添亂嗎?」費止芙很清楚她妹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