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就不完結你們咬我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就不完結你們咬我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08 10:28  字數:3711

蘇蘇八歲的時候離家出走,因為她二哥趁她睡著的時候把她偷偷藏起來的棒棒糖給吃了。

「哼,媽媽都不說他!」蘇蘇背著她的小兔子包,氣呼呼的走在盤山公路上。每念叨一句,還回頭看看漸漸看不見的贏家別墅。

「我要去找小司馬!」她很有信心。

離家出走也是要準備充分的,蘇蘇帶了護照,奶奶給的信用卡,還有爺爺的給的零花錢。她準備先去機場,當然不能坐自己家的飛機,她要坐客機!

「先坐計程車。」蘇蘇覺得自己是可聰明的小孩,雖然她並沒有坐過計程車……

老王是個開十年出租的老的哥,蘇蘇坐上來時他嚇一跳。

「小朋友,你媽媽呢?」他扭頭問。

然後發現這是個非常漂亮的孩子,就像雜誌上看到的一樣,真的是小小一點就是個美人胚子。

「我媽媽在機場等我呢!」蘇蘇一雙大眼睛眨了眨的。

老王被萌到了,立馬說:「她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坐計程車去機場呢?我幫你報警。」

「不是噠叔叔,我和爸爸住,今天要和媽媽去度假,但是爸爸不讓我去……」她小臉一垮,眼淚就是一泡淚。

「但是我想媽媽了……」

老王的腦子裡已經補腦了一出家庭倫理大劇,二話不說就發動車子:「坐好,叔叔這就送你去機場!」

幫助了可愛的小朋友找媽媽,老王師傅一整天心情都大好,晚上收車都比平時早了一個小時,剛把車停到樓底下,就聽見砰砰幾聲,好幾輛車的前燈對著他。

「什麼人?」老王氣憤的大喊,誰家司機這麼沒有道德。

一個男人從陰影里走出來,車燈讓老王看不清楚對方的臉,直到對方站在自己身前。

「王賓宜?」

老王放下手臂仔細看清眼前的人,氣場很足,他們公司開寶馬的老闆和人家一比就像個農民。而且,人家長的也帥……

「你是誰?」

老王覺得幸好不是自己老婆和女兒,不然說不定已經撲上去了。

「見過這個孩子嗎。」男人手裡舉了張照片。

老王一看,這不下午那個小可愛嗎。

「你是她爸??」從基因的角度來說,應該是父女倆……

贏望點點頭:「是的,請你告訴我,我女兒在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老王立場堅定,「孩子想見媽媽,要不是你攔著,她也不會偷偷跑出來。」

贏望皺了皺眉,正想說什麼就聽見背後傳來腳步聲,他轉身就把來人抱住了。

「慢點。」

「先生,我就是她的媽媽,求求你告訴我我女兒去哪了!」

老王愣了,哭著看著他的女人雖然很年輕,可是五官還是能看出來和白天的那個小女孩有幾分相似。

「你真是她媽媽?」

「我是我是!」辛容使勁點頭,「我女兒今天離家出走了,我們一直在找她,後來查到她曾經打過你的車,她去哪了?」

贏望摟著辛容:「是不是去了機場。」

「是……是啊!」老王這會後悔的不得了。

原來那孩子是偷跑出來的。

「對不起對不起啊!你們的女兒太可愛了,她說她要去找媽媽,我就信以為真,是我疏忽了……」

「和你沒關係,謝謝。」贏望對他道謝,然後扶著辛容走了。

老王看著幾輛價值不菲的名車一溜煙離開,心裡唏噓不已,沒想到他有生之年還能和這麼有錢的人說上話……

機場。

蘇蘇坐在候機大廳的椅子上,晃著小腿等飛機。她剛剛請一個阿姨幫她買了機票,理由還是要去看媽媽,想給媽媽一個驚喜。

阿姨特別高興的幫她買了票,還把她送到離登機口最近的座位。

「人呢?」

「那邊看過了嗎?」

「這邊沒有,快點找!」

幾個穿著黑西裝,一看就是壞人裝扮的傢伙跑過去,路過蘇蘇身邊時還看了她一眼。

蘇蘇跳下椅子,噠噠噠跟著人家跑幾步,想到什麼拐了個彎去了洗手間旁邊的儲藏室。

「喂!他們走了。」

裡面沒動靜。

「你快點出來啊!」她拍了拍門。

還是沒動靜。

「你們要找的人在這裡,快點回唔唔唔……」她的嘴巴被人捂住了。

蘇蘇眨眨眼,聽到身後的人警告她。

「不許叫,不然把你了。」

見她不動,捂在嘴上的手慢慢鬆開,最後放開了她。

「大姐姐!」蘇蘇轉過身。

她對面也是個小孩,估計比她大不了幾歲,因為就高出半個頭,穿著件半新不舊的藍襯衣,髒兮兮的。

不過,那張臉卻很美,可以預見長大以後會長成什麼樣的妖孽。

「大姐姐?」蘇蘇又叫了一聲。

對方臉黑了,不過因為本來就臟,也看不出什麼。

「你叫我什麼?」

「大姐姐你的聲音真好聽,和蘇蘇一樣好聽!」蘇蘇很高興的拉住對方的手晃了晃,「我叫蘇蘇,你叫什麼呀!」

大姐姐:……

「那些人是不是要把你抓去掉?」蘇蘇繼續說,「大姐姐你這麼好看他們一定是想把你到山裡當童養媳。」

大姐姐:……

「我和你說哦!當童養媳特別可憐,每天沒有飯吃,也不能吃點心。天不亮就要起來幹活,還一個比你小好多好多的的一個小屁孩要你照顧。」

「那個就是……就是……」蘇蘇歪了歪腦袋,「就是什麼來著,我怎麼給忘了?」

「我丈夫。」對面的人終於說了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