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四十章 陳世美贏成

第三百四十章 陳世美贏成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08 10:28  字數:3614

贏成晚上推了無數個飯局,趕回家吃晚飯。不為別的,就為看著項小花,防止她偷吃。

「你回來啦!」項小熙啃著個芒果沖他擺手,「蘇蘇給我買的!」

是容容買的,蘇蘇哪裡會買……

「飯前不要吃太多水果。」贏成摸了摸她的臉,「一會吃飯你又不好好吃了。」

辛晴從廚房探出個身子貓了一眼,笑了笑又進去了。

這個老二啊,明明自己把媳婦當孩子養,還天天鄙視他爸和他哥太寵媳婦……

「爸說你去馬場了,好玩嗎?」項小花正常情況下還是很聽話的,乖乖把芒果放下。

贏成伸了個懶腰:「沒意思,全是搭訕的人,想去明天我帶你去,不過你現在不能騎馬啊!」

項小花剛要開口,贏成又補了句。

「看馬也不行。」

項小花:╭╯╰╮

「吃飯了!」辛晴喊他們。

贏望和辛容從樓上下來。

「三個小傢伙呢?」贏成沒看見小尾巴。

「下午在外面吃過了,現在都說不餓。」辛容坐下,「蘇蘇在睡覺。」

贏望給她把粥端過來:「一會我讓阿姨把飯菜溫著,你不用操心。」

「馬場那邊順利嗎?」贏望瞟了倒霉弟弟一眼。

「能有什麼事啊!」贏成抓住項小花的爪子,不讓她多吃肉。「不過我聽說,離咱們不遠的地方也有一家馬場,是隔壁n市人開的。」

贏望頭頓了一下,然後無所謂的道:「我知道,那家馬場已經好幾年了,設備和設施都很陳舊,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翻新。」

「他要是翻新了我們還玩什麼!」贏車吃了塊魚肉,又給項小花夾了一筷子,「你心裡有數就行。」

然後第二天,他自己先出事了。

「你看看。」辛晴把報紙丟到他身上。

贏成剛睡醒,還迷糊著呢,揉了揉眼打開,然後瞬間清醒了。

「笨死了!」辛晴罵他,「去參加個活動都能被人拍照,你幹什麼了你?那個女人怎麼回事?」

今天的頭條是贏二少婚後首次和女明星同框,親密接觸不避嫌。

下面還有兩張大大的照片,一張是他扶著人家的胳膊,兩個挨得都要貼一塊去了。另一張是他蹲在地下看人家的腳,對方則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噗!」贏成把剛喝進去得水噴出來了。「這誰找的角度?」

贏擎蒼給辛晴擦了擦衣服上的水珠子,嫌棄的看了兒子一眼:「陳世美。」

「Σ°△°︴我是你兒子嗎爸?」贏成目瞪口呆,「我根本不認識這女的。」

辛晴怒視他:「胡說!小花都說了,之前你和這個女的在飯店就說過話。」

「小花知道了??」贏成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一虛。

項小花有晨練的習慣,如今懷孕了,雖然不能跑步,還是每天起的很早,然後陪辛晴散步到山上再回來。

「報紙是她拿回來的,你說呢?」辛晴見兒子心虛的模樣,一下子就急了,「你真和那女人有關係?」

贏擎蒼又把拖鞋丟過來了:「打斷你的腿,贏家沒這樣的陳世美。」

「你們讓不讓人說話了?」贏成躲開拖鞋攻擊,看見項小花從樓上下來趕緊跑過去扶她,「你看報紙了?」

項小花的肚子圓滾滾的,臉也圓了,整個人都胖了一圈。不過她以前太瘦,現在這樣倒是更可愛了。

「看了呀!」項小花徑直往餐廳走。

辛晴趕緊跟進去:「小花別怕,媽站在你這邊,等會就讓你爸揍死他!」

「小花你聽我說,我根本不認識那個女人,上次在火鍋店也是她和我打招呼,估計是以前在什麼場合見過。」

贏成第一反應就是解釋,他不想小花生氣。

「昨天在馬場是她被服務生撞了一下,我扶了一把,然後看到她腳崴了。根本不是記者寫的那樣,他們都是胡說八道的!」

項小花點點頭,喝了一大口豆漿:「我相信你。」

「你必須要信我啊!我是……啥?」贏成沒反應過來。

項小花看著他:「我相信你啊!」

「太好了!」贏成很欣慰,可一想又覺得挺不是滋味。

這丫頭還是不會吃醋妒忌嗎?

「不過,我不信她。」項小花又說了句,「下次見到她,要是再湊過來,我能揍她嗎?」

她以為贏成會教育自己不要隨便打人,誰知道贏成咧嘴笑的跟個傻子似的點頭:「當然可以!想揍就揍,我給你撐腰!」

「吃飯。」贏擎蒼拉著辛晴坐下。

辛晴瞪了兒子一眼:「學學你哥,他怎麼從來沒讓記者拍到過?」

「媽你看小花都相信我,你還說。」贏成可憐巴巴的看著小花,「媽剛剛還想趕我走呢!」

項小花摸摸他的頭:「不怕,我去哪我去哪!」

「小花你別理他。」辛晴不顧上喝贏擎蒼推過來的粥,一臉嚴肅的看著倒霉兒子,「你是無辜的,我也知道你不會做那種事。」

「那你還說我……」贏成嘟囔。

「可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新聞對自己妻子會造成什麼影響?」

贏成楞了,看了眼已經開始吃水果的小花。

「這是小花神經大條,換成我,或者容容,心裡還不知道怎麼難受呢!」辛晴冷著聲音,「自己的妻子懷孕,卻看到報紙上老公和別的女人緋聞,你說說,誰心裡能好受?」

贏成不吭聲了,辛晴沒理他接著道:「我知道你以前愛玩,可我也知道你有分寸。所以不管外面怎麼傳,都從來沒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