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三十三章 繞床弄青梅

第三百三十三章 繞床弄青梅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08 10:28  字數:3598

宴席充分體現了高大上,貴多稀的原則,每一個賓客不禁吃到了難得的美食食材,重要的是走的時候還能獲得一份小禮物。

別以為是什麼巧克力香皂燭台,司馬家送的是船票!雙人暢遊加勒比海的船票!

當天晚上就有評論家在電視里說,這場婚禮司馬家至少花費了二千多萬。二千多萬娶個媳婦……不過也看娶誰,沈家的大小姐可比這值錢多了!

「可惜晴姨他們今天沒來。」送走了賓客,兩家人坐在一塊吃飯。沈公主抱怨了兩句,她很久沒見項小花和辛容了。

張宓盯著沈霸天,防止他偷肉吃:「那片趕上颱風,如果明天還不好,我就讓他們返航,等妃妃過一歲的時候再來好了。」

「對了,主要是因為小花懷孕了,禁不起折騰。」張宓問項小熙,「她告訴你了嗎?」

項小熙被沈王爺接過來吃飯,也是剛剛和項小花通了電話。

「說了,我打算下個月去看她。」

「啊?我也去!」沈公主叫起來。

司馬老頭樂呵呵的開口了:「那正好啊,你們回國渡蜜月吧?」

司馬容一點都不願意,為什麼他的蜜月要和這麼多人一起去……

「也行!」張宓笑了笑,「那就我們一起去,然後你們去贏家轉一圈再去其他地方。」

這個可以。

司馬容馬上點頭,沈公主高興的去給項小花打電話。

結束後,司馬容開車載著沈公主回司馬家,沈公主特別歡快的和家人揮手告別,沈公子和沈霸天揮舞著小手絹嗚咽,被張宓一人糊了一巴掌。

「呀!辛晴的電話。」她拉開車門喂了一聲,然後又沖著沈公子吼,「快點開車!」

因為颱風的關係,贏家真的來不了了,不過反正大家馬上就要過去,和辛晴敲定了日子,張宓和小熙就開始打包禮物。

新婚夫妻這邊……

「我要起床!」度過一個難忘的洞房之後,沈公主抱著被子躲在角落裡。

男人靠在床邊,被單鬆鬆垮垮的蓋到小腹,完美的人魚線延伸在看不見的地方讓人遐想。沈公主咽了咽口水,馬上反應過來。

「你你你快去穿上衣服!」

司馬容歪頭看著她:「你的腿不疼嗎?」

「疼!」沈公主呲牙,別說腿了,她的腰都快斷了。

都是這個男人整晚都沒停,各種姿勢來了好幾次!眼看太陽都要再落山了,她又困又累又餓!!

「過來!」司馬容伸手。

沈公主撇嘴,委屈的說:「你不許再來了,我難受……」

「不會。」司馬容心疼她,也知道自己昨晚過分了些,可是那種一個人徹底屬於自己的心情他只有通過那種方式才能讓自己確定。

兩個人親密無間的結合在一起,一次次的感受自己在她身體里的感覺,這讓司馬容覺得安心又幸福。

見她還不動,司馬容只好下床,就這麼大咧咧的走過去,沈公主捂著臉不看她,然後就被男人抱了起來。

「乖,不動,去洗澡了。」

沈公主神經都綳直了,生怕在那圓形的浴缸里再這樣那樣幾次,結果這次司馬容沒騙她,真的只是抱著她泡在水裡。

水霧蒸騰,讓人昏昏欲睡,沈公主很快就睡著了。

「看樣子是累壞了……」司馬容很有良心的親了親她的臉,給她打了沐浴露又沖乾淨,然後擦乾抱回床上。

等沈公主再睜開眼睛時,房間里漆黑一片,她揉了揉眼睛正想動一下,身後一個身體貼了上來。

「醒了?」男人的聲音在黑暗中低沉磁性,讓人忍不住想要靠過去。

沈公主就是這種沒出息的貨,轉身在司馬容懷裡蹭了蹭:「幾點了?」

「晚上十點多。」司馬容的手在她光潔的後背摩挲,「得起來吃點東西,吃完再睡,嗯?」

「不想動。」沈公主打了個哈欠,身體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不過沒有之前粘膩膩的感覺了,肯定是她睡著以後司馬容幫她清洗過。

司馬容拿了個枕頭給她靠著:「我去拿吃的。」

趁著男人出去,沈公主趕緊穿好衣服,不然等會說不定沒吃飯自己就先被吃掉了……

「是什麼?」

司馬容端著托盤進來,沈公主聞著味吸了吸鼻子。

「海鮮燴飯,還有家裡阿姨做的小菜。」司馬容把桌子拉過來,好讓她在床上就可以吃。

看到小丫頭穿著嚴嚴實實的睡衣,忍不住想笑。

「放心,今天晚上不動你。」

被他這麼大方的說出來,沈公主有些惱羞成怒,抬腳就踹過去。

「慢點!不疼了?」司馬容握住她的腳,摸到上面的疤痕後,皺了皺眉,「回國後就是夏天了,想不想穿涼鞋?」

沈公主吃了塊爽口的蘿卜點頭:「當然!唔……你是說我的腳嗎?」

「你介意嗎?」司馬容怕她到時候心裡不舒服。

沈公主鼓著腮幫子,龍蝦尾巴還露在外面,一邊吃一邊說:「唔……穿涼鞋的確很難看啊!唔……要不去做一下?」

「我明天就打電話安排。」司馬容早就找好的醫生,但是沈公主沒提,他自然也不會提,反正他又不嫌棄。

吃完後兩個人躺著說了會話,沈公主太累了,又昏沉沉睡了過去。司馬容抱著她,趁著人家睡著又親親摸摸了半天……

因為睡夠了,第二天倒是起了個大早,因為要回門啊!

「精神不錯!」司馬老頭笑呵呵的看著兩個人,心裡別提多美了。

他巴不得司馬容和沈公主天天窩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