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三十二章 郎騎白馬來

第三百三十二章 郎騎白馬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08 10:28  字數:3764

先不管席純怎麼悲慘,這邊沈家和司馬家很快迎來了大日子。

「快點快點,時間要到了!」張宓從外面跑進來,見沈公主竟然還在吃餃子,一巴掌呼過去,「別吃了!」

沈公主穿著紅色的中式嫁衣,這是司馬容要求的,他想舉行中式婚禮,地點是一家中式博物館。

「我沒弄掉口紅!」沈公主邊躲邊說。

隨著她一動,整個身上彷彿有流光溢彩划過,那是因為整個嫁衣上的金線都是真真的金子,每一顆珍珠都是百里挑一的東珠。

裙擺上鳳凰的羽毛用了九種顏色的寶石,眼睛是兩顆五克拉的藍鑽。每一樣都是司馬容親自挑選,送到華國讓最好的綉娘和師傅手工做了半年才完成。

光是這件嫁衣就價值連城!

「太重了,要不要帶這麼多啊?」沈公主晃了晃身上的的金鐲子,都快帶到胳膊肘去了……

張宓幫她擦乾淨手:「這是沈家的習俗,越多表示以後日子越好,你堅持一下吧啊!」

胳膊都快壓斷了,沈公主撇嘴。

「媽,司馬容來了。」項小熙抱著妃妃走進來。

妃妃今天也穿了小小的紅袍子,頭上還扎了兩個糰子,看一眼就萌死了。

「嗷嗷嗷嗷!過來讓姑姑親親!」沈公主就被萌到了。

五個多月的妃妃是正是好玩的時候,對外界剛有反應,又意識懵懂,也不怕生,也不怕人。

「呀呀!」她伸出小爪子想抓沈公主的頭巾。

項小熙趕緊把遠一點。

「好了好了!」張宓最後檢查沈公主,「別動了,要蓋蓋頭了。」

紅色的蓋頭放下,四個角上綴著鴛鴦戲水的翡翠吊墜,沈公主只能看到自己的紅色繡鞋,和鞋面上面密密麻麻的珍珠鑽石。

「準備好了嗎?」張宓都覺得緊張,等會還要拜高堂呢。

沈公主特別輕鬆的晃了晃腦袋:「準備啥呀,走吧!」

外面鞭炮震天,沈家花園裡一片紅色,門口沈王爺穿著暗金色的改良唐裝大刀闊斧的擋著路。

「紅包!」他伸手。

司馬容一身紅色喜服,下擺綉著條金龍,胸口還帶著喜繩扎的紅花。其實挺好笑的,可他自己覺得挺好……

「給你就讓路。」他一臉嫌棄的看著大舅子。

卓凡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我的呢!我的!」

路人甲也很討厭……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啊!不然不讓過!」不知道自己被定位成路人甲的卓凡叫喚,「快點,快點!」

司馬鈴雙手叉腰:「以為我們家沒人了是吧?給你九個趕緊讓路!」

「喲!你怎麼回來了?」卓凡打量了穿著旗袍的大小姐幾眼。

聽說這傢伙變成良家少女了,他可不信……

「我哥結婚我當然要回來,你要不要紅包?」司馬鈴甩了甩,「不要就起開,過了吉時我哥會殺人的。」

「呸呸呸!」說完她自己先吐了幾口,「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卓凡笑死了:「你都多大了還童言無忌?」

「你管得著嗎你!」司馬鈴想踢他。

被一隻手提溜到後面去了。

「你們給我適可而止……」司馬容陰森森的聲音傳來

卓凡打了個哆嗦,正要說話,司馬容已經一把推開他邁步要進去了。

「這個燙手山芋就丟給你了,不許退回來。」沈王爺突然說了句,「也不許欺負她,不然我打斷你的腿。」

司馬容從他身邊走過去:「你不會有那個機會。」

「就這麼讓他過去了?」卓凡不幹。

沈王爺瞟了他一眼:「你打的過他?」

「……」╭╯╰╮

走上二樓,司馬容的心越跳越快,如同前世前月下等佳人一般。當看到坐在屋子中間一身紅裝的沈公主時。

他渾身都顫抖起來……

千年的等待彷彿都為了這一刻,他的心上寫著眼前人的名字,無論她叫什麼,變成什麼模樣,都能第一眼認出來。那是宿命,也是他甘之若飴的輪迴。

「來了沒啊?」沈公主煞風景的聲音驚醒了男人。

司馬容慢慢走到她身邊,伸出手。

「我來了。」

來接我的新娘!

剛剛還咋咋呼呼的沈公主突然就安靜下來了,扭了扭身子把手搭上去。

「我……我看不見……」不知道為什麼她害羞起來。

司馬容剛想說我抱你,就聽見沈王爺的聲音。

「按照規矩,我要背她出去。」

大舅子什麼的真討厭……

沈公主趴到沈王爺背上,司馬容則又被趕了出去。

「你最近吃太多,重了。」

沈公主抽了抽嘴角:「少來,我比小熙還輕一斤呢!」

然後又不滿的抱怨:「我今天這麼美,你還欺負我,早知道我才不讓你背,隨便找個人……」

「記著,你是沈王爺的妹妹,誰也不能欺負你。」沈王爺突然說,「別讓自己委屈,我們把你嫁出去,不是讓誰給你委屈受的,是讓你快快樂樂的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沈公主被他哥感動了,正想深情的叫一聲哥哥,就聽見沈王爺又說了句。

「就算欺負,也只有我可以欺負你。」

呵呵……你還是閉嘴吧!

別墅前,司馬容騎在一匹大白馬上,那匹馬睫毛長長的,絕對是馬界的顏值擔當,剛剛就一直有人和它合影來著。

「給我!」司馬容翻身下馬,幾乎是用搶的把沈公主從沈王爺背上抱下來。

看的一旁的張宓嘴角直抽抽,沈霸天和沈公子本來躲在門後面偷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