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三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三百三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08 10:28  字數:3589

這可就尷尬了

在場眾人看了看沈公主,然後迅速把目光投向車裡的女人身上。

都等著看她怎麼死

「啊」

一聲慘叫,席純從車裡飛了出去。

「改天一起喝茶啊!」幾個太太和沈公主道別。

這種時候誰都想留下八卦,可那不是找死嗎?於是紛紛打招呼離開,反正遠遠的坐在車裡也看的見後續。

「找死!」司馬容從車裡出來,一把抓住席純的脖子。

他渾身撒發的殺意,連旁邊的那個服務生都嚇得打顫,跌跌撞撞的跑遠了。

「不不要」席純被吊在半空中,臉色發青喘不上氣來。

正往自己車走去的那些太太們也嚇壞了,司馬容這是真要殺人啊

「她要死了!」脆生生的聲音傳來,沈公主的手搭在司馬容的肩膀上。

一瞬間,眾人就發現剛剛表情要殺人的男人收起了渾身的戾氣,連眼神都柔和了下來。

「她該死。」司馬容隨手把席純丟到地上,轉身拉住沈公主的手,一臉委屈的看著她。

沈公主已經習慣男人總在她面前裝小可憐了,雖然不符合人設,但是誰能拒絕愛人的眼神呢!

「沒事,我看見她沒碰到你呢還!」

司馬容抱住她:「可她嚇到我了。」

沈公主正要安慰呢,就聽見男人壓低聲音道:「今天晚上你要安慰我。」

「」

推開趁機想提這樣那樣無恥要求的男人,沈公主走到席純跟前。

「好好的非要作死,那我就成全你!」

席純狼狽的坐在地上,裙子的肩帶也掉了,脖子上黑青一圈,臉上也又是鼻涕又是眼淚的。

即便這樣,她仍然不知悔改,認為是沈公主剛剛在場,司馬容才這麼對自己。

「走吧」沈公主拉起司馬容的手。

如果她知道席純的想法,恐怕會被這個女人自欺欺人的想法逗死。

司馬容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席純獃獃的坐在地上,好一會才站起來,看到有記者拍她,還不忘記擺出一張楚楚可憐的臉

「走了。」剛剛趕到的沈王爺給項小熙拉開車門。

項小熙坐上去表情有些戚戚的。

「怎麼了?」一邊發動車子,沈王爺一邊問。「不用擔心,公主不會被人欺負的。」

他以為項小熙在擔心沈公主,開玩笑,那丫頭從小到大就沒吃過虧!

「我的能力大概不會恢復了。」項小熙卻突然說。

沈王爺看了看她:「那不是挺好的!」

「剛剛那個女人往司馬容身上撲的時候,我就想讓她摔倒,可惜沒有用。」

「傻丫頭!」沈王爺摸摸她的臉,「沒了也好,你會活的更洒脫。」

項小熙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他:「可是,我們這種能力是遺傳的,阿爸說我阿媽生下小花後,能力也消失了」

「岳母和你一樣嗎?還是和小花一樣?」

「都不一樣,阿媽聽的懂動物的話。」項小熙說,「生完小花她就聽不懂了。」

沈王爺的目光漸漸幽深起來:「你的意思是,這種能力可能已經遺傳到妃妃身上了?」

「我很擔心」項小熙低著頭,一臉難過。

沈王爺把車停到路邊,伸手去抱她:「以前我們就說過,如果孩子遺傳了你,那麼我們就好好教導她,讓她開開心心的長大,告訴她如何運用自己的能力。」

「你現在擔心也沒用對不對?」沈王爺親了親小熙的髮際,「再說了,你們家的這種能力看來是隨機的,保不準妃妃會繼承什麼呢!」

項小熙被他的話逗笑了,沈王爺幫她調整了下安全帶:「好了,回家吧!」

當天晚上,席純就上了頭條。

「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經紀人把報紙砸到她臉上,「竟然窺視司馬容?」

席純卻冷靜的撿起報紙,看了看上面的內容。

不愧是記者,說她投懷送抱不成的同時,也用隱晦的詞語暗示也許她和司馬容之間真的有什麼,不過是礙於沈家和司馬家的關係才必須隱藏。

「我說是不小心絆了一跤,你信嗎?」席純笑了笑,「我當時是想幫老闆關門的,結果」

經紀人狐疑的看著她:「你上過司馬容的車?」

「是啊!」席純臉不變心不跳的撒謊,「我有事出來的早在路邊等車,正好遇到老闆。他見我穿成那樣,就讓我上車先暖暖。

「他主動讓你上車??」經紀人驚訝了,司馬容是什麼人他們大體都知道。

出了沈家的那位,對其他女人一向是看不進眼的。

「我覺得沒什麼奇怪的啊!」席純反而一臉淡定,「我是公司的員工,難道他要對我視而不見嗎?」

這麼一說倒也對

「可現在是沈家那位放話了,恐怕你在公司已經沒法待下去了。」經紀人又開始煩躁。

還以為碰上個有前途又省心的,誰知道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我想老闆不會任由一個女人做主吧!」席純卻胸有成竹的說,「再說他只要解釋清楚就可以了。」

見經紀人還不信,席純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裡還又一圈黑青。那個時候臨死的感覺又來了。她打了個哆嗦:「我好歹也配合他演了場戲。」

「演戲?」

「老闆為了讓沈家那位放心,才這麼對我的。」席純眨了眨眼,「他應該會覺得內疚吧!」

經紀人覺得司馬容不是這樣的人,可是見席純說的那麼肯定,也有些懷疑了。

「你收到公司那邊的消息了?」席純問。

「還沒有」經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