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二十二章 珍妮弗的下場

第三百二十二章 珍妮弗的下場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0-14 11:30  字數:3616

又回到沈家小島,珍妮弗坐著輪椅,而沈公主則被司馬容抱著。

「我也應該坐輪椅,這樣比較方便。」下船的的時候,沈公主再一次提議。

司馬容也再一次拒絕:「不用,我抱著你就很方便。」

隨你吧沈公主懶得理他了,反正累的不是自己。

珍妮弗被尤金叫人綁在輪椅上,其實不綁她也跑不了。可尤金怕這女人發瘋,還是綁上點比較保險

「你的腳怎麼了?」

兩撥人在碼頭相遇,珍妮弗本來很害怕,可看到沈公主的腳上纏著紗布,心裡一喜:「你不能走路了?」

「好像你能走似的。」沈公主冷眼瞅著她,「去,給我打她兩耳光!不,四個!」

身後的人都是沈家的手下,話音剛落一個保鏢就衝上去狠狠給了珍妮弗六個耳光。

「小姐,多打了兩個。」他興沖沖的彙報。

沈公主擺擺手:「多打二十個都沒事!」

珍妮弗整個臉都腫了,嘴裡全是血,可見保鏢用了多大力。

「你這個賤」

她忍著疼罵道,卻在司馬容冷冷的眼神下閉上了嘴。

「走。」司馬容收回目光,抱著沈公主上了電瓶車。

一行人往島深處駛去,因為是早上,遊客還不是很多,不過路過一片椰林時有人看到了他們。

「咦?那不是那幾個姓沈的人?郭巧巧張望著過去的幾輛電瓶車,「他們不是走了嗎?」

董柔也看見了,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好像那位沈小姐受傷了。」

「我們過去看看吧?」郭巧巧提議,「不管怎麼說你也救了她的狗呢!」

那隻狗也在車上,就坐在第一排挺著胸脯嚎叫。

「你別亂來,我們過去算什麼?」董柔拉住她,別管人家的事,趕快回去包餃子,明天就三十了。」

郭巧巧被她拉著往相反的方向走,只是走了幾步,董柔又偷偷回頭看了看,如果她剛剛沒看錯,車上還有一個女的,而且好像也受了傷,還被綁住了

再次來到那個溶洞口,沈公主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別怕,白天沒有魚。」

關於這個溶洞里為什麼會有食人魚的事,沈家的人已經調查清楚了,沈王爺是這麼解釋的。

「這個溶洞還有一層,因為地理環境的關係,那個洞里的地下河全是食人魚。」

另一端卻連著大海,被一股暖流分開,這邊就是冰冷的地下河,那邊則是溫暖的南太平洋海水。

「晚上落潮的時候,這裡的海水會倒灌,食人魚不喜歡溫度高的海水,於是就順著漲起來的地下河拚命往上面游。」

大概是經過時間的沖刷,上一層的溶洞就被衝出一個個碗口大的洞。每天晚上那些食人魚就衝進洞里浮上來。

「所有如果有遊客晚上在那個洞里過夜,就會被浮起來的石頭把洞口堵住,然後活生生的被食人魚吃掉」

沈公主當時聽得都要嚇死了,不過事後她覺得自己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不然可能永遠沒人知道那裡怎麼會死那麼多人,就算堵上了,也難保以後不會再打開。

「你哥說等過了年就把洞整個炸掉。」司馬容抱著她走進溶洞。

至於為什麼要等過了年才炸掉,當然是因為要處理某個女人

尤金推著呲牙咧嘴的珍妮弗跟在後面。

「救救我」珍妮弗努力抬起頭看著尤金。

她的心已經被恐懼填滿,自從進了溶洞,彷彿已經預見到自己的下場。

「你覺得我能從這麼多人手裡把你救走?」

「司馬容答應你什麼,我也可以答應。」尤金是她唯一的希望了,不管什麼她都答應。

尤金笑了:「可是,我不是尤金啊!」

「你別開玩笑了,你到底想要什麼?」珍妮弗急的又吐出一口血。

「我沒開玩笑,我真不是尤金,我是伊迪,尤金雙胞胎的弟弟。」

珍妮弗楞了:「什什麼?」

「看在咱們有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伊迪慢慢道,「我和尤金是雙胞胎這件事本來就很少人知道,尤金是商業巨子,而我是個詐騙犯。」

珍妮弗還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怎麼可能?

「不過我是個有原則的詐騙犯。」伊迪有些可惜的看著她,「你知道嗎?在飛機上遇見你的時候,我是想騙你來著,給我當一段時間的女朋友也不錯!」

「可你看上了司馬容,我只好忍痛割愛了。」

珍妮弗使勁搖頭:「不不不,我喜歡你。只要你能救我出去,不管你是尤金還是伊迪,我都當你女朋友!」

「來不及了!」尤金摸了摸她的頭髮,「女人和自由相比較,我還是比較喜歡自由。所以你還是乖乖坐著吧。」

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來,司馬容抱著沈公主彎腰進了一個洞里。

「把她丟進來。」

伊迪在珍妮弗哀求的目光里聳了聳肩膀退到一邊。

「司馬容!司馬容!」珍妮弗瘋狂的大叫起來,「你不能這麼對我,要是我家人知道,你就完了!」

司馬容看著倒在地上的珍妮弗:「沒有人會知道你在這裡,你的保鏢和你已經人間蒸發了。」

「不不要!」珍妮弗掙扎著坐起來,「我求求你,求求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她猛的將目光投向沈公主。

「沈公主,你放過我吧!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我再也不敢了!」

沈公主冷冷看著她:「珍妮弗,你太不了解我們沈家人了。你差點害死我,我發過誓要讓你體驗和我一樣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