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百零二章 鑽石球的進擊

第三百零二章 鑽石球的進擊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0-14 11:30  字數:3840

董柔臉色難看的走下遊艇,救護車就停在港口,醫生一擁而上把王瑞抬上車。郭巧巧沖她招手,讓她快點過去。

「還在想剛剛的事啊?」到了急救中心,王瑞在裡面處理傷口,郭巧巧碰碰她,「又不是你的錯,誰知道那裡面還有個人呢!」

剛剛在遊艇上,董柔內急,郭巧巧就勸她去船艙里解決一下。原本她是不想去的,可是實在憋不住就下去了。

不料進去就闖了禍。

「你怎麼不敲門?」董柔一推開門就愣住了。

一個年輕女孩裹著浴巾在吹頭髮,見她進來嚇了一跳。

捂著胸口語氣不善的質問:「誰讓你隨便進來的?」

「對對不起」董柔反應過來後馬上道歉,「我不知道你你在」

她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身後陰森森的。

董柔猛的轉身,卻看到司馬容目光陰冷的看著她。

「我說過,不可以下船艙。」

董柔正想解釋,男人卻越過她走到那女孩身邊,伸手就把人抱進懷裡。

「出去。」他背對著董柔,聲音冰冷刺骨。

難堪和羞愧讓董柔差點哭出來,正要離開時聽見那女孩說。

「你是不是有事啊?」

董柔壓下心口的情緒道:「是,我想借用一下洗手間。」

已經這樣了,她要是再說沒事,才更令對方討厭吧

「那你去吧!」沈公主從司馬容背後探出個腦袋,「我剛剛是被你嚇了一跳,不好意思啊!」

董柔點點頭:「謝謝,我明白的。」

換做是她,裹著浴巾被陌生人突然看見也會生氣。她默默的走進洗手間,關門的瞬間,看到那個冰冷的男人低頭親吻女孩,眼底滿是溫柔。

「去換衣服吧,我們去船頭。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棉、花『糖』小『說』」司馬容還得去開船。

沈公主把長裙往身上上一套:「走吧!」

郭巧巧看到他們出來的時候也吃了一驚,原來下面還有人?那董柔呢?她想去看看,可是又不能把受傷的王瑞一個人留下。

幸好董柔很快也上來了。

「怎麼回事?那女孩是誰啊?」郭巧巧好奇的問

董柔低著頭坐下:「女朋友吧」

那麼親密,不是女朋友還能是什麼。

「不是吧?」郭巧巧吐了吐舌頭,「看上去很年輕啊!」她仰著脖子看船頭的駕駛艙,然後惋惜道,「竟然不是單身,你」

她這才發現董柔的臉色不對。

「你是不是暈船了?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董柔把事情大概講了一下,然後一路都默不作聲。下船的時候,她偷偷看了一眼。那個男人抱著女孩下船,女孩笑的很張揚,而男人依舊一臉溺的看著。

「別想了!」郭巧巧碰了碰她,「明天咱們就去沙灘上泡著,不信抓不到個單身狗。」

董柔瞪了她一眼:「都說了我不需要。」

「那你幹嘛這麼難過?」郭巧巧賊笑,「肯定是看到遊艇上的那個男人有女朋友失望了吧?」

「你胡說什麼呀!」董柔打了她一下,「萍水相逢人家是誰我都不知道,失望什麼。」

郭巧巧躲開她:「你承認又有什麼關係,那個男人那麼帥,要是我沒有王瑞我也會動心的!」

「你有完沒完?」董柔生氣了,「再這樣我走了啊!」

「好好好」郭巧巧摟住她的肩膀,「我不說了還不行嘛!」

王瑞的傷口縫了七針,暫時不能走動,更不能沾水。

「幸好咱們還要在這裡呆半個月,不然還得抬著你上飛機!」董柔見王瑞沒事了,和他打趣。

王瑞坐在輪椅上哭喪著臉:「真倒霉,連海也不能下了。」

「想也別想!」郭巧巧推著他離開急救中心,「不過在沙灘上看著我們游還是可以的。」

沈公主回去的時候沈公子盯著她看了半天。

「爸,我身上長花了?」那目光太裸了,她忍不住問,「你老看我幹什麼?」

也就沈公主傻乎乎的不知道她爸的意思,旁邊的張宓和司馬容完全明白。

「沒事,看你好看。」沈公子沒好氣的說。

沈公主湊到張宓跟前:「我爸咋啦?」

「更年期提前了。」張宓瞟了她一眼,見女兒臉色和身體狀態都挺正常的,一時間也摸不住到底有沒有被吃掉。

沈公子乾脆沖著司馬容道:「你跟我來書房一趟!」

「媽,我爸他不會揍人吧?」沈公主再遲鈍也看得出來她爸那是生氣呢

張宓戳了她腦袋一下:「我去看看,你幫我去門口摘幾朵花回來。」

沈公主去給她媽摘花,回來的時候,看見三個人已經坐在客廳里了。

「你這個笨蛋!」沈公子一臉要撅過去的表情,「你你你」

「爸你別抖了,跟中了風似的!」

沈公主把花交給張宓,張宓沖她使了個眼色:「和小容上去看看你的狗吧,從昨天睡到現在還沒醒呢!」

「什麼?」沈公主一聽就跳起來了,「鑽石球還沒醒?我去看看它。」

司馬容慢吞吞的跟在她後面。

「哼!」沈公子故意很大聲。

張宓看見司馬容上了樓,這才開口:「行啦!你家姑娘不是早把人家給吃了嗎?既然有了第一次,那後面也就是無所謂了。」

「你別說!我現在都懷疑那小子說什麼公主喝醉酒把他給那啥的事,沒準根本就是反的!」沈公子一臉憤怒,「這就算了,竟然還敢有再三再四!」

張宓搖了搖頭,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