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追上來的珍妮弗

第二百九十五章 追上來的珍妮弗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9-13 23:15  字數:3580

蔚藍色的太平洋小島,熱帶的空氣里彷彿都飄著新鮮水果的味道,沈公主從飛機上跳下來奔向張宓。記住一的域名y

「媽!」

她身後,是跑瘋了的沈鑽石球。

「這就是你買的狗?」沈公子一臉嫌棄的看著想碰海水,又不敢,沖著大海汪汪汪叫的沈鑽石球。

沈公主把長大了一點的哈士奇抱起來:「司馬容送我的,它叫沈鑽石球!」

張宓抽了抽嘴角,和身後的司馬容打招呼:「公主經常胡鬧,給你添麻煩了。」

「我願意讓她給我添麻煩,而且也不覺得麻煩。」司馬容有些急切的說,「以後媽你不用管她,都交給我就好。」

呵呵老娘的女兒憑什麼不讓老娘管。

張宓沒理他,覺得司馬容自從和訂婚以後,就不是她認識的司馬容了。

「先回別墅去,這裡太熱了。」沈公子拉著媳婦,巴不得她看不上司馬容。

只有沈公主心大的還在和沈鑽石球瘋跑,一人一狗在追沙灘上的小螃蟹。

「先回去,晚上在出來玩。」司馬容攔住她。

沈公主一路嘰嘰喳喳的,合著鑽石球的叫聲,特別熱鬧。

「那個珍妮弗怎麼回事?」回到別墅,趁著沈公主上去換衣服,張宓問司馬容。

沈公子在旁邊插嘴:「不用說來頭,她什麼來頭我知道,就說你和她。」

「我不認識她。」司馬容說,「我印象里沒有見過,她說見過我,在軍事活動上。」

張宓抱著鑽石球,小傢伙已經聰明的弄清楚這個家裡誰是老大,乖乖的搖著尾巴。

「還沒結婚就招蜂引蝶!」沈公子怒視。

張宓瞟了他一眼:「當年你也是。」

「」媳婦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司馬容低頭:「是我的錯。」

「王爺說那女人追著你來了,公主雖然有點小聰明,但是和那些心狠手辣的女人比起來差太多,你要保護好她。」

張宓想了想:「萬一珍妮弗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

「我會讓她永遠留在這個島上。」司馬容毫不猶豫,連眼神都冰冷了許多。

沈公子哼哼了兩聲:「這還差不多。」

註定要被炮灰的珍妮弗還不知道無論是她還是她的家族,在沈家眼裡都是不夠看的。此時她正坐在頭等艙里,旁邊是個紅頭髮的歐洲人。

「哦天吶!你是去搶男人的?」

珍妮弗得意的點頭:「是啊!我覺得我更好,他應該和我在一起。」

「你這麼美麗的小姐不會有人拒絕的,除非他是瞎子!」尤金讚美道,「可惜你有目標了,不然我都要追求你的。」

珍妮弗笑嘻嘻的戳了戳他的胸口:「你不是也島度假嗎?到時候還怕沒有美女讓你追!」

「那她們至少要和你一樣美才行!」尤金舉了舉紅酒杯,「祝你成功!」

珍妮弗和他碰了碰杯:「不過,你怎麼一個人去度假?」

「沒人陪啊!」尤金喝了口紅酒。

「別逗了,你有錢有勢,怎麼會沒人陪!」珍妮弗似笑非笑的說,「我說的對嗎?」

尤金挑了挑眉,深邃的藍眼睛看著她:「你知道我?」

「當然!」珍妮弗瞟了他一眼,「你們家族在歐洲經營最大的連鎖超市,不過我覺得你比雜誌上年輕,而且更帥。」

尤金笑了:「能讓這麼美麗的小姐誇獎,是我的榮幸!」

「既然你沒有女伴,那我們就在一起玩吧!」珍妮弗邀請他,「正好介紹我看上的男人給你認識。」

尤金喝掉酒杯里的紅酒:「謝謝!我非常期待!」

兩個人在飛機上聊的熱絡,下了飛機珍妮弗發現她和尤金並不住在同一個酒店,便邀請他住在自己隔壁。

「我很樂意,但是恐怕沒有房了。」尤金遺憾的說。

珍妮弗輕飄飄的道:「不會,我本來就訂了兩間套房,一間保鏢住,我讓他們換房間就好了。」

「好吧!」尤金一攤手,「那作為謝禮,晚上我親自下廚給美麗的小姐做頓飯怎麼樣?」

「你還會做飯?」珍妮弗驚訝道。

尤金摸了摸頭髮:「到時候嘗嘗就知道了。」

沈家的別墅里,司馬容掛斷電話。

「那女人到了?」沈公主抱著個芒果啃,「還挺快啊!」

沈公子故意挑撥離間:「我可憐的女兒啊!還沒嫁人就要對付小三小四了。」

「爸你不去釣魚嗎?」沈公主當沒聽見,「去釣一條深海大石斑,咱們晚上吃生魚片吧!」

司馬容:「我們可以自己去。」

「不要,釣魚很無聊。」沈公主拒絕。

「不用釣,我直接下海抓。」司馬容不放棄兩人獨處的機會。

沈公主眨眨眼:「好啊!我去船,咱們找個地方浮潛去。」

司馬容如願的帶著自己的小媳婦走了,沈公子在沙發咬牙:「以前怎麼沒看出來這小子蔫壞蔫壞的!」

「至少他對公主是真心的。」張宓欣慰的道,「我以前一直擔心,公主這樣的性子到底找個什麼樣的才行。」

「現在好了,小容是真的疼她,包容他。」

沈公子撇撇嘴:「這樣的男人多了,不管公主嫁給誰,也沒人敢欺負她。」

「那是因為我們,而不是因為愛她。」張宓靠進男人懷裡,「以後我們死了,誰還能保護她呢!」

「不是還有王爺嗎!」沈公子摸了摸媳婦的臉,「他不會讓人欺負自己妹妹的。」

張宓搖了搖頭:「王爺有小熙,有自己的孩子,那不一樣的。公主還是要有一個男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