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司馬容的緋聞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司馬容的緋聞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9-13 23:15  字數:3610

沈公主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被人緊緊抱進懷裡。strong.la/strong

「司馬容?」她摸到男人頭髮都是濕的。

「雪下那麼大你跑來幹什麼嗎?」儘管心裡挺美,表面上沈公主還是嫌棄他,「別抱我,你身上都是濕的。」

司馬容抵著她的額頭,眼神委屈的說:「我想你了。」

「呵呵」

明明十個小時前才分開,你裝什麼裝!

司馬容在她嘴上啄了一下:「我先去洗澡。」

「你」沈公主徹底清醒了,抱怨了兩句下喝水。

司馬容洗了個涼水澡,剛剛他要是不離開怕自己會傷到小丫頭,想到這,司馬容就冷笑起來。也不知道他家老頭現在怎麼樣

「你兒子打的?」司馬老頭幸災樂禍的問。

司馬山正坐在沙發上敷冰袋,一臉控訴的看著老頭:「那個混小子真下狠手。

「該!」白琳瞪了他一眼,「誰讓你為老不修的?」

司馬老頭好奇的問:「你幹什麼了。」

「我就是帶他去了某些咳咳場所感受一下。」

他帶司馬容去看了地下表演,兩男一女在台上真*實彈的表演,司馬容只看了一眼掉頭就走,結果被一群光著身子的脫衣舞娘給圍住了,眼看就要暴怒,幸好司馬山及時把人趕走。

「然後他就和我打了一架。」司馬山憤憤道,「我還不是為了他,結果他說我讓他看那麼噁心的東西!」

白琳狠狠戳了一下:「兒子說的對,不噁心嗎?

「又不是我自己要看,你什麼氣?」司馬山也挺委屈,張口就吼回去了。

白琳把冰袋往他腦袋上一摔:「自己敷去吧!」

「哎你要砸死我啊?你去哪?回來!」

白琳拿著包摔門走了。

「呵呵」司馬老頭在旁邊笑。「這就是你想到的辦法?」

司馬山訕訕道:「不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

「那是你!」司馬老頭嘲笑他,「小容可不像你當年那麼隨便。」

「得了爸。」司馬山呲呲牙,「我睡覺去了,那小子今天晚上肯定不回來!」

沈公主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又被涼醒了。strong.la/strong她伸手摸了司馬容一把,打了個哆嗦。

「你不是去洗澡了嗎?怎麼身上這麼涼?」

司馬容乾脆躺到被子外面,然後把她卷在被子里抱進懷裡。

「我今天看了噁心的東西。」他把臉埋進沈公主的肩窩裡,狠狠吸了一口屬於她的味道。

那是他永世的眷戀。

「你看什麼了?」沈公主好奇的問。

司馬容在她肩膀上啃啃:「我爸騙我去看地下表演,女人都沒穿衣服。」他說完馬上補充道,「我就看了一下,白花花的特別噁心,然後就閉上眼了。」

「你是在形容豬肉嗎」

「我需要安慰。」男人抬起頭看著她。

沈公主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接下來她就被男人翻來覆去的折騰了一晚上,到最後她都睡著了,司馬容卻還在這樣那樣。

「公主公主」男人嘴裡不停的喚她,像是世上最珍貴的寶石,念念不忘。

天快亮的時候,司馬容得離開了。他想和沈公主說一聲,可是捨不得弄醒她,就在手機上留了口訊。

走的時候,路過沈鑽石球的窩,還故意踩了它尾巴一下。

「嗷嗚嗷嗚」沈鑽石球委屈的叫了兩聲,屈服在淫威之下。

司馬容沒有回家,直接去了公司。在辦公室的休息間里迷瞪了一會,被助理給叫醒了。

「老闆,你看到網上的消息沒??」助理情緒激動,見他還是一臉無動於衷的模樣急了,過口而出,「有你的緋聞!」

司馬容這才變了臉:「什麼?」他第一個反應是昨晚從那裡跑出來的時候被拍到了,然後心裡挺坦然,反正都和小丫頭說過。

「是你和那天的女人!」

誰知道打開電腦一開,他的眼神就不對了。

幾張照片,一張是珍妮弗在公司門口攔住她,還有幾張是稍後兩人去吃飯。因為角度問題,看上去還挺像那麼回事。

「司馬少爺撇下未婚妻約會性感洋妞,沈家公主未婚被棄」助理小聲念出標題,「我已經讓人封了帖子,可是轉發的太快,已經很多人看到了。」

司馬容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號碼,示意助手先出去。

「喂。」

「你有解釋嗎?」沈王爺問,聲音帶著嘲笑,「蠢死了。」

司馬容抿了抿嘴角:「公主看了嗎。」

「她還沒起,起了自然會看到。」沈王爺特別嫌棄的說,「一大早我媽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我妹妹談個戀愛我還要天天看著,你就這點本事?」

「抱歉,是我疏忽了。」司馬容沒反駁,「等下我會給媽打電話解釋。」

電話那邊隱約想起項小熙的聲音,然後沈王爺的態度就好多了

「你覺得是珍妮弗自己乾的嗎?沈王爺提醒他,」或者除了她,還有別的懷疑對象?」

司馬容沒吭聲。

「趕快去查,再有下一次你就等著我爸抽死你吧」

掛了電話,司馬容正分析整件事情,手機又響了,這次是他爺爺。

「喂?小容?網上的照片怎麼回事?」司馬老頭在電話那邊吼,旁邊還有沈霸天的聲音,「兔崽子你敢做對不起公主的事我打斷你的腿!」

司馬容正想解釋,司馬成和沈霸天已經在那邊吵起來了。

「哈哈!」電話滋滋啦啦的一陣,又傳來一個聲音,是司馬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