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九十章 珍妮弗的仰仗

第二百九十章 珍妮弗的仰仗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9-13 23:15  字數:3704

看在司馬容帶甜點來的份上,沈公主決定透點消息給他。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co

「今天攔住你的那個女人叫珍妮弗,約省來的。」說完她就盯著男人的臉看。

司馬容以為她在等自己回答,趕緊說:「我回頭讓人去查查。」

「你不知道她是誰?」沈公主問。

「不知道啊!」司馬容有些奇怪,「是明星嗎?」

沈公主斜眼看他:「她家是國會的,好像還主管軍方。我一提我哥都知道,你怎麼不知道?」

「她姓什麼。」司馬容是真不知道。

「我哪知道!」沈公主翻白眼,「行啦行啦,我就是提醒你一下,對方家裡好像是管你那個部門的,不過現在管不到你吧?」

司馬容摸摸她的頭:「以前也別想管我。」

「那就好。」沈公主拍了拍他,「那你要堅持住,不畏強權,不向惡勢力低頭,永不妥協!」

司馬容笑了:「放心,就是把我送去大牢天天鞭打我也不妥協。」

「就怕是把你送到**上,然後天天讓你鞭打她!」沈公主吃掉最後一塊芒果布丁,滿足的舔了舔嘴唇。

沒注意男人變的幽暗的眼神。

然後她的嘴巴就被堵上了。

芒果的香氣在司馬容口中蔓延,不喜歡甜食的他竟然覺得味道不錯。於是吻的更深,想要更多。

「你吃飽該我了。」男人咬著她的耳垂,埋頭往下。

過了一會,司馬容無奈的聲音響起來:「為什麼這條裙子這麼多扣子?」

回答他的是沈公主噗呲噗呲的笑聲。

最後這件睡裙的下場是被撕爛了,沈公主惱羞成怒的撓了司馬容好幾下,睡著前還在他嘴角咬了一口。

「等過了年我們就成親。」司馬容抱著他的公主坐在浴缸里,雪白的肌膚上一片青青紫紫的吻痕,讓他忍不住想把每一個就舔一遍。

司馬容啃了啃小丫頭的指頭,壓下小腹的燥熱把人抱出來擦乾淨里塞進被子里。

「唔」沈公主哼了一聲抱著枕頭繼續睡。

司馬容低頭親了親她才翻身從陽台離開。

回到家裡,司馬老頭正吃早飯呢,見到孫子吃驚的問:「這麼早你去哪了?」

「跑步。strong.la/strong」司馬容面不改色的說。

司馬老頭突然指著他的臉:「跑步摔跤了?」

「沒有。」

「你過來!」司馬成眯著眼,笑的像個狐狸。

司馬容走過去:「幹什麼?」

「你的嘴角怎麼了?」司馬成說著,還用筷子捅了捅。

輕微的刺疼感傳來,司馬容才想起之前沈公主生氣的時候咬了他一口。可這點傷口對他來說基本沒什麼感覺,也就給忘了。

「你不會是從沈家回來的吧?」司馬成突然明白了什麼,瞪著眼睛問,「公主那丫頭咬的?你對人家做什麼了??」

司馬容不想承認,剛想說沒做什麼,就見老頭跳起來激動的喊。

「哎呀,咬了嘴算什麼,再接再厲啊!早點把那丫頭吃了,就能早點娶回來!」司馬成原地轉圈圈,「你小子行不行啊?知道怎麼弄嗎?」

司馬容臉黑了,轉身就走。

「唉!你站住!」司馬成在後面叫,「去網上看看啊!記得看看啊!」

司馬山從樓上下來,見兒子板著臉也沒理他,光聽見老爺子在下面喊了。

「看什麼?」他好奇的問。

司馬成瞪他:「你怎麼當人家父親的?都不知道教育兒子這樣那樣!」

這樣那樣是什麼鬼

「爸,你到底再說什麼啊?」

司馬山壓低聲音:「那小子一定是親公主去了,結果估計是技術不好,被人家給咬了。」

Σ??

司馬成愣了,反應過來後和他老子一個表情。

「太丟人了!」

「是吧!」司馬老頭把拐杖甩的啪啪響,「那小子一直在部隊,女人脫了衣服啥樣估計都沒見過。」

司馬成摸了摸下巴:「我有辦法了!我今晚帶他出去見識見識。」

「你悠著點,把小容惹惱了,他可真揍你!」

這話不是胡說,當年司馬容自己跑去當兵,司馬成知道後追到部隊,還找了關係想把他刷下來,結果就被司馬容揍了一頓。

當然事後跳著腳說不孝子老子沒你這樣的兒子什麼的話,司馬成自己都忘了

「小容!」司馬容去公司的時候被他老子攔住。

拉開車門坐進去才看了司馬成一眼:「有事嗎爸?」

「今天晚上陪爸爸吃飯吧!我們父子倆好久沒單獨在一起了!」司馬成一臉的父子情深。

可惜他兒子不領情。

「我們倆在一起幹什麼,你有空找媽去。」

「你媽在忙婦女會的事,沒空啊!」

「那找爺爺吧,你們父子倆也好久沒單獨在一起了。」

司馬成:「哪那麼多話,反正我下午去你公司,趕跑的話我就讓你三年都結不了婚!」

這個威脅很管用,司馬容不情不願的答應了。

「很好,休息一下,下節課是形體訓練。」唱歌老師掃了眼面前的新人,目光在席純身上時皺了皺眉,「席純,你和我出來一下!」

席純到了隔壁休息室,她的經紀人已經等在那了,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幹練女人,叫賈梅。

「梅姐,我就直接說了。」歌唱老師和賈梅認識,也是看在她的面上,才對席純這麼負責,」我不介意她在唱歌上浪費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