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小新人的野心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小新人的野心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9-13 23:15  字數:3586

儘管這麼累,事後沈公主竟然沒有睡著,連她都佩服自己。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我的公主」司馬容在他背上印上一串吻痕。

沈公主閉著眼睛哼哼了兩聲,想撓他,實在沒力氣。

「告訴我,為什麼生氣。」司馬容把小小一個人抱在懷裡,讓兩個人緊緊貼在一起。

「沒有」沈公主的話被堵進嘴裡。

司馬容又給了她一個嚴嚴實實的熱吻,沈公主瞬間清醒。

「不要!」她覺得要是再來一次就身亡了

「那就告訴我。」司馬容摸了摸她的唇瓣,「為什麼生氣。」

沈公主轉身背對著他:「也不是生氣啦」

「那是什麼?」男人非逼她說出來。

沈公主撅了撅嘴:「那個叫席純的女孩,雖然她幫我找到了鑽石球,可是她對你有企圖!」

「嗯。」司馬容哼了一聲,「所以呢?」

「所以我就是討厭她呀」沈公主說完就把頭埋進枕頭裡,「但是今天的確是她救了鑽石球。」

司馬容其他都沒聽見,再知道沈公主是因為別人窺視自己而糾結時心裡就舒服的不得了了。

「以後都不讓她看見我。」司馬容說,「明天就讓助理和她解約。」

沈公主翻了個身,眼睛滴溜溜的看著他:「我那會是這麼想的,現在已經不氣了,你也不用解約。我覺得她的表現挺好的,回頭訓練訓練沒準能紅。」

怎麼不生氣了?不是嫌她窺視我嗎?司馬容不幹了。

「你放心她留在公司里?」

沈公主撓了他一下:「又不是當你秘書,難不成你要天天見她嗎?再說了,以後你總會認識其他女人,我不能每個都生氣吧?」

「不過,我醜話說到前頭。你要是和其他女人有點什麼,或者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爺爺我爸我哥一定會殺了你的!」

司馬容認真的看著她:「他們不會有這個機會,我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只有你一個!」

「那是!」沈公主得意的轉了轉小眼睛,「你可是找了我幾千年呢!」

「嗯!」司馬容說完,又親上去。

最後沈公主又被這樣那樣的吃了一遍,這次終於昏睡過去了,等她醒來的時候,邊沒有人。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哼」沈公主抱著被子滾了一圈,「竟然完事就把我丟下,以後不讓他了。」

說完臉一紅,覺得昨天晚上有些瘋狂,轉身發現手機里有條留言。

「我的公主,早上阿姨上來叫你吃飯,我只好離開,睡醒了給我打電話!」

嘿嘿沈公主抱著手機偷樂,準備起的時候覺得哪裡不對勁。再一想,昨晚那麼激烈,她身上竟然沒覺得難受。

掀開被子一看,原來司馬容已經給她清洗過了,不過那些青青紫紫的吻痕無法去掉,大大咧咧的提醒著她昨晚的事情。

「討厭!」沈公主捂著臉衝進洗手間去了。

她下樓的時候,還用手扶了扶腰,司馬容昨晚給她按摩來著,不過還是有些酸。沈霸天不知道從哪搞來一隻八哥,正趴在那對著籠子喊你好。

「丫頭快來!」看見沈公主趕緊招手讓她過去。

沈公主沖廚房喊:「阿姨給我弄點吃的!」

沈王爺和項小熙坐在沙發另一頭看相冊,他們上次照的相片出來了。

「阿姨中午去你房間,你還睡著。」項小熙覺得張宓不在,自己就要照顧家裡的這一老一小,特別關心的問,「晚上睡的晚嗎?」

沈公主眼神瞟了瞟:「呵呵,是啊,打遊戲來著!」

「丫頭快點過來看!」沈霸天不甘寂寞的喊。

沈公主毫不猶豫的奔過去了,因為她哥正用一雙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昨晚幹了什麼的眼神看她

「你好!」

「你好!」

祖孫倆一人一句對著鳥籠喊,沈公主心不在焉的問:「爺爺你確定這隻鳥會說話嗎?」

「當然!買的時候我還聽見它唱社會主義好來著。」沈霸天也奇怪,怎麼到家裡就一聲都不吭了。」

沈公主拿起籠子帶的小木棍去戳鳥的屁股:「它連頭都不出來,會說話才怪。」

「是啊!剛剛就一直把腦袋埋起來,不會是病了吧?」

沈王爺瞟了眼旁邊虎視眈眈盯著鳥籠的沈玻璃球,實在懶得提醒那一老一小

星美娛樂。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星美的藝人,我們會對大家進行統一的培訓,培訓過後會根據自身條件來決定你以後的路線。」

「等會經紀人來找你們。不管誰帶你,他都是未來你在星美的夥伴。另外,公司的宿舍就在旁邊小區。」

「房間的大小由你們的能力來決定,現在都是統一的一室一廳,六十平米。我也期待著,你們當中有誰能往二樓搬,直到搬進最頂層!」

席純看著前面戴眼鏡的主管,漸漸的就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了。她的目光投向玻璃窗外面的走廊,幻想著司馬容會不會走過來。

「我聽說公司挖了盧燕,還有吳一航和米白!」旁邊的新人激動的和她說,「那可是一線的大明星啊!你說我們能不能看到真人?啊!說不準還能說上話呢」

「咦?你在聽嗎?」

席純有些不滿的收回目光,轉頭看了眼身邊的女孩,大概是她眼底的情緒太直接,女孩抿了抿嘴角走到一邊去了。

「對不起啊!」席純閉上眼想了幾秒鐘,然後走過去道歉,「我剛剛走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