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八十章 白天睡覺晚上玩

第一百八十章 白天睡覺晚上玩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9-13 23:15  字數:3711

「你走路不看路嗎?」

沈公主第一個反應就是剛剛她踩到人了。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對不起!對不起!」她馬上道歉。

對面站在個黑頭髮黑眼睛的女孩。

「華國人?」女孩打量著他們,目光在司馬容身上停留了很久。

那麼明顯的注視,沈公主當然發現了,她偷偷瞪了司馬容一眼,沖那個女孩喊:「他臉上有狗屎嗎?你看這麼久。」

「你你好粗魯!」女孩一臉的不可思議。

沈公主確認對方也是華國人,所有態度收斂了些:「剛剛是我不小心踩到你了,你沒事吧?」

「沒事,不過你把我的鞋踩髒了。」女兒伸出一隻腳。

她腳上穿著雙白色的繡花布鞋,看似普通,其實是k今年新款的古風系列。沈王爺給家裡的三個女人定製過限量版。

「我給你乾洗費?」沈公主自己那雙髒了就是丟去干係的。

女孩卻一臉輕蔑的看著她:「你知道這是什麼牌子的嗎?知道多少錢嗎?」

「那你想怎麼樣?」沈公主覺得好笑。

這雙鞋在她眼裡就是雙鞋,她實在看不懂對方的表情,好像她把鞋殺了一樣

「當然是賠一雙新的了!」女孩仰著脖子,「你有錢賠嗎?」

沈公主點點頭:「錢倒是有」

女孩眼睛一亮,正要說那你怎麼給我,就聽見沈公主又丟出來句。

「但是不想賠給你。」

「你說什麼?」女孩楞了下,反應過來後氣急敗壞的喊,「你踩髒了我的鞋,憑什麼不賠?」

沈公主聳了聳肩膀:「踩臟又不是弄壞了,我都說了出乾洗費讓你去洗乾淨了。」

「萬一洗不掉呢?」女孩的喊聲已經讓一些路人開始圍觀他們,這下她更來勁了,「你就出幾十塊乾洗費萬一我洗不掉,去哪找你去?」

司馬容摟著公主的腰,在她耳邊小聲說:「再磨蹭下去,就沒時間去打遊戲了。」

「難道要給她買一雙?」沈公主不想這樣。

這不是有錢沒錢的問題,是對方根本就是無理取鬧。

「讓我來。」司馬容掏出五十塊錢,又把電話寫上去遞給那女孩,「如果洗不掉,就打電話給我,我會賠你一雙新的。」

女孩眼神閃了閃接過錢,又看了眼上面的電話,抿嘴笑了笑:「這還差不多,行啦!你們走吧。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沈公主蹬蹬蹬就往前走,司馬容都差點跟不上她,都到了遊戲城門口才把人拉住。

「怎麼了?」

這個樣子是生氣了?

「你還有臉問我!」沈公主戳了戳他的胸口,「你這個負心漢!」

司馬容笑了:「我怎麼了就成負心漢了?我的心都在你那呢。」

「誰讓你把電話號碼給那個女的?」沈公主一臉委屈,「我們才訂婚,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認識別的女人了!」

司馬容的臉色暗了下來,然後又變的喜悅,甚至連沈公主都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現在很高興。

「你還笑?」她都要氣死了,踢了司馬容一腳就跑,「我要讓我哥打斷你的腿!」

卻沒跑兩步就被男人撈了回來。

「傻瓜,我給她寫的是助理的電話。」司馬容把人抱進懷裡晃了晃。

沈公主覺得原本不知道為什麼煩躁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但是不能讓司馬容看出來啊!所以她就忍著笑,但是眼睛裡喜悅又掩不住。

看上去表情特別好笑!

「呵呵!」司馬容低頭親了親沈公主的臉,「我不會看別的女人,我只看你。」

沈公主的臉又要燒起來了,結結巴巴的想推開他:「我我才不稀罕!」

「嗯,你不稀罕我沒關係,我稀罕你就行。」司馬容又親了她一口,趁著小丫頭沒反應過來拉著她就走。

「我們去打遊戲!」

天亮之前,沈公主興緻勃勃的被司馬容送回來,還是趴在人家背上被背進自己房間的。

「你太厲害了!」她把手裡的布袋子丟到上,咕嚕嚕滾出來一堆小毛絨玩具。

司馬容手裡還有一袋,幫她倒出來:「去洗手,或者洗個澡,然後睡覺了。」

「我我知道了,你你快回去吧!」沈公主把一個大尾巴的小雞塞進司馬容懷裡,「這個送你。」

司馬容看著一副逗比臉的,笑著摸了摸沈公主的腦袋:「我給你夾空了兩個娃娃機,你要怎麼感謝我?」

「我不是給了一個娃娃嗎?」沈公主紅著臉說,「那那要不再給你一個!」

司馬容將她逼到牆角:「我不要娃娃,你親我一下!」

「啊你!」沈公主捂住嘴巴瞪他,卻不知道這樣的她看上去更可口了。

於是男人下了嘴,十幾分鐘後,司馬容翻陽台離開,沈公主紅著臉跑進衛生間。

早上,阿姨給沈公主送早飯下來。

「她幹什麼呢?」

「小姐還在睡覺,說等會再吃。」

沈霸天從報紙上抬起頭:「平常不是早就起來喊了嗎?是不是不舒服了?」

「應該不會,看上去就是很困。」阿姨說,「我還特地摸摸她的頭,沒有發燒。」

張宓給項小熙盛了碗粥:「那等會她要吃的時候記得熱一下。」

「放心吧夫人!」

沈公子一邊啃生煎包,一邊偷瞄自己媳婦。

「有話就說。」張宓瞟了她一眼。

「閨女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