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八章 驚悚的訂婚戒指

第一百七十八章 驚悚的訂婚戒指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1

最後,喬帶著司馬容去了那棟民房,可惜人已經跑了,而且連裡面的老太太也被殺掉。strong.la/strong

「看見了嗎?」司馬容抓著喬的領子將他丟在地上,正好對上老太太被擰斷的脖子,「你的兄弟們連你的死亡方式都想好了。」

喬渾吐掉嘴裡的血,因為被打,他眼睛想睜開很困難:「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準備斷脖子吧。」司馬容一腳把人踢到一邊,「帶回去!」

晚上,張宓聽說後有些驚訝:「那幾個傢伙逃出洛城了?」

「已經一天了,我們沒找到人。」沈王爺心情不太好,就那幾個垃圾,竟然逃過了封鎖。

扭頭見項小熙看著她,雖然面無表情,可是沈王爺就是看出來自家媳婦在好奇。

「我們發現了一輛被搶的車丟在碼頭,下午的時候,有一艘貨輪離港,現在已經到了公海。」

項小熙點點頭:「所以他們逃走了。」

「可如果那只是他們做的假象呢?」沈公主蹙著眉頭,「要是我,在知道跑不掉的時候,肯定會想其他辦法。他們怎麼能保證上了船之後不會被別人發現。」

司馬容又摸摸她的頭:「嗯,這個假設成立。」

「不許動手動腳。」沈公主正襟危坐,可惜紅紅的臉蛋特別沒說服力,看的司馬容又摸了一下。

沈公子就當自己眼瞎了,咳嗽了一聲:「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辦?」

「過兩天抓住的那個小子就會越獄。」司馬容彎了彎嘴角,「不過越獄的代價大了點。」

除了沈公主和項小熙,其他人都明白了,項小熙倒是不好奇。沈公主就不行了,追在司馬容屁股後面不停的問,等他走的時候,還跟到車跟前。

「你到底告不告訴我?」

見她瞪大眼珠的模樣,司馬容覺得特別可愛,把腦袋湊過去。

「乾乾什麼?」沈公主嚇得後退了兩步。

司馬容一把摟住她的腰:「真想知道?」

沈公主被男人拉進懷裡,兩個人的身體緊緊貼著,她甚至能感覺到司馬容結實的小腹和大腿。

「不不想了!」沈公主雙手抵住司馬容的胸口,「你放開我!」

司馬容卻又用了兩分力:「不放!」

這回連胸也貼上了,胸前的兩團柔軟讓司馬容瞬間變了臉色,他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

「哥」沈公主剛要叫,嘴巴就被堵住了。

司馬容用猛烈的毫不留情的進攻碾壓了她,很快人就癱在男人懷裡。只覺得胸口被什麼捂著越來越熱。

「我的公主」司馬容的手鑽進里沈公主的衣服里,綿軟的肌膚像罌粟般吸引著他欲罷不能。

沈公主覺得自己自己要燒起來了,呼吸漸漸跟不上節奏,就在覺得缺氧要暈過去的時候,司馬容鬆開了她。

「過了年我們結婚。」男人咬了咬她的耳垂。

沈公主哆嗦了一下,才發現司馬容的手竟然貼著自己的後背,還是在衣服裡面。

「你你」她臉都要燒起來了,想到什麼猛的扭頭,就看見自家窗戶上閃過幾道影子。

沈公主羞愧的要哭了:「你快放開我!」

「我是情不自禁。」司馬容放開她。

不是不想抱,是因為他下面已經有了反應,再抱下去沈公主一定會發現。他可不想還沒吃,就把小丫頭嚇死。

「現在還想聽嗎?」司馬容捏了捏她的鼻子。

沈公主本來想跑的,可又一想,都被他佔了這麼大的便宜,才什麼都沒聽太吃虧了。

「幹嘛不聽,你說吧!」她特意後退了幾步,和司馬容保持距離。

司馬容也不介意,慢慢的開口:「我們把抓到的那個小子放回去,不過我斷了他一隻手。而他必然會把這筆賬算到那幾個傢伙身上。」

「然後你們只要跟著他,就能找到那些人了!」沈公主拍了拍手,然後又一臉鄙視的看著他,「你太狡猾了!」

司馬容猛的上前親了她一口:「嗯,我狡猾。」

「你」沈公主捂著臉想打人,司馬容已經上了車。

就見男人探出個腦袋:「早點睡,明天我來接你去拿戒指。」

說完也不等她反應,車子就開走了,留下原地跳腳的沈公主。

果然,過了沒兩天。喬打暈了守衛逃了出去,不過他很快就被追上了。為了躲避意外斷了左臂,不過命大的是擺脫了司馬容的手下。

「那邊有人盯著,先不用管。」沈王爺提醒司馬容,「訂婚宴準備的怎麼樣了?」

司馬容一聽這個表情就柔和了下來:「一切就緒!」

然後張宓那邊可沒有就緒。

「這是你選的戒指?」訂婚宴前一天晚上,沈公主試禮服。

張宓無意間看到了盒子的戒指,臉就黑了。

「你明天打算帶這個?」她似笑非笑的看著女兒。

沈公主卻知道她媽生氣了

「媽你要了解流行,這個多個性啊!」沈公主把戒指帶到手上晃了晃,「保准沒有人和我們帶一樣的!」

沈公主一巴掌糊到她背上:「廢話,誰家***訂婚手上帶坨屎??」

這一聲動靜可謂驚天動地,把沈霸天沈公主和項小熙都喊來了。

「怎麼了?」沈公子一見媳婦臉色就知道這是真發火了,偷偷瞟了沈公主一眼,「你又幹什麼了?」

沈公主撇嘴:「我沒幹什麼啊,媽和我有代溝,我們欣賞不到一塊!」

「呵呵!」張宓冷笑,把她的手舉起來,「那你讓大家看看,看看誰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