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七章 全城通緝

第一百七十七章 全城通緝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95

第二天沈王爺去司馬容的辦公室。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到底怎麼回事?」

「我沒告訴你,我和公主在船上的時候,發了謀殺案。」司馬容慢慢把事情經過進了一遍,「因為牽扯到國際器官販組織,所以我插手了後面的事。」

沈王爺嘲諷他:「你們的人都是白痴嗎?一個女人都看不住。」

「是他們的失誤,對方要殺人滅口。」司馬容不介意他的態度,的確是自己疏忽了。

「你們是不是已經行動了?」沈王爺又問,「不然那些人不會這樣。」

司馬容點了下頭:「我們按照楊雪的名單,搗毀了他們的販鏈,而且還抓了幾個主腦。」

「人呢?監獄裡?」

司馬容看著沈王爺:「是,所以他們應該是想要我們放人。」

抓到司馬容或者沈公主,然後要求釋放監獄裡的人。

「我會派人24小時候保護公主。」沈王爺站起來轉身就走,「以後你們少管閑事。」

司馬容和沈王爺沒有把這事瞞下來,晚上司馬容去沈家吃飯,飯桌上和大家通了氣。沈家的女人不是菟絲花,她們不會怕這種事情。

「太無恥了!」沈公主的第一個反應是罵人,「他們犯了法還不想坐牢?那些被他們害死的人找誰報仇去?」

沈霸天冷笑:「哪裡來的垃圾也想算計我們沈家人。」

「不能等他們動。」沈公子敲了敲飯桌,「找,把人找出來。」

沈王爺則看著張宓:「媽把龍王令借我。」

「好,等會就給你。」

只有龍王令才可以同時命令所有的洛城地下勢力,把洛城翻出來,也要找到那些人。

洛城一間普通的小旅館裡,幾個白種人聚在煙霧繚繞的房間里,隱約能聽到一扇門後面有女人的**聲。

「他完事了沒?」一個紅頭髮的男人把煙掐滅,「我們現在出不去了,不知道那個沈家哪來那麼大本事,好像整個黑道都在找我們。

他旁邊一個捲毛正在一臉享受的吸食紙板上的白色粉末,打了個顫才說:「都說了讓你們調查清楚再下手,現在打草驚蛇了吧!」

砰,房間門打開,一個男人提著褲子走出來。.La他身後還跟了個打扮艷俗的女人,露著胸脯手裡握著兩張鈔票。

「下次有需要再找人家啊!」女人穿好鞋,在男人身上蹭了蹭才扭著屁股往大門走。

路過桌上的幾個男人時,還拋了個飛吻。

等女人走了,紅頭髮的男人才說:「你還有心情玩,知不知道外面都在找我們?」

「警察嗎?」提好褲子的男人斯斯文文,一頭金色短髮,看上去頗有幾分貴公子的味道。

一直在角落裡沒說過話最年輕的男孩慢吞吞的說:「k,你的情報有誤,沈家背後的勢力深不可測。」

「沈家?」被叫做k的男人皺了皺眉,然後笑了笑,「他們無非是懷疑,而且洛城這麼大,想找我們如同大海撈針。」

紅髮男人一拍桌子站起來:「蠢貨,都說了你的情報不對,現在是整個洛城都在找我們,沈家竟然可以命令所有黑道,你知不知道?」

「什麼?」k楞了下,突然想到什麼,大喊,「喬,快!把剛剛那個女人做掉。」

年紀最小的男孩馬上衝出去。

「你現在才追,恐怕早就走了。」吸毒的男人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出來,「現在別說抓那個沈公主了,恐怕我們一出去就得被人先抓住。」

k踢了椅子一腳:「我就不信到處都是沈家的眼睛!」

喬沒有追到那女人,他們決定轉移地方。

「我們留一個人躲起來,偷偷看看沈家多久能找到這裡。」離開的時候k提議。

紅頭髮的男人明白他的意思:「我留下吧,我看著像本地人。」

正好天氣下起小雨,他就到街對面的咖啡館裡要了被咖啡,一邊假裝玩手機。

結果不到一個小時,就有兩輛車停到旅館門口,下來五六個人。他們匆匆進了旅館,沒一會就出來了。

「喂,人已經到了。」紅髮男人給k打電話。

電話那邊的k他們還沒找到新的落腳點,一聽大吃一驚。

「這麼快??」

「沒找到我們,在打電話,估計是往上彙報。」

k壓下煩躁告訴他:「你小心點,趕快找機會溜走,他們一定已經和旅館的人打探了我們,恐怕很快就會查出我們的身份。」

沈家。

「那,就是這幾個人!」沈王爺和司馬容從外面回來,把幾張紙放到桌上。

張宓拿起來一頁頁看過去,然後嗤笑道:「幾個烏合之眾,也敢來我們的地盤。」

「給我看看。」沈霸天拿過去看了兩眼,「是你抓的那些人的手下?」

「是的。」司馬容指著金黃頭髮的那張照片,「他叫k,之前的老大一直靠販器官發財。」

沈公子也看了幾眼:「從資料上來看,他現在算是這些人的小頭目?」

「這樣子也不像是能為了以前的老大跑來出入死的啊!」沈公主瞟了一眼,「你看看這個,一看就是吸毒的。」

司馬容彎彎嘴角摸了摸她的腦袋,沈公主臉紅的撥開他:「幹嘛?這麼多人呢!」

「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救人,是為了錢。」司馬容趁她不注意,又捏了捏小手。

沈公子瞪著他,媽蛋!當著我的面就敢對我女兒動手動腳:「快說!他們為了什麼錢!」

「據我們分析,那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