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章 上門提親的來了!

第一百七十章 上門提親的來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59

沈公主被張宓趕到樓上換衣服去了。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小熙,過來喝湯!」張宓叫兒媳婦。

沈玻璃球動作比項小熙還快,刺溜就跳到沙發上了。

「你就能吧,等會王爺回來看見你黏著小熙又抽你了。」沈霸天戳布偶貓的腦袋。

自打項小熙懷孕,沈王爺就願意讓她碰貓了。其實沈玻璃球很乾凈,都有定時驅蟲,打針,完全沒有病。

「喵」沈玻璃球用鼻孔看了沈霸天一眼,挨著項小熙卧下。

張宓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腦袋:「爸你又說玻璃球,回頭她又偷偷把你的煙斗藏起來了。」

不知道是布偶貓的智商高,還是沈玻璃球是個例外,它好像聽得懂大家的話似的。每次沈霸天欺負它,第二天煙斗就不見了。

「還說,它前天就把我的煙頭丟到馬桶里去了!」沈霸天偷偷在沈玻璃球尾巴上薅了一把。

沈玻璃球抬爪子就撓過去。

「不許再藏爺爺的煙鬥了。」項小熙捏了捏沈玻璃球的爪子,「不然一個星期不給吃罐頭。」

沈玻璃球明明是只貓,可是就能看出來它一臉諂媚的舔了舔項小熙的腿,然後又鑽到張宓懷裡求撫摸。

「我們家貓比他們的都聰明呢!」張宓馬上被征服了,給沈玻璃球吃了個牛肉乾。

沈玻璃球一邊啃,還一邊沖沈霸天翻白眼。沈老頭暗暗琢磨,回頭把它毛給剃了

晚上,司馬家人來的時候,沈家人都蒙了。

「這這是不是也太隆重了?」張宓看著司馬一家,覺得自己家太不重視這次聚會了。

司馬老頭穿著一身墨綠色的唐衫,一看就是新做的。

司馬山穿著藍西裝,皮鞋亮的能當鏡子。

白琳她身上那件旗袍能換輛車了。

至於司馬容,難得也打了領帶

「我上樓一趟,爸你招呼大家坐啊!」張宓覺得自家相太不好了,急吼吼就往樓上沖。

沈公主正好下來,正不情不願呢,又被她娘拖回去了。

「我們要不要也換換衣服」項小熙問沈王爺。

她以為她聲音小,其實大家都聽到了。

「不用折騰。」沈王爺扶著她往客廳走,轉身的時候眼神和司馬容對上,很有深意。

「對對對!小熙身子不方便,趕快坐下別折騰了。」白琳捅了司馬山一下。

司馬山搭著沈公子的肩:「走走走,我們飯桌上聊!」

這是我的台詞吧沈公子抽抽著嘴角。

「說實話,你們家今天到底來幹嘛的?」沈霸天斜眼看司馬成,一臉懷疑。

司馬成老臉笑成一朵菊花,打著哈哈搖頭:「吃飯嘛!還能幹嘛。」

「你現在不說,一會說的時候我可不幫你啊!」沈霸天見不得這死老頭得瑟的模樣,威脅他,「好歹和我透個氣。」

司馬容扶著兩位老人:「沈爺爺,的確是有事,您應該猜到了,和公主有關係。」

「呵呵!」沈霸天裝傻:「我才不知道,我要去吃飯了!」

說完也不管他們兩個,自己一溜煙跑進了餐廳。

等大家坐下了,張宓拉著沈公主走進來。

「哎呀!真是,早說我們就去外面吃了。」她扭了扭腰。

沈公子流著口水把換了身晚禮服的張宓扶到座位上:「老婆,你真美!」

廢話!張宓扶了扶髮型,不能在自己家被別人比下去。

「公主!」白琳招手:「快過來坐阿姨旁邊。」

被迫換了條小粉裙子的沈公主低著頭走過來坐下,她根本不敢看司馬容。

「對了,小玲呢?」張宓招呼阿姨上菜,「聽說又去留學了?」

白琳把滿意的目光從沈公主身上收回來:「可不,這次是她自己要求去的。」

「孩子們都大了,真的是懂事了。」沈霸天摸了摸鬍子,「過年回來給她包個大紅包!」

司馬老頭夾了一個肘子放到自己碗里:「可不,孩子們都長大了,該」

「你不怕膽固醇啊?」妒忌的沈霸天瞪著司馬老頭的碗,「吃那麼肥?」

白琳踢了司馬成一腳,司馬成趕緊伸手要去拿他老子的碗:「爸,我沈叔說的對,你別吃這麼多肉了。」

「那是他妒忌!」司馬成把碗按住,「我又沒病,我要吃!」

「爺爺」司馬容看了他一眼。

司馬老頭啊了一聲,把碗丟開:「不吃了不吃了!」

「爸!」張宓瞪著沈霸天,「司馬叔叔是客人。」

沈霸天據理力爭:「我我也是為他好啊!」

「對對對!為了我好。」司馬成表示堅決不吃。

這讓沈家的人更懷疑了,這夥人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沈老頭啊」吃的差不多了,司馬成語重心長的開口了。

沈家人:來了!

「你看,孩子們都不小了,要不咱們把婚事辦一辦?」

卧槽!沈家人腦子裡飛過一大片烏鴉。

「爸,你太直接了。」白琳扯著笑打岔,「我家老爺子的意思啊,是既然小容和公主已經定下來了,那我們就乾脆給兩個孩子先辦個訂婚,你們說是不是?」

沈公主一臉驚恐的看想司馬容,得到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話說的,什麼叫已經定下來了,我家丫頭可沒說過。」沈公子呵呵了,你們家這是上門逼婚來了啊!

張宓拍了拍自己老公的手,以防他一激動站起來。

「孩子們的事,我還真不知道。公主,你自己說吧!」

司馬老頭馬上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