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好好,不折磨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好好好,不折磨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53

沈公主最後的記憶,就是司馬容調了個特別好喝的酒,還不給自己喝,然後趁著他去洗手間,自己把半瓶都喝掉了。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接著她就聽見司馬容叫她,可是她好睏。等她再睜開眼時,發現已經躺在上了。

「醒了?」司馬容坐在邊,手裡端著杯水。

沈公主暈暈乎乎的看著他,覺得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帥!

「下暴雨,我們的航班取消了,明天才能飛。」司馬容把她抱起來喂她喝了幾口水。

沈公主根本沒聽清他說什麼,就覺得在男人懷裡好舒服。

「躺下好好睡!」司馬容眼神幽暗,去拉沈公主的胳膊。

「不要!」沈公主死死抱住他。

司馬容彎了彎嘴角:「那我脫了衣服給你抱好不好?」說著,把沈公主的手放進襯衣里。

男人滾燙的胸肌讓沈公主著迷,她摸了摸,不滿足的把臉也往上貼。幾下就把司馬容的襯衣剝掉了。

「舒服嗎?」頭頂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沈公主的臉緊緊貼著司馬容的胸膛,還蹭了幾下:「嗯嗯!」

如果她看到司馬容的眼睛,就會發現此時的男人像一隻脫了籠的野獸,眼神兇殘的盯著她的身體,下一秒就會將她生吞活剝了。

「隔著衣服不舒服,我幫你脫掉。」司馬容一邊說,一邊把沈公主的睡袍拽下來。

當那一片雪白映入他眼中時,他整個人都燒了起來,翻身就將人壓在了身下。

「唔好重」沈公主還不怕死的扭了扭,然後發現整個人貼上去更舒服,於是她就主動抱住司馬容。

司馬容知道她的小丫頭是第一次,所以儘管自己快要爆炸了,也盡量放慢。而沈公主覺得自己要飄起來了,好像有好多魚在她身上啄。

「嚶嚶」她想逃,可是又忍不住去迎合。

突然身體傳來劇痛,好像被劈成了兩半。

「啊!疼」她小聲哭泣起來。

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乖,馬上就不疼了!乖啊!」

沈公主突然認出了那是司馬容的聲音,於是她緊緊抱著他:「司馬容司馬容不要丟下我!」

「不會!我永遠不會丟下你」

沈公主覺得自己一直在做夢,夢裡有一條蛇纏著她,她想喊救命,卻被蛇堵住了嘴巴。再仔細一看,那條蛇的腦袋竟然是司馬容的臉。.la

她被嚇醒了,猛的睜開眼。

「」做夢啊!

她拍了拍胸口,然後發現自己是光著的,猛的坐起來又忍不住躺下。嚶嚶嚶,腰和腿好疼

「司」沈公主捂住嘴。

然後無聲的大喊起來,這是什麼鬼???

為什麼司馬容也光著躺在她旁邊,而且胳膊和腿都被綁在柱子上??

「」沈公主抓著自己的頭髮,開始腦補。

自己昨天喝了酒,難道自己喝醉了?可她們應該轉機啊,怎麼會在酒店裡?難道現在已經下飛機了?

然後自己酒後把司馬容給給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沈公主抱著腦袋,又開始無聲的吶喊。

怎麼辦?怎麼辦?一定是這樣的!

她小心的看了眼司馬容,見他還沒醒。

沈公主一咬牙,慢慢的把司馬容手上的領帶解開,然後又爬到尾,把他腿上綁的毛巾也解開。

「」怎麼還不醒?

這傢伙平時有點動靜就醒了啊?

難道沈公主看了看周圍,發現頭的桌子有空酒瓶。

難道自己為了佔有司馬容,把他灌醉了??

「」沈公主顧不上身體還疼,跌跌撞撞的酒瓶什麼的都丟掉,然後把司馬容做成一個人睡覺的樣子,這才躡手躡腳的拿上自己的衣服溜出去。

幸好是個套房,沈公主出去後衝進另一個房間。

「啊啊啊!」這次她終於能叫出聲了,「怎麼辦怎麼辦?我竟然做出這種事,我怎麼和司馬容說??」

沈公主又轉了幾圈,發現腿間不對勁。想到什麼臉一紅,直奔衛生間去了。

另一個房間,司馬容慢慢睜開眼,忍不住笑出聲。

「呵呵」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那小丫頭會這麼信任自己,才會認為是她用了強。

如果沈公主有一點不信任司馬容,自然會從女性角度出發,懷疑是不是自己被他灌醉什麼的,可惜她沒有。

「所以絕不能承認啊」司馬容彎著嘴角走進浴室。

沈公主蹲在門後面發獃的時候,門響了。

「丫頭?」司馬容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乾乾啥?」沈公主站起來就想跑,轉了一圈發現根本沒地可跑。

司馬容在外面笑:「你起來了沒有?我們要走了。」

「去去哪?」沈公主拉開條門縫,小心的觀察司馬容的表情。

「去機場啊!」司馬容伸手把她拽出來,「昨天暴雨航班取消,今天才飛。」

沈公主一臉懵逼:「那那我們現在不是在洛城?」

「當然,還在紐市呢!」司馬容看了她一眼,「你怎麼了?」

「沒沒怎麼」沈公主發現他脖子側面有指甲的抓痕,心裡更虛了。「那個我昨天是不是喝醉了啊?」

司馬容在檢查她的行李,隨口嗯了一聲:「是啊,我把你抱回酒店的,你還非要拉著我再喝,後來我們就都喝醉了。」

因為他低著頭,所以沈公主根本看不見男人閃爍的眼神,和臉上的笑意。

她還在內心崩潰,更加確定自己趁著醉酒把司馬容給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