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回去後就提親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回去後就提親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836

可是她毫無辦法。.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離開島的時候,有一隻小企鵝走到她身邊,啄了啄她的褲腿,沈公主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可以喂它嗎?」

她知道不能喂,因為下船的時候就有已經說明,不可以喂南極的任何動物。

「我擋著,他們看不見。」司馬容見自己的小丫頭那麼難過,別說餵了,就是抱走他都答應。

沈公主小心的看了看船那邊,拿出幾條小魚乾。

「乖,吃吧!」這些是她帶上船的貓糧,買的時候也知道估計不讓喂,但是還是買了。

小企鵝早就餓壞了,幾下把魚乾吞進去。沈公主把剩下的都塞進它嘴巴里,哪怕吃撐了,也比餓死好。

「走吧!」司馬容摟著她,那邊已經有訓導員注意他們了。

沈公主是哭著上船的,她從來不知道這麼一片乾淨的大陸上,每天都在上演如此殘酷的事。哪怕是大自然物競天擇,她也覺得心酸。

「傻丫頭!」回到房間,司馬容直接將人圈在懷裡,「我可以把這幾隻救下來,可以後的,我們管不了。」

沈公主沒發現自己又被佔便宜了,一聽可以救,馬上拉著他的袖子問:「真的?這幾隻可以?」

「嗯。」司馬容看著她,「還是那個要求,親我一下,我就救。」

「你!」沈公主本來就哭著,眼睛紅紅的。這會一生氣,像個小兔子似的,司馬容哪裡還忍得住,直接就吻上來了。

「嗚嗚嗚」沈公主掙扎了一下,沒用。

很快就迷失在彷彿要把她吞下去的親吻中,等到回過神,胸口又填滿了空氣。她聽見司馬容帶著笑意的聲音。

「很甜,我很滿意。」

媽蛋!所以呢

「我會救企鵝,也會救谷鈴。」

沈公主://

這是南極行程的最後一項活動,游輪明天就會返程。沈公主偷偷跑去看過一次谷鈴,看到布魯在裡面陪著她,兩個人抱在一起坐在窗邊小聲說著什麼。

「你一定不能讓谷鈴坐牢,她是無辜的!」沈公主覺得自己做錯了,她不應該去找證據,不應該讓谷鈴被抓到。

之後的幾天,她就不停的自責和抱怨。每次司馬容都會哄她,保證不會讓谷鈴坐牢。可是第二天,沈公主偷偷去看谷鈴回來後,就又陷入新一輪內疚

「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管了。」還有三天就要靠岸,司馬容覺得不能這麼下去。

眼瞅著小丫頭都瘦了。

「你是沒見,那對夫妻里特別可憐!」沈公主一臉難過的小聲道,「我聽到布魯說他會等谷鈴的,多少年都等,還說要找律師上訴打官司。」

沈公主拉著他:「她會沒事對不對?你不會讓她坐牢的對不對?」

「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司馬容戳了她腦門一下,「我很難過,我和你說了那麼多次,你都不相信我。」

男人低下頭,長長的睫毛投下半彎陰影,看上去特別委屈。

「我沒有不相信你!」沈公主馬上說,「我我是」

「你在內疚,總覺得是你害的她。」司馬容嘆口氣,「她殺了人,還嫁禍給別人。你想想,如果這次不是我們,而是其他人,那麼她的嫁禍就會成功,就會有無辜的人替她去坐牢。」

沈公主楞住了,她從來沒想過這一點。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司馬容揉揉她的頭,「你不過是做了應該做的。」

沈公主覺得司馬容的話很對,她的確不應該這麼自責。心結解開之後,她還是每天偷偷去看谷鈴,但是卻已經不那麼難過了。

她甚至偶爾偷笑,等著看谷鈴知道自己不會坐牢後的表情。

「司馬先生!」

三天後,游輪順利到達小城。警察頭子過來和司馬容道別。谷鈴默默的跟在後面,布魯陪著她。一左一右是兩個警察。

「我們要先下船,省得引起不必要的圍觀。」警察頭笑著說,然後靠近司馬容小聲問,「關於器官走私的事情,你不管嗎?」

司馬容瞟了他一眼:「好像你是警察。」

「呵呵!」警察頭子笑的有些無奈,「可我上頭壓的東西太多啊,不像司馬先生你」

他們知道林棟販器官,也調查清楚了谷鈴為什麼殺他。甚至知道楊雪手裡有他們的犯罪證據,可是他不能動。

牽扯到的人太多,已經不是他一個小小的警察能處理的了。

「船靠岸了。」司馬容沒理他。

警察頭子看了谷鈴一眼,嘆口氣率先離開。

谷鈴路過沈公主身邊時還衝她笑了笑,布魯則偷偷抹眼淚。

「為什麼不告訴她會沒事?」沈公主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說出來,司馬容不讓。

「如果現在就放了她,楊雪那邊的東西就拿不到了。」司馬容轉身把行李箱推出來,「谷鈴會被我安排好的人帶走,等楊雪那邊解決了,她才能放出來。」

谷鈴坐上警車,布魯依然陪著她。警車開出港口之後,卻被另一輛車攔住了。他們和警察頭子說了幾句,警察頭子很高興的讓谷鈴下車。

「你們要帶我去哪?」谷鈴害怕的問,布魯緊緊拉著她,「你們不是警察,不能帶走我太太!」

警察頭子卻沒管那麼多,人下來後就開車離開。剩下谷鈴和布魯被另一撥人強行壓上車帶走了。

「人是我殺的,你們讓我先生下去,我跟你們走。」谷鈴不停的乞求,可是對方根本不理她。也不知道車子開了多久,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