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情有可原的兇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情有可原的兇手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2

司馬容掀開這邊的被子,直接躺進去。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睡吧!」

「你怎麼不睡沙發了?」沈公主瞪他。

給了你那麼多時間,已經夠了,司馬容現在就是要逼著小丫頭承認,所以他理直氣壯的道。

「沙發太小,明天會腿疼。」

說著,還側過身來躺著。

沈公主對上一張委屈的臉

「好吧。」

明知道這個傢伙是裝的,可她還是答應了。

「那你就老老實實的睡在那,不許動啊!」她一邊警告司馬容,一邊把一個枕頭放到中央。

司馬容把燈關掉,只留下一盞淺淺的壁燈。

「我保證不動。」

但是你動不動我就不知道了

沒有一點意外的,沈公主半夜醒來發現自己又滾在司馬容懷裡了。她捂著嘴小心的滾到角,咬著被單嚶嚶,然後不停的和自己說一定要老實老實

「」十分鐘後,司馬容看著又自己滾回來的沈公主,嘆口氣。

這麼笨的丫頭,如果不是自己看著,早被掉了吧

第二天醒來司馬容已經洗漱好了,沈公主偷偷看了看他的臉色,確定自己晚上滾進人家懷裡的事沒被發現,這才一臉輕鬆的洗臉刷牙換衣服。

「今天要登陸,等會裡面把保暖毛衣穿上。」司馬容提醒她。

沈公主嗯嗯答應著,今天他們即將登山南極大陸最大的一個島,這裡也是企鵝的繁育地,這個季節,正好有許多蛋剛剛孵化出來。

「司馬先生。」出門的時候碰到瑪卡在登記名單,見到他們很神秘的靠過來。

「聽說兇手抓住了,是個女人呢!」

沈公主一愣,警察的速度這麼快嗎

「是誰啊?」她裝作吃驚的模樣問。

瑪卡從遊客名單里找了找,然後指著一個中文名字:「那,就是她!」

果然是谷鈴。

「那她人呢?」

「被警察監控起來了。(≥↖扒≥↖書≥↖網」

沈公主有些唏噓,然而還沒等她繼續唏噓呢,小警察就來傳話,說谷鈴想見她和司馬容。

「她想幹什麼?」沈公主其實不想去,畢竟是自己把證據交上去的。

司馬容摸摸她的頭:「走吧,不管她想幹什麼都不怕,因為她就是殺了人。」

「人是我殺的。」谷鈴笑了笑,「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沈公主原本以為她會大吵大鬧,然後用仇恨的目光看著自己,結果人家這麼淡然,倒讓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找你們,是想說聲對不起!」谷鈴還呆在她自己的房間,不過現在布魯已經不能和她住一起了,行動也收到了限制,不可以隨便出去。

「你」沈公主驚訝的看著她,「為為什麼啊!」

谷鈴擠出個笑容來:「因為我把那件襯衣放到你們房間,想嫁禍給你們。」

「」沈公主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知道是你看了我老公的手機,發現了那張照片,我不怪你。」谷鈴打量著沈公主,「你果然不是一般人,竟然可以打開房門。」

沈公主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想到什麼:「那你呢?你怎麼打開林棟他們的房間的?」

「我做了房卡。」谷鈴很坦誠的道,「所以後來你們的房間我也打的開。」

司馬容倒是不意外:「你學了黑客技術。」

「對!」

沈公主見她這麼冷靜,忍不住問:「那你為什麼要殺林棟啊?」

「他就是個人渣,死不足惜!」谷鈴的目光變的飄忽起來,慢慢陷入回憶里。

「我從小和哥哥生活中孤兒院里,我哥哥把領養的機會讓給了我。從此我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可他卻一直留著孤兒院。」

後來谷鈴長大了,就跑去孤兒院找哥哥。哥哥也為了能繼續照顧她,拚命的努力學習,考到了谷鈴所在的城市。

「我哥是編程高手,他很厲害!」谷鈴笑起來,「後來我的養父母去世,我們倆相依為命的生活在一起,我哥還交了女朋友,我就要有一個嫂子了,以後還會有可愛的小侄子!」

谷鈴的目光突然暗了下來,聲音也變的很激動:「可是,這些都被那個人渣毀了!」

「我哥因為一次意外住進了林棟的醫院,檢查的時候,他說我哥的心臟有問題,要馬上手術。」谷鈴的哭起來,「我現在好後悔,好後悔!」

如果當初他們多問幾個醫生,就不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了。

「我哥死在手術台上。」谷鈴捂著臉,「他就那麼死了,連句話都沒給我們留。」

沈公主聽著也難過:「那後來呢?這事和林棟有關係嗎?」

「因為兇手就是他!」谷鈴眼中迸發出恨意,「他拿出我哥簽署的遺體捐獻協議,告訴我們我哥怕我們傷心,所以偷偷做了決定。」

簽名的確是我哥的筆記,我們以為那是他的遺願,就全權讓林棟去處理。

「結果離開醫院的時候,我忘記拿東西,就跑會病房去拿。沒想到我路過林棟辦公室時,竟然聽到他和別人說」

原來谷鈴的哥哥根本就沒有心臟病,林棟一直在非法買器官,他把谷鈴哥哥的器官都給了。而此時屍體已經火化,谷鈴想找證據都沒有。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報警抓他嗎?」谷鈴搖了搖頭,「我知道我告不贏,於是我開始偷偷查林棟,發現在他手上死的人不計其數,最小的才3歲!」

那是個披著人皮的魔鬼,明明做著人類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