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逼問和初吻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逼問和初吻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53

司馬容見她這麼高興,也不想打擊她,笑了笑。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楊雪想要隱瞞的,就是這個。」

沈公主嗯嗯點頭:「肯定是見不得人的東西,不然她不會害怕。」

「林棟一死,她就是唯一的財產繼承人。」司馬容把桌上的紙撕碎,丟進馬桶。

「可是,如果這些錢都是通過不正當手段來的,國家就會沒收。」沈公主冷笑,「她為了不暴露,為了得到這些錢,寧可不去找兇手。」

沈公主突然想到什麼:「我覺得這已經不是一件謀殺案那麼簡單了。」

「把這些都告訴警察,讓他們去查吧。」司馬容又趁著她注意力專註的時候摸摸她的頭,「你的任務是好好玩!」

沈公主哼唧了一聲,斜睨他:「我不出去了!你負責帶晚飯回來。」

「好。」

司馬容前腳走,沈公主後腳就溜出去了。

她下到第二層普通房間的船艙,按照之前無意中從谷鈴那邊得到的房間號,找到了她和布魯的房間。

「幸好把這個偷偷拿過來了。」沈公主眼珠子轉了轉,用之前警察給司馬容的房卡把一間房門打開。

這是船上應急用的,可以打開任何一間房門。

「警察倒是信任司馬容,也不怕他偷東西」嘴裡嘀嘀咕咕的推門進去。

沈公主打量著房間,比他們的還小,兩張小,一個立櫃,然後就是小小的為衛生間。

「先看看衣櫃。」沈公主把小衣櫃打開,裡面掛著很大的男式毛衣,和幾套女士運動服。

「谷鈴的身高是73」沈公主一邊四處看,一邊想,「符合兇手的猜測,她哥哥又是死在林棟手裡的,兇手說不定就是她!」

可是,襯衣已經毀了,怎麼能證明谷鈴穿過呢?房間就這麼大,沈公主呼了口氣坐在邊,屁股被硌了一下。

「咦?手機啊。」她把單子掀開,下面有個手機。

沈公主隨手按了一下,然後捂著嘴差點叫出聲。

司馬容回來的時候,就看見沈公主坐在沙發上沖她笑。

「」笑的好想讓他撲上去。

「你回來啦!」沈公主接過司馬容手裡的飯盒。

司馬容換了衣服洗完手,沈公主又笑嘻嘻的把筷子遞給他。

「怎麼了?」

這副模樣肯定是不對啊,司馬容把湯倒出來:「說吧,不然憋壞了。」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沈公主特別得意的說。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司馬容一點都沒猶豫:「求你了,告訴我吧!」

沈公主:「」

一點都沒有成就感!

「你根本就不想知道「她撇嘴,「一點都積極!」

司馬容放下筷子,特別認真的看著她:「你錯了,我其實特別想知道,裝的淡定而已。」

「真的?」沈公主不相信。

「真的!」司馬容真誠的點頭。

沈公主雖然不信,但還是忍不住笑了,把手機拿出來:「你看!」

「這是拍的什麼?」司馬容看了眼,並沒有看懂。

「這是布魯的手機屏保!」沈公主解釋給他聽,「我剛剛偷偷溜進他們房間看了看,發現了這個手機。」

司馬容眯了眯眼:「你偷了我口袋裡的房卡。」

「是借!」沈公主給了他一拳,「重點不是那個,你快仔細看照片。」

布魯的屏保是谷鈴的背影,應該是偷拍的,照片上的谷鈴穿著白襯衣在吹頭髮,露出半個肩膀和兩條大腿,很性感。

「我不知道密碼,所以手機打不開,看不到完整的照片。」沈公主有些激動,「可是你看看,這上面是不是白襯衣?」

司馬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照片。

「怎麼?這還不算證據嗎?」沈公主跳起來,「現在只要去看她的行李中是不是還有白襯衣,如果沒有,那麼她就是兇手!」

見司馬容還不吭聲,沈公主眼底的神采暗了下去:「不行嗎?」

「真聰明!」司馬容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這個案子是你破的!」

沈公主直接撲進他懷裡:「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最厲害了!」

「你最厲害了!」司馬容趁機抱住她轉了一圈。

沈公主發現自己在他懷裡,嚇了一跳,本能的就要推開。結果用力過猛,整個人往後栽過去。司馬容馬上摟住她的腰轉了一圈,兩個人一起倒進沙發里。

「啊!」沈公主叫了一聲。

再睜開眼時,司馬容的鼻尖就在自己眼跟前。

「」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奇怪,空氣中黏著絲淡淡的**,彷彿有什麼正在發酵。

「我」沈公主剛要開口,嘴巴就被堵住了。

唇瓣上傳來的炙熱讓她瞪大了眼睛。

司馬容覺得好甜,好像幾千年來他都在尋找這個味道,好不容易抓住了,就想要索取更多。

「嗚嗚」沈公主忍不住發出聲音。

下一秒,軟軟的一條舌頭就伸進她的嘴裡。

吞咽口水的聲音啾啾傳來,溫度越來越高,沈公主覺得頭開始發暈,渾身連力氣都要沒有了。而且她快要喘不上氣,呼吸不過來了。

「嘶!」一聲。

司馬容放開了她。

沈公主大力呼吸了一口空氣,然後唇瓣就又被含住了。

「嗚嗚」這回她清醒過來,猛的推開身上的男人。

司馬容跌坐在地上,卻不著急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