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章 誰是兇手?你是嫌疑

第一百六十章 誰是兇手?你是嫌疑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816

==

沈公主他們在餐廳吃晚飯的時候,看到了直升飛機。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8shuw.COM熱門扒書網hp:儘管船上的員工壓下了消息,可是很多人都在猜測船上是不是發生了命案。

「幸好不是我們這一層。」

「是啊!聽說是套房那邊,這樣我們應該沒有什麼嫌疑吧?」

「真掃興,好不容易來一趟南極還遇到這種事。」

「那我們的行程不會受影響吧?」

周圍的人都在討論,沈公主收回目光問司馬容:「對啊,行程不會受影響吧?」

他們可是有很多下船的項目,不會因為發生了命案大家就只能呆在船上或者現在就返航吧。

「不會的。」司馬容幫她把魚肉切好,「不讓遊客下船,游輪公司賠不起那麼多錢。而且,就算下了也不用擔心兇手會跑。」

沈公主眼睛一亮,是啊!這可是南極,誰想不開了才會留下,兇手只能待在船上,等著一起返航。

「不過到底是怎麼死的?」沈公主好奇,「你沒去看嗎?」

司馬容皺了皺眉:「你想知道?」

「想!」沈公主猛點頭,「你不覺得我們現在是最值得懷疑的人嗎?」

她相信,警察第一個要談話的就是他倆。

然後警察一點都沒讓她失望,兩個人吃完飯回到房間就被警察攔住了。

「在回答你們的問題之前,能讓我看看現場嗎?」司馬容問。

一共來了三個警察,其中一個看上去是頭。他直接就拒絕了:「不行,很抱歉,我們現在要保護現場。」

「你們同事不是已經取證了嗎?」沈公主指了指拿相機的警察。

警察頭還想說什麼,司馬容聳了聳肩:「無所謂,我只是覺得我既然聽見了動靜,可能看看現場會想到什麼。」

「司馬先生說他聽到動靜了。」旁邊船上的保安馬上說,「也是目前唯一能線索的。」

最後警察妥協了,但是只讓司馬容一個人進去看。最新

「乖乖回去等我。」司馬容也不想讓沈公主看那些,拍了拍她的腦袋,小聲說,「回頭我講給你聽!」

沈公主瞪了警察一眼轉身回房間去了。

「司馬先生是吧?」警察頭從保安那拿到了客人資料。「進來看的時候注意,只能看不要動,什麼也別動,明白嗎?」

司馬容點了下頭,邁步進了對面客房。

「死者叫林棟,是名外科醫生。.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他是和妻子楊雪一起出來度假的,他的妻子是家庭主婦。」警察倒是很清楚的把死者身份介紹了一下,反正回頭新聞也會報道這些。

「他怎麼死的?」司馬容問。

「被人捅死的,胸口一刀致命。」警察指著房間的**,「就是在這。」

司馬容把手伸向拿相機的警察:「照片給我看看。」

「」警察看向頭。

「給他看吧!」警察頭轉身當沒看見。

司馬容仔細看了照片,上面是林棟的屍體,從各個角度拍下來。胸口有一灘血跡,其他地方並無傷口。

「從現場來看,屍體也沒有被移動過的痕迹,這張**就是第一案發現場。」不等司馬容問,警察頭就主動告訴他,「之前**單上有血跡。」

司馬容點點頭,照片里拍的很清楚。

「他妻子呢?和他睡一起,不知道人死了?」

「我們問過她,她說她暈船很厲害,這幾天晚上都吃安眠藥,睡得特別沉。早上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她先生死了。」

這間房的構造和司馬容他們的房間一樣,在狹小的空間里,兇手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我們找不到兇器。」警察頭臉色很難看,他知道這個案子八成破不了了,因為兇手很有可能已經把兇器丟進了海里。

這大海茫茫的不可能找的到。

「頭,你為什麼告訴他這麼多?」司馬容離開後,小警察好奇的問,「他不就是個普通客人嗎?」

警察頭想了想:「不知道,我總覺得他挺特殊的。最新」

「是啊!正常人誰會這麼從容的在案發現場轉悠,看到屍體的照片還那麼冷靜。」另一個小警察說,「按照他說的,昨晚凌晨四點聽到這邊有關門的聲音。」

「那麼,我們去看看這段時間的監控好了!」

警察頭說完又看了看手下:「你們怎麼不懷疑他就是兇手?」

「啊?」兩個小警察楞了。「會會嗎?」

警察頭沉思了片刻:」不知道,現在沒有任何線索,不過他是唯一和死者發生過衝突的不是嗎」

「那我去查查!」

司馬容回到房間的時候就見沈公主在門口趴著偷聽。

「怎麼樣怎麼樣?」見他進來,沈公主急忙問。

司馬容把從警察哪裡得來的情況告訴她,沈公主聽完後更緊張了。

「這就是不可思議的游輪殺人事件啊!」

「很奇怪的語調」司馬容不明白她怎麼會起這麼長的名字。

沈公主嘲諷臉:「這就是代溝,你肯定沒看過柯南!」

「電影嗎」司馬容完全不知道這個柯南是誰。

沈公主想了想給他總結了一下:「就是一個有走到哪,就讓人死到哪的霸氣小學生!」

「」**殺人狂嗎

最後司馬容去上查了一下,才知道柯南是什麼。想想的確和現在的這件案子挺像,不過這可不是動畫片,而是真的命案。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