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被欺負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被欺負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15

「這裡有監控?」女人猛的尖叫起來。(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服務生有些奇怪的看著她:「當然,除了客人的房間,船的每一個角落都有,基本上沒有死角。」

「謝謝您!」司馬容向老先生道謝。

老人家擺擺手,見不用他作證了,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算了,別折騰了,我的腿也沒什麼大事,我們回去吧!」女人拉著男人的胳膊小聲說,「我我不想看監控。」

那男人一看她這樣就明白了,狠狠瞪了她一眼:「回去再和你算賬!」

說完轉身就要走。

「站住。」司馬容卻開口留人。

男人扭頭瞪著他:「幹什麼?」

「道歉。」

女人一聽急了:「道什麼歉?我們又沒把你怎麼樣!」

「呵呵!」男人樂了,又走回來,「你個大陸仔還想讓我道歉?就算冤枉你又怎麼樣?」

林棟有很嚴重的種族情節,雖然已經移民,也改了國籍。甚至讓所有人都叫他英文名字,但是外表他改不了。

所以,每次看到華國人他就覺得噁心,並且經常公開這樣挑釁。

「啪!」

司馬容把吃剩下的菜湯扣到了林棟頭上。

「啊啊啊!」楊雪尖叫起來。

林棟把盤子甩掉抬手就朝司馬容打去,這個大陸仔竟敢羞辱他?

「砰!」司馬容一腳踹到他肚子上,林棟跌出去幾米,正好船一晃,他又滑到了熱飲區,撞倒了剛煮好的咖啡。

「啊啊啊!」這次輪到他慘叫了,一邊叫一邊跳。

楊雪跌跌撞撞的跑過來:「老公你沒事吧?哪裡燙到了?」

「別碰!」林棟的手臂都紅了,他推開楊雪目光怨恨的看著司馬容,「我要告你,船上的人都是證人!」

司馬容把幾張紙幣遞給服務生:「這是賠償。」

「不不不不用的。」服務生趕緊推回來,不過是摔了幾套餐具,用不了這多。

司馬容已經走到另一邊準備給沈公主選食物,鬧了這麼久小丫頭估計也醒了。

「你***聽見我的話沒?」林棟惡狠狠的喊,他不敢過去,知道自己不是司馬容的對手。

楊雪也在旁邊叫喚:「你們就不管嗎?船上的保安呢?」

「先生,我看您還是先去處理傷口吧,就算您要告那位也得等到船靠岸。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林棟的胳膊火辣辣的疼,他是醫生,知道也就是普通的燙傷,但是他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這個大陸仔的。

「走著瞧!」最後他又狠狠的瞪了司馬容一眼才離開。

司馬容選好了菜,馬上帶回去給沈公主。走到房間門口時,聽到對面的女人再哭。

「我又不知道那裡有監控,再說當時摔到的時候也沒注意啊!」

「別哭了,過來幫我抹葯。」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傳出來。

片刻安靜之後,又聽見女人說:「對面那個傢伙怎麼那麼大力氣呢?難道是干體力活的?」

「不像,也許健過身嘶!你輕點。」

「真是,幸好不是很嚴重。」

「他死定了,等到了岸我就報警。對了!快用手機拍下來,這都是證據。」

司馬容沒興趣再聽,推開門回了房間。

「我就知道你會給我帶吃的回來!」沈公主從衛生間里探出個腦袋,結果因為船晃,她身子也往這邊栽。

司馬容兩步上去扶住她。

「嘿嘿!我馬上就好。」沈公主擦乾淨臉,「你帶了什麼?別一會灑的哪都是。」

「不會。」司馬容坐沙發上個,手裡的餐盒並沒有放下。

沈公主扶著牆坐過去,司馬容就端著讓她吃。

「不沉呀?」啃了塊雞排,沈公主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司馬容用另一隻手把湯舉到她嘴邊:「不沉,喝湯。」

沈公主喝了一口,低下頭繼續吃。

其實是臉紅了

「下回再碰到對面夫妻,離他們遠點。」司馬容想了想,還是說,「剛剛在餐廳和他們發生了衝突。」

沈公主馬上抬起頭:「衝突?你打他們了?」

她完全沒想過是司馬容挨打,估計船上人加起來都打不過他一個

「就踹了一腳。」司馬容眼神暗了暗,「他們夫妻倆一起罵我。」

沈公主頓時就怒了:「罵你?靠,踹一腳太輕了!」

「嗯。」司馬容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我只有一個人,罵不過他們。」

撩妹技能升級!

「你等著!」沈公主已經被蒙蔽了,完全忘記了剛剛她還認為這個男人可以以一敵十。她把雞骨頭吐掉,「回頭我幫你報仇去!」

司馬容嗯了一聲,又把湯碗舉起來:「多喝點。」

吃飽喝足,沈公主盯著司馬容看。

「吃水果。」司馬容知道這丫頭是反應過來了。

果然沈公主撇撇嘴:「你怎麼回事?」

「啊?」司馬容裝傻。

「你又騙我!」沈公主把葡萄籽丟過來,「明明你才是欺負別人的那個!」

司馬容把葡萄籽撿起來,又剝了個橙子遞過去:「公共場合,我不方便動手,也不會罵人。」

「」沈公主一想也是,所以這傢伙是輸在嘴皮子上了。

「放心,回頭我幫你罵回來!」

見她不追究了,司馬容彎了彎嘴角,繼續投喂水果。

「唉,這雨要下到什麼時候啊?」沈公主看著外面陰沉沉的天,還有時不時拍到船上的浪花。

司馬容見她吃飽了,擦了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