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五十七章 搖搖晃晃的旅途

第二百五十七章 搖搖晃晃的旅途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21

司馬容快一米九的個子窩在三人沙發里,看上去憋屈的不行。(讀書,.23.

「晚晚安!」沈公主扭頭進了卧室。

因為房間小,套房裡是沒有門的,她躺下來後正好可以看到外面沙發。

「晚安。」司馬容沖她說了句,然後兩條大長條拖在地上閉上了眼。

沈公主:「」

總覺得自己在虐待他!

十分鐘後。

「司馬容,你睡著嗎?」

「沒有。」

沈公主:「我也沒睡著」

二十分鐘後。

沈公主:「司馬容,你睡著了嗎?」

「沒有。」

司馬容:「你為什麼睡不著」

沈公主:「你為什麼睡不著」

司馬容:「」

沈公主:「」

「你先說。」

「你先說。」

司馬容:「」

沈公主:「」

「晚安我睡了!」沈公主把被子蒙到頭上。

司馬容往這邊看看,彎了彎嘴角閉上了眼。

坐船的人應該都有這種感覺,大體睡的都比較沉。沈公主以為自己會因為緊張睡不著,可是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天已經亮了。

「司」她剛叫出聲就捂住了嘴。

司馬容還在外面沙發上靜靜的躺著,沈公主看著他的側臉,不知怎麼臉又紅了。

「啊啊啊啊啊!」她衝進衛生間里,對著鏡子無聲的吶喊。

然後拍拍自己的臉:「醒醒醒醒!一大早的你發什麼春!」

「你在幹什麼?」身後突然傳來一聲。

沈公主嚇得差點跳起來:「你怎麼不敲門?」她惱羞成怒的瞪著司馬容。

司馬容指了指:「你沒關門。

「那,那你聽見什麼了?」

「沒有」司馬容眼神閃了閃,「那你先用,我出去了。」

沈公主沒看見男人老奸巨猾的表情,還慶幸他什麼都沒聽見。$棉、花『糖』小『說』

「今天船上有活動嗎?」換好衣服兩個人去餐廳吃早餐。

司馬容端了杯牛奶給她:「恐怕想有也不行。」

「為什麼?」沈公主很自然的接過來喝了一口。

司馬容嘴角毫無察覺的笑了笑:「等會要變天了。」

「下雨嗎?沈公主一聽也不顧上吃了,「不會有暴風雨吧?」

「放心。」司馬容給她切了根香腸,「這幾個月沒有暴風雨的。」

沈公主放心了,繼續吃吃吃。可沒等她吃完呢,就看見外面開始飄雨點了,而且很快她就發現船有些搖晃。

「你確定不會有暴風雨吧」她又開始緊張。

司馬容看了看外面:「吃飽了我們就回房間,等一會會晃的更厲害。」

「哦好好!」

他們剛走到樓梯口,身子已經站不穩了。船開始劇烈的晃動,沈公主嚇得一把抓住司馬容的胳膊。

「別怕,這片海域就是這樣。」司馬容見她臉都白了,心疼的握住她的手,「過來,我背你。」

沈公主剛想說不用,船猛的一晃,她差點栽出去。

「快點,我背你趕快回去!」司馬容也不管她答不答應了,直接就把人背起來。

周圍的客人有的都快趴著走了,有的和拍科幻片似的,仰著身子慢慢挪。

「怎麼搖晃的這麼厲害啊!」沈公主頭一次見識南極的風浪,總覺得船要翻了。

司馬容打開房門,裡面一片狼藉,所有放在外面的東西都在地下掉著。包括沙發,茶几也都已經移了位。

「天啊!」沈公主想去撿東西。

司馬容一把拉住她:「別動,撿了也會掉下去。」

「怪不得你要把東西都放進柜子里。」沈公主現在明白了,因為房間的衣櫃裝滿了東西,所有變的很重,才沒有被晃倒。

「快到**上去!」司馬容扶著牆,另一隻手攔腰把沈公主抱起來。

整個世界都在晃動,沈公主發現**之所以沒動是因為它是被固定在地板上的。

「你去哪?」司馬容放下她就走,沈公主本能的拉住他的袖子。

司馬容拍拍她的手:「估計這兩天船都會晃的很厲害,雨停之前我們只能呆在房間。」

「」沈公主明白他的意思了。

司馬容眼神閃了閃,搖搖晃晃的走到小廳里:「我坐在沙發上固定身體,你有事就叫我。」

那個小沙發被司馬容坐上去後倒是不晃悠了,可是

「司馬容!」沈公主握了握拳喊他,「你到**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看見司馬容一下子就從外面走進來了,一點都沒有晃

「謝謝。」司馬容開口的時候差點被晃倒。

沈公主覺得自己剛剛肯定眼花了。

「哎呀,別這麼客氣啦!」沈公主往那邊挪了挪,「**這麼大,我不能這麼自私嘛。」

其實這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就是她害怕

「我們就這麼坐著嗎?」過了幾分鐘,沈公主忍不住問,「太無聊了。」

司馬容想了想:「遊戲不能打,電視晃得太厲害。」

「所以才無聊啊!」沈公主做失意體前屈狀。

因為晃得太厲害了,真的什麼都沒法干,兩個人就躺在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司馬容發現沒聲音了。

啪!沈公主的胳膊抽到他臉上。

「」司馬容暗搓搓的往那邊靠了靠。

果然沈公主很快就滾過來了,腿搭到他的腰上,胳膊抱著他。

「唔這個枕頭好硬。」沈公主嘀咕了句,擦了擦口水睡著了。

沈公主這一覺睡的特別不安穩,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勒著他,要不就是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