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五十章 吃了……

第二百五十章 吃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940

「司馬先生!」謝盼盼已經熱情的迎了上去,「這是我的漱口水,進口的!特別好用。strong.la/strong」

司馬容看了她一眼,點了下頭。你不仔細看壓根都看不出他頭動過偏偏謝盼盼還就覺得人家搭理她了,忙把手裡的洗刷用品遞上去。

「去洗臉了。」司馬容直接無視了那雙手,走到沈公主跟前把毛巾塞給她。

沈公主一臉懵逼的被拽走,留下謝盼盼紅著眼跺腳。

「盼盼!」郭明走過來,「漱完口了嗎?來吃早餐了。」

謝盼盼看著陽光下笑容爽朗的男朋友,雖然依舊英俊,可是和司馬容比起來無論是臉還是氣勢都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你怎麼了?」見她看著自己發獃,郭明還以為她不舒服,抬手要去摸她的額頭。

謝盼盼推開她的手臂:「沒事,去吃飯吧。」

她一定要把司馬容拿下,聽說對方就是個退伍軍人,那就讓他去自己家的公司上班好了。給他錢和權利,不信他不動心!

「你可千萬別動手啊!」沈公主一邊刷牙,一邊提醒身邊的男人。謝盼盼要是再作死,保不準就被司馬容滅了。

司馬容抬頭看了她一眼,一邊慢慢的把臉擦乾淨,一邊伸出手到她嘴邊。

「你干」沈公主心一慌,正要後退。

就見男人在她嘴邊抹了一下。

「牙膏沒刷乾淨。」司馬容很快把手收了回去。

然後在沈公主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放進了自己嘴裡。

「」

「公主!」席純遠遠的沒注意兩人的情況,大聲叫他們快點回來吃早飯。

沈公主慌慌張張的跑過去:「哦!來了。」

剛剛那個人不是司馬容,是楚離沈公主捂著撲通撲通跳的小心肝。明明是兩張臉,卻是一個人的感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討厭!

「呵」司馬容並沒有漱口,而是真的把沈公主的那口牙膏吃下去了。

他知道自己因為恢復了楚離的記憶,性格也越來越受到影響。不過司馬容並不在意,他就是楚離,楚離就是他。

反正無論哪一個,目標都是一樣的。

「公主你怎麼了?」許靜遞給她一碗肉湯,「怎麼臉那麼紅?」

科爾正擦嘴呢,趕緊站起來要摸她頭:「不會晚上著涼感冒了吧!」

「她沒事。」一隻胳膊突然攔住他,司馬容坐到沈公主身邊,「是不是沒事?」

沈公主恨不得咬他一口,嘴上還得哈哈笑的點頭:「當然,當然,可能是太熱了哈哈哈。」

「還不到二十度呢」席純看了看自己挺厚的運動服。

「好了,快點吃吧,我們要出發了。」科爾打斷這個話題,不過他的目光在司馬容的身上轉了轉,

現在還很早,剛剛過八點,大家就已經收拾好行囊開始前往目的地。他們這次要攀登的山叫馬扎羅,在所有的山脈中,不高不低,難度也就是中等。

「司馬先生經常登山嗎?」謝盼盼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湊了過來,還把沈公主擠到一邊。

司馬容背著他自己的裝備,手裡還提著沈公主的。

「哎呀,裝備真重!」她裝模作樣的把背包脫下來。

郭明就在兩個人後面,和沈公主走在一起。沈公主偷偷看他的臉色,發現他就和沒看見自己的女朋友正在爬牆一樣。

好佩服!

「你表哥平時都不說話嗎?」郭明反而和沈公主聊上天了。

沈公主抽了抽嘴角:「是啊,他就那樣的。」

「聽說他當兵的?」

「已經複員了。」

「哦,那之前是什麼兵種啊?」

「」

我能說他是米國五星上將的頭銜,連總統都請他吃飯嗎

「呵呵呵不清楚啊,好像是海軍吧!」沈公主胡說了一個。

郭明點點頭:「看他那樣子,肯定沒女朋友吧?」

「好像沒有。」

「他是不是也不太願意和女生接觸啊?」

「」

難道你女朋友要的男人,你也不能落後,打算也一起去嗎

沈公主覺得她和這個郭明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正發愁怎麼接話,就見司馬容轉身走到她旁邊了。

「你女朋友說背不動包。」他看了郭明一眼。

謝盼盼的包在地上掉著,她一臉哀怨的看著司馬容。

剛剛她暗示了那麼久,才把背包往司馬容那邊遞過去,誰知道這個男人竟然轉身就走了!!

「還沉?」郭明一副男友力爆表的模樣把包拎起來。

其實裡面根本沒多少東西,大部分的重物已經在他身上了。

之後的路程里,謝盼盼終於安生了,和郭明走在最前面。偶爾打情罵俏一下,甚至有幾次還主動抓住郭明的手往自己胸口塞。

「她就那樣的,在學校的時候就和很多男生有**。」席純靠近沈公主,見她一副想吐的表情特別理解的說,「我們都習慣了。」

「那她男朋友就不生氣嗎?」這樣帶綠帽子都不分手,絕逼是真愛啊!

席純小聲說:「郭明之前有個女朋友的,聽說還是青梅竹馬,但是後來分手了。」

「因為謝盼盼?」

「是啊,謝盼盼有錢,給他租了公寓,還讓他不用出去打工,現在兩人**著。」

渣男。

沈公主現在覺得前面那兩真是天生一對,姦夫淫婦

「還有多久才到啊?」大概走了兩個多小時,謝盼盼忍不住開始抱怨了,「這都要中午了。」

一直在最前面帶隊的科爾停下來指著不遠處的山頭:「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