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四十八章 沈公主的臨時工作

第二百四十八章 沈公主的臨時工作 (1/1)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2325

司馬容深深的擔憂,覺得沈公主早晚得把她自己都丟了。

「不過沈小姐很厲害!」手下見他臉色不太好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沈家大小姐離家出走要他們司馬家的少爺來追

發生什麼事了?

「許靜,你幹什麼呢?」戴眼鏡的男孩端著鍋水回來。

許靜馬上一副含羞帶臊的模樣:「我在幫公主搭帳篷呢!」

沈公主:連吐槽都不想吐了

「哈哈!你就別添亂了,過來幫我淘米。」

許靜哦了一聲歡快的跑了過去,沈公主對天翻了個白眼,一旁的科爾好笑的壓低聲音:「客人就是這樣,什麼形形色色的都有,習慣就好了。」

「我估計我永遠習慣不了」沈公主聳了聳肩膀,低頭繼續搭帳篷。

科爾嘖嘖兩聲:「我上一批客人里有一對情侶,因為是拼團,隊里就還有其他人。那女的當天就和別人眉來眼去上了,他男朋友完全沒發現。」

沈公主好奇的問:「後來呢?她分手跟這個男人了?」

「哪啊!」科爾搖了搖頭,「晚上借口上廁所去那男的帳篷里了,呆了半小時才回去。」

好污

科爾見她一臉不能忍受的樣子趕緊說:「哎呀,和你講這些幹什麼,你就當聽故事了!」

「那後來就沒事了?」

「反正離開的時候,她還是和她男朋友一起走的。.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聽完沒下限的故事,帳篷也搭好了。科爾拿著魚竿去後面小溪準備釣魚給大家加菜,男生們都很激動的跟著去了。

除了郭明,他依然膩在謝盼盼身邊。

「公主,我們帶了罐頭,等會一起吃吧!」席純把幾個大罐頭放進水裡加熱,一旁的許晴在切水果。

沈公主走過去看了看讚歎道:「你們不是第一次出來吧,很會帶東西呀!」

「登山是第一次,不過野外宿營是經常的!」許晴遞給她一根香蕉,「我們幾個都是學設計的,經常出去跑可以找靈感!」

謝盼盼坐在她的帳篷門口化妝,瞟了一眼沈公主問:「你是什麼學校畢業的?學的什麼?」

「我呀!我沒你們厲害,我就是在國內上的學,學的考古專業。」

謝盼盼一聽,自動就把沈公主歸到窮人類了。在她看來,不管學習好不好,只要有錢都能出國留學,比如她

「那你可要好好給我們服務,不然我投訴你的話,你連工錢都沒有了。」

許靜不滿的道:「盼盼你別這麼說,公主挺好的!」

「公主公主,你倒是叫的勤快,還不知道是不是真名」

席純把熱好的罐頭拿起來轉移話題:「好了,好了,我們還有什麼能吃的嗎?」

「把我包里的酒拿給她們。」謝盼盼得意的笑了笑,「我帶了瓶上好的紅酒!」

郭明馬上把酒拿出來,路過公主身邊時偷偷眨了眨眼,眨的她莫名其妙。

「我們回來了!」科爾帶著兩個男生滿載而歸,足足七八條大魚。

雖然整個晚上謝盼盼逮住機會就要挑釁她,沈公主看在美食的份上不和她計較,可是要休息的時候,謝盼盼突然跑過來說。

「沈小姐,麻煩你陪我去洗澡吧。」

剛從小熙那邊洗碗回來的席純楞了:「你沒事吧?水可涼呢!」

「我不怕,我必須得洗澡。」謝盼盼堅持道,「沈小姐難道要拒絕客人的要求嗎?」

沈公主心想,我就不信去了你敢下水。

「走吧!」她拿上牙刷和毛巾站起來,「我正好也要去。」

許靜都熱好一鍋洗臉水了,想說什麼帶眼睛的男生正好叫她,她馬上把鍋交給席純跑人家帳篷里去了。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營地周圍有燈,到也看的清楚。小溪旁邊已經沒有人了,畢竟現在只有十幾度,而水裡的溫度還要更涼。

「你確定要下去嗎?」沈公主洗了把臉,溪水冰涼,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謝盼盼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直接就把腳伸了進去,然後就開始鬼叫。

「啊啊啊!好涼好涼,快點拉我上去!」她沖沈公主吼,結果沈公主伸手去扶她的時候,謝盼盼腳一歪一屁股坐到溪水裡了。

這下更不得了,她連蹦帶跳的往岸上跑,還不小心把沈公主也撞了下去。

「嘶」沈公主呲牙咧嘴的跳上岸,剛抬起頭就見謝盼盼伸手朝她的臉扇過來。

啪!

「你還敢攔?」

謝盼盼的手臂在半空被沈公主攔了下來,她惱羞成怒的喊道:「你害我摔進水裡,打你一巴掌都是輕的,你竟然還敢攔我?」

「怎麼了?」不放心的科爾和席純正好過來,見到兩個人都濕漉漉的嚇了一跳。

沈公主收回手,把濕了的運動鞋脫下來。謝盼盼惡人先告狀:「我就說她不專業,看看吧!剛剛把我摔到水裡去了。」

說完,她還打了個噴嚏:「你說出了事你們俱樂部負責的,我看你現在要怎麼負責?」

「這裡天冷,我們先回去再說。」科爾把外套脫下來給謝盼盼披上,偷偷看了沈公主一眼。

沈公子對他搖了搖頭,科爾會意,對她使了個眼色。

席純趕緊去扶沈公主,兩個人落在後面她小聲問:「她說的不是真的吧?」

「不是,是她自己摔的,我去扶她,她把我推進水裡了。」沈公主實話實說。

「我就知道!」席純憤憤道,「她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陷害別的女生,然後就用錢打發人家。」

沈公主冷冷的說:「我沒那麼需要錢。

「我知道我知道!」席純以為沈公主覺得自己的自尊被傷害了,感覺安慰她,「放心,有我們在,頂多讓她發發脾氣,不會真把你怎麼樣的。」

帳篷外面,許靜獃獃的看著彷彿從天而降的男人。

「你你找誰?」

「沈公主。」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