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四十三章 沈公主失蹤了

第二百四十三章 沈公主失蹤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19

司馬容還沒來得及找部隊的手下幫忙,就接到了一個好友的電話。

「司馬。」

「喬納森?」

喬納森是國際刑警,他最近正在跟蹤一個毒販。

「那傢伙幾個月前去了洛城,或者是在你們附近的省?」喬納森在電話里抱怨,「那傢伙特別愛偽裝,我們甚至連他到底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司馬容的腦子裡閃過什麼:「你確定他在洛城附近?」

「這個可以確定。」喬納森保證道,「不然我也不會找你幫忙啊!我把他的資料發給你,你看看?」

幾分鐘後,司馬容在郵箱里看到毒販的資料,再看到最後一句話時,他猛的掉頭一踩油門而去。

「怎麼好好的就走了呢!」約翰老爹正在和賴麗抱怨,「我還沒有感謝人家救了你,至少應該帶點土特產走。」

賴麗把盤子擦乾淨放回柜子里:「爸,你就別念叨了,他們不會介意的!」

「我當然知道人家不介意,是我自己過意不去啊咦?司馬先生你怎麼回來了?」

司馬容站在餐廳門口,把老約翰嚇了一跳,尤其是他的表情那麼凝重。

「我要知道你之前男友的事情,越多越好。」他徑直走到賴麗跟前,「先帶我去他住過的房間。」

賴麗臉色一下子慘白,任由誰這麼直接的揭開傷口也受不了。

「司馬先生,你這是」老約翰也心疼女兒。

「你之前那個男友,是國際刑警正在通緝的毒販。而現在,我的女朋友可能在他手上。」

資料上的最後一段。

該毒販最近一次喬裝是一位流浪畫家

「這就是他的房間。」賴麗弄清楚事情的由後,馬上帶司馬容上了頂層最裡面的一間房。「東西都沒動過。」

司馬容一點一點的看過去,不放過一個細節。

「他是左撇子?」

賴麗有些驚訝他是怎麼知道的:「是啊!」

「他的左腿是不是受過傷。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你你怎麼知道的?」賴麗不可思議的看著司馬容,「他說他的腿出過車禍,所以一旦走快了就會跛。」

司馬容沒和她解釋自己是從一些生活細節上發現的,進衛生間看了一圈,又從垃圾桶里翻出幾張畫稿。

「這都是他畫的?」

「嗯。」賴麗有一瞬間的傷感,但是馬上又堅強起來,「我想起來件事,有一次我幫他收拾房間,發現垃圾桶里有一瓶治療哮喘的噴霧劑。」

司馬容翻東西的手頓了下:「他有哮喘?」

「我不知道。」賴麗搖頭,因為沒有見他發過病。」

「謝謝你。」司馬容走出房間,想起什麼又扭頭道,「你剛剛的線索很重要!」

賴麗臉紅了紅:「不不客氣,能幫上忙我很高興。」

司馬容離開農場,拿出手機給沈王爺打電話。

「你的人查到什麼沒?」

「剛剛收到消息,找到那輛車了。」沈公子的地下信息網龐大,只要你沒飛出地球,早晚都會被揪出來。

司馬容:「在哪?」

「已經進了洛城。」沈王爺好像也在車上,「我已經讓人封鎖了所有洛城的高速路口,他插翅也難飛!你那邊查到什麼沒?」

「是個被通緝的毒販,之前的身份是流浪畫家。左撇子,可能有哮喘病。」他頓了一下,「最近洛城有沒有什麼關於上個世紀珠寶首飾的展覽或者拍?」

沈王爺一時有些跟不上他的節奏:「什麼意思?要給公主買首飾也不用湊在這種時候。」

「你記得之前我們為什麼留宿在農場嗎?」司馬容說,「那個農場主的女兒,就是我們那晚報警救的人。」

聽完司馬容講的,沈王爺在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你的意思是那個毒販拿走對方的首飾是有預謀的?」

「我問過農場主人,他妻子家裡很有錢,留下來的首飾都是祖傳的古董。」司馬容目光冷厲,「如果你是那個毒販,你會主動進城嗎?」

沈王爺明白了:「所以他沒錢了,帶走那些首飾是為了變好繼續逃亡。」

掛了電話,沈王爺馬上叫人去查這幾天有沒有什麼珠寶方面的展覽或者拍,同時也讓沈黃親自去找洛城的幾個珠寶大戶,以及一些地下見不得光的拍所

「公主在壞人手上嗎?」一直坐在旁邊的項小熙全程聽下來也明白了什麼情況,「媽和爸還有爺爺不知道。」

「嗯,暫時先不告訴他們。」沈王爺握住她的手,「抱歉,要提早結束送你回家。」

項小熙卻搖搖頭:「我不會,你去哪?」

「我去和司馬容匯合。」沈王爺低頭親了她一口,「放心,我會把公主帶回來的。」

項小熙還是搖頭:「我不回家,我不會撒謊。」

「」也是,要是她一個人回去,張宓一問什麼就都交代了。

沈王爺想了想:「那我們去酒店,你在那休息休息,我讓沈藍跟著,有事就找他。」

為了安全,沈王爺選擇自己家的酒店,頂層全部是私人預留,電梯有密碼不會有人上來打攪。

「我走了。」扶著項小熙進去,又吻了吻她才離開。沈藍就坐在客廳里當木頭,項小熙看了會電視,覺得無聊就走到涼台外面。

此時夜幕降臨,下面的車水馬龍像一條光鏈,項小熙無意間扭頭,瞳孔驟然放大。

「少夫人?」沈藍他們已經改了口,見她神色慌張的出來趕緊迎上去。

項小熙拽他:「公主,公主在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