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吵架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吵架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24

我正在追求她。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棉、花『糖』小『說』鄉村暁說

司馬容一句話,兩個女人楞了。

「呵呵!」沈公主沖還一臉獃滯的賴麗笑了笑,「你慢慢畫啊,我們去周圍轉轉。」說完拉著司馬容就走。

等走遠了,她瞪著一臉泰然的男人:「你又用我做擋箭牌!」

「我沒有。」司馬容盯著她,「你」

「閉嘴!」沈公主兇巴巴的說,「那妹子就是沒見過什麼世面,對你充其量就是個嚮往,你幹嘛要把人家那點念想都掐滅。」

司馬容的眼神變了:「你的意思是我應該任由她喜歡我?」

「怎麼可能?」沈公主一臉你傻呀的表情,「我們明天就走了,到時候她去哪找你?我的意思是,別那麼殘忍,讓她有點希望也好啊!」

沈公主沒看見司馬容陰森的表情,還在說:「小女生嘛,都是這樣!別把她們當成那些名媛,不用一竿子打死噠!」

「啊?你幹什麼去?」看見司馬容轉身要走,沈公主拉住他。

這才發現男人的臉色有多難看,嚇了她一跳:「怎怎麼了?」

「沒什麼。」司馬容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說,「走吧,你不是還要轉轉嗎。」

轉毛線啊,你那張臉一副要吃人的模樣,誰敢跟你轉轉啊

一直到晚上,司馬容的臉色都陰森森的,晚飯也沒怎麼吃。

「你的到底在生什麼氣?」沈公主在餐廳門口把人攔住。

「沒有。」司馬容低頭不看她。

沈公主扯著他的頭髮把臉抬起來:「你這張臉像是沒事嗎?我哪裡讓你不高興了?」她也挺生氣,明明就沒說什麼啊!

「你想知道?」司馬容又用那種幽幽的眼神盯她了。

沈公主撇嘴:「廢話,誰願意看一張二五八萬的臉?」

「是你求我說的,不是我要說的。」司馬容突然傲嬌起來,沈公主抽了抽嘴角,「你到底說不說?」

司馬容一邊走一邊說:「換個地方。」

兩個人來到馬棚外面,司馬容一邊喂上午他騎過的那匹馬,一邊用幽幽的眼神瞟她:「隨便給別人希望,然後在轉身離開,這就是你的仁慈?」

「你」沈公主被這話驚到了,怎麼聽上去自己這麼渣呢?

「我不是她的誰,更不認識她,一個陌生人對我而言和這些花花草草沒什麼區別。」司馬容冷哼,還不如花花草草,花花草草才不會當電燈泡。鄉村暁說

沈公主瞪圓了眼睛:「你在教訓我?」

「不是。」司馬容輕飄飄的說,「我是在教育你。」

「哈!」沈公主覺得要氣死了,狠狠踹了他一腳,「你憑什麼教育我?你又不是我爸不是我哥也不是我爺爺!」

司馬容不痛不癢的看著她:「我不是正在追你嗎。」

「呵呵」沈公主以為他還在開玩笑,兇狠的瞪了他一眼,「那你下輩子也追不到!」說完轉身就跑了。

司馬容在原地思索,明明上輩子就追到了

兩輩子加起來都不了解女人的司馬容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慢悠悠的走回旅館,路過沈公主房間的時候還敲了敲。

「明天早點起,我們要離開了。」

裡面沒動靜,司馬容問過樓下小哥,知道人已經回來了,也沒在意。不過想到她剛剛生氣的模樣,雖然覺得很漂亮,可還是有些心疼。

「等回去我請你吃好吃的。」於是他又補了一句,才回房睡覺。

第二天早上他先去騎了一圈馬,回來叫沈公主起的時候,外國小哥抱著框蘿卜進來。

「咦?您沒和那位小姐一起走嗎?」

司馬容臉一沉:「她走了?」

「是啊,我去園裡拔蘿卜的時候看見她離開了。」外國小哥很會察言觀色,看司馬容那樣馬上說,「您既然還在,那她肯定是出去逛了。」

司馬容卻一邊上樓一邊叫他:「快幫我開門。」

「啊?哦!」

房間里沒人,沈公主的包包和昨天在小鎮買的東西都不見了,頭柜上還留著房間鑰匙。

「好好像是真離開了呢!」外國小哥陪著笑臉,「那您是不是也要退房啊」

嚶嚶嚶!這個男人的臉上好可怕,我會不會被吃掉!

司馬容開車離開的時候,賴麗看見了追出來。

「你們要走了嗎?怎麼沒看見那位小姐?」

都是這個女人害他們吵架的,司馬容冷冷看著她,發現對方的眼神一片清明之後,壓下了暴虐的情緒。

「她去附近逛逛,我去接她。」說完一踩油門。

賴麗在後面揮了揮手:「歡迎你們下次再來玩啊!」

正像沈公主說的,少女只是見識太少,一時被司馬容迷住。待知道自己和對方的距離後,很快那點仰慕之情就消散了。

「」司馬容心裡彷彿明白了什麼。

可現在關鍵的問題是要趕快找到那丫頭!

沈公主從農場出來,先是搭了一段運蔬菜的馬車,到了高速公路口上,她就開始攔順風車。為了安全起見,她特意只攔女司機的車。

「難道女司機都不出門嗎?」一個小時候過去了,她還是沒攔到。

就在沈公主打算豁出去,隨便攔一輛時,終於發現行駛過來的紅色商務車裡坐著一位女司機,她趕緊把手伸出去。

「不好意思,能不能讓我搭個車,我去洛城!」沈公主見車停下來,趕緊迎上去,「我可以付車費的!」

車窗緩緩搖下來,露出張蒼白的臉。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