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四十章 越開越遠的路程

第二百四十章 越開越遠的路程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868

沈公主哭喪著臉,看著剛剛路過的指示牌。$棉、花『糖』小『說』

「你這是開到哪去了?」

「我是按照導航儀開的。」司馬容一臉無辜,「要不再左拐試試。」

沈公主抬手打斷他的行為:「你!停車。」

司馬容乖乖把車停好,此時兩人已經在繞城高速上

「下去!」沈公主踹了他一腳。

司馬容又乖乖下車。

「走開!」沈公主把他擠到一邊,自己坐上駕駛座。

「我自己開。」她瞪了一眼坐到副駕駛上的男人,「要是再讓你開,我們天亮都到不了家。」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遠處的高樓偶爾有燈光閃現,看樣子他們還離城市不遠。

「真是夠了,你是路痴嗎?」沈公主一邊慢慢倒車,一邊吐槽,「你們部隊招人的標準就這麼低嗎?真要是打起仗來,你不會跑到敵軍去嗎?」

司馬容遞給她一瓶打開的礦泉水:「我只是太久沒回來,路況不熟悉而已。」

「好!」沈公主接過來不客氣的喝了幾口,然後又塞回他懷裡,「是你瞎,還是我瞎?不認識路也不會看路牌嗎?」

司馬容默默的看著她:「我之前問過你的」

是,一個小時前他隨口問了句是往右走嗎?然而沈公主錯過了路牌,又因為是不熟悉的街道,所以就看了看導航儀。

「呵呵!你還有臉說?」沈公主怒了。

誰會知道這傢伙的導航儀是十年前的?尼瑪那還能導的對??

「你」

「你什麼你?」沈公主兇狠的瞪了司馬容一眼,「我和你一定是八字犯沖,怎麼就那麼倒霉呢?」

如果只是單純的走錯路,大不了返回去就行了。可是偏偏在要掉頭的路口出了交通意外,堵車不算,連路後來都給封了。

「本來就繞遠了,你還又走錯!」沈公主一臉兇殘的打了把方向盤。

「那」

「閉嘴!」她再一次打斷司馬容的話,「看看你走的?只能上繞城高速才能繞回去。」

司馬容默默收聲,看著車窗外的景象彎了彎嘴角。

沈公主可沒看見,她還在繼續抱怨,等到又看見一個路標指示牌時,突然一個急剎車。

「怎麼回事?」

那路標上的高速標誌是幾個意思?

「就是告訴你我們現在在高速公路上。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耳邊傳來淡定的聲音,沈公主卻只想捏死他,然後在捏死自己。

「我什麼時候開上高速了?」

「之前那個路口,應該左拐,你右拐了」司馬容又把擰開的礦泉水遞過來。

沈公主直接推開:「你看見了怎麼不說?」

「我一直想說,你不讓我說。」

沈公主:#

「還是我開吧」司馬容看看錶,「天要黑了,離下個路口還有八十多公里。」

如果他們不能及時掉頭下去,那麼恐怕就真要開到鄰省去了

「天啊!」沈公主抓狂的喊了幾聲,賭氣似的跳下車。

司馬容換到駕駛座上提醒她:「要不要給宓姨打個電話?」

「打!」沈公主咬牙切齒的按下號碼,「媽,我被綁架了,趕快報警!」

電話那邊的張宓嚇了一跳,正努力勸媳婦多吃一點的沈王爺沖她比划了一下,張宓反應過來。

「你這孩子又胡說了,不是和小榮在一起嗎?」

「綁架我的就是他!」沈公主憤憤道,「他開車迷路我們現在在高速上!!!高速上啊!!!」

張宓把手機拿遠一點:「你把電話給小榮。

「給你!」沈公主把手機往司馬容這邊一丟,男人利落的接住,「宓姨。」

「嗯,我知道。」

「好!放心。」

沈公主幸災樂禍的等著他被罵呢,就看見沒說幾句司馬容就把電話掛了。

「喂?媽?」她搶過來對面已經是盲音。「誰讓你掛斷的?」

司馬容看了她一眼:「宓姨掛的。」

「我媽說什麼了?」沈公主完全相信她母上大人能做出這種事。

「說如果天太晚就讓我們找個酒店先住下。」司馬容實話實說。

沈公主抓了幾把自己的頭髮:「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遇到你,你啊」她聲音一頓,差點咬到舌頭。

「你幹什麼急剎車?」沈公主捂著磕到的腦門,正想踹司馬容一腳,就看見路邊上躺著個人。

她楞了下,因為天已經黑了,看不到具體情況。

「你別動,我下去看看。」司馬容看了她一眼,忍著想去幫她揉額頭的衝動,開門下車。

沈公主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鬧,什麼時候應該安靜,所以她目不轉睛的盯著,打算一有不對就報警。

「把車反鎖。」司馬容下去後敲了敲車窗。

「哦哦!」沈公主馬上按下鎖鍵。

司馬容慢慢走過去,發現地上躺著的是個女人。他先從頭到尾把人打量了一邊,確定身上沒有可能攜帶武器,這才蹲下探了探鼻息。

「一個女人,暈倒了。」很快他走回車跟前說。

沈公主啊了一聲:「那我報警。」

報了警之後她又叫了救護車,完了看見司馬容準備發動車子。

「我們就把人丟在這?」沈公主不可思議的問,不是應該把人先弄上車嗎?

司馬容停下來看著她:「等會會有別的車。」

「那萬一沒看見呢?」沈公主指了指天,「都黑了!」

「那你想怎麼辦。」司馬容一副你真任性,好吧我遷就你的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