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司馬容還在行動!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司馬容還在行動!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93

沈公主小時候曾經出席過一次這樣的宴會,那是一部動畫片電影的慶功宴。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她非常喜歡裡面的小動物,於是沈公子便帶她來見幕後的配音演員。

結果有個小模特竟敢當著她的面沈公子,雖然當時就被沈公子打了臉,但是也讓小小年紀的公主噁心了一把。

「如果是我,在那女人沒開口之前就把人解決了。」司馬容聽完她講的為什麼很少來這種場合不得不說的往事後,把車停好。

「那種女人一腳踹死也就罷了。」

沈公主狐疑的看著他:「我還是覺得你自打上次醒來後就奇奇怪怪的」

「哦,有嗎。」司馬容拉開車門請她下來,「可能人在死亡邊會看到前世今生,所以一時間有些混亂。」

沈公主哈了兩聲:「那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司馬容突然頓了一下,站在宴會廳門口不動了,「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沈公主往大門裡面張望,已經看到了好幾個明星。

司馬容眼神幽幽的開口:「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喜歡上的人和曾經討厭的人是同一個,你會怎麼辦?」

「唔有多討厭?」沈公主覺得自己是個寬容的好孩子,「一般只要不是人渣,我就算不喜歡,也不會多討厭。」

「覺得和那人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甚至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喜歡他。」司馬容覺得自己在沈公主心裡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沈公主馬上說:「那得多崩潰啊!」

「不能接受?」

「當然不能!你想啊,你要是覺得一個人跟你不合適,壓根就把對方放在一輩子做朋友,或者路人的角色了。然後突然知道他就是心裡一直喜歡的人那個」

沈公主搖了搖頭:「太打擊人了,分明是全宇宙的惡意!」

「咦?你去哪?」見司馬容轉身要走,她拽住他的袖子。

司馬容僵直著背,幾秒鐘後才回頭:「沒事,進去吧。」

因為是幾千萬的大,所以慶功宴的菜色也自然讓人滿意。沈公主一邊吃吃吃,一邊看著那些女明星勾心鬥角。

「要不要合影?」司馬容一直站在她身後,保證一有突發事件伸手就能抓到她。

沈公主搖頭:「不用,我就想看看配那個綠色機器人的是誰。」她一臉戲謔的朝司馬容笑。

司馬容彎了彎嘴角:「看到了嗎?」

「嗯,那邊那個!」沈公主指了指不遠處,目光卻突然被一片雪白擋住了。

她後退了一步才看清,原來是個漂亮性感的大胸女人。

「我以為看錯了,真的是司馬先生!」女人顯然很高興,舉著酒杯的手都有些不穩。

沈公主一臉看吧,果然還是來了的表情。然後不動聲色的又後退了幾步,站到了司馬容身後。

「走開。」司馬容覺得噁心。

剛剛他還說要在人開口之前就解決,這個女人跑來是挑釁他嗎?

無辜的美女完全不知道司馬容的心態,聽他這麼說,有些尷尬,又一副傷心的樣子道:「司馬先生不記得我了?以前我曾經當過你的舞伴。」

「我沒有和女人跳過舞。」司馬容扭頭和沈公主說。

沈公主嘴角一抽:「你不是應該和這位小姐說嗎?」

那女人顯然是剛混進這個圈子,否則不會認不出沈公主。在她看來這個女孩遠遠沒有自己對男人有吸引力,也不可能是司馬容的女朋友。

「這個小妹妹是來看明星的嗎?」於是她自作聰明的遞了杯果汁過去,「喜歡誰,我幫你介紹啊!」

沈公主並沒有接,但是也不想破壞司馬容的**,於是乾脆扭頭走到一邊去了。

「哎呀!現在的小女孩真是沒禮貌,怎麼連個啊」

她尖叫起來,看著自己胸口紅色的酒漬。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說她的不是。」司馬容陰森森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一隻手臂正要抬起來把她丟出去,卻觸碰到了柔柔軟軟的觸感。

「你瘋了?」沈公主小聲說,「難道真要在大庭廣眾下動手?」

司馬容捨不得手中的觸感,可也知道自己剛剛失控了。從他有了前世的記憶後,這種情況經常會發生。可不管是楚離還是司馬容,他們都只為了一個女人。

「她挑釁你。」恢復情緒後,司馬容的身體放鬆下來。

沈公主收回手,抱胸看著怒氣沖沖瞪著自己的女人。

「女人的事情,女人自己解決。」

司馬容摸了摸額頭,站在一旁不吭聲了。

「又不是我潑的你一身,你死瞪著我算怎麼回事?」沈公主好笑道,「吸引男人注意沒什麼,可要踩著別人去勾搭,就別怪別人不給你面子。」

世家千金的氣勢這一刻表現的淋漓極致,沈公主再怎麼調皮搗蛋,氣質和修養也是這些半路出道的小明星比不了的。

所以一瞬間就把那女人震住了。

「你憑什麼這麼說?」反應過來後,女人急了。

她好歹是個當紅女星,這麼多人看著,沈公主剛剛的話無疑會讓她成為笑柄。

「不然呢?」沈公主笑了笑,「那這位小姐你剛剛又憑什麼評價我?」她收起笑容,冷著臉道,「借用剛剛一句話,你以為你是什東西!」

女人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完全失去了理智。正想抬手打人,眼角突然看見了什麼,頓時變了臉,變成了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

「你你怎麼能這樣侮辱人,我我什麼都沒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