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外結束的蜜月

第二百三十三章 意外結束的蜜月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48

呂一自己都不知道他哪來這麼大的勇氣,到了遊艇上看到那幾個保鏢都不像是普通保鏢,他就知道這船上的人估計不是一般人物了。

「呂先生,我們老大請你進去。」

當對方一口就叫出他的名字時,呂一更加無措。腦子裡已經開始想像自己要被所謂的老大丟到海里餵魚去的畫面,差點就轉身下船。

可是一想到剛剛的美人,他決定豁出去!

「聽說呂先生要見我?」

呂一抬頭一看,第一眼看到一個漂亮又邪魅的男人,正目光冰冷的看著自己。然後他沒來得及害怕,就聽到一聲喵叫。

再一看,他就興奮了!

「你好!你好!」呂一看到坐在那抱著貓的美人時,就什麼都忘了,抬腳就要奔過去。

結果被身後的保鏢攔住。

「呂先生」沈王爺對這個愚蠢的畫家更不滿了。

「喵喵喵」敢窺視哀家的美人,撓死你!

見一人一貓眼神不善,呂一打了個哆嗦。

「不不好意思,我我是個畫家,我」話沒說完他就覺得太蠢了。對方既然知道他的名字,自然也知道他的身份。

呂一冷靜了一下,重新開始打招呼:「你好,我覺得這位小姐非常美,想給她畫一幅畫,不會佔用多少時間的,我」

「呂先生。」沈王爺將項小熙摟進懷裡,「很感謝你對我妻子的讚美,不過我們正在渡蜜月,不希望別人打攪。」

「真的是夫妻?」呂一蠢蠢的瞪大眼睛,指著項小熙,「明明她看上去那麼年輕!」

沈王爺的眼神更陰森了:「呂先生的意思是我很老?」

「不不不!」呂一趕緊擺手,「我我的意思是你的妻子她看上去很年輕」

和沒說一樣

身後的沈綠都快笑死了,這個大畫家的智商真的沒問題嗎?掛不得人家都說天才和白痴就在一線之間。

「你願意給我們畫像嗎?」項小熙聽見他主動提出來,很高興。不然她還在想要怎麼請人家給自己畫,畢竟聽沈王爺說對方是個挺了不起的人。

呂一完美的忽略了我們兩個詞,只聽到美人問他。

「願意願意!當然願意!」

項小熙看看沈王爺,後者原本陰沉的臉瞬間溫柔起來:「好,你喜歡就讓他畫。不過不是現在。」

說完他抬頭看向呂一,表情又恢復成陰森的模樣:「呂先生,我知道你輕易不給人畫像,這次就當我請你。費用你可以自己開,另外我希望重新約個時間,你方便去我們家嗎?」

「方便!方便!」呂一以為沈王爺不會同意,畢竟他看上去佔有慾那麼強。

等到他被請下船,又暈暈乎乎回到自己遊艇的時候,才猛的驚覺對方根本沒有給他方式,甚至姓名地址也不知道。

「師兄,你就這麼被人糊弄回來了?」齊婷婷生氣的問他。

她是呂一師傅的女兒,雖然她父親早就在作畫上指導不了呂一,但是呂一一直把他當師傅。所以兩人之間也算是師兄妹,並且齊婷婷知道家裡一直想讓她嫁給呂一。

無奈這個獃子眼裡只有畫畫

「我再去問!」呂一站起來就要下船,卻看見不遠處的遊艇已經開出了港口。

齊婷婷攔住他:「行了,你好歹是個著名畫家,他們不珍惜是他們的損失,你」

「他們知道我是誰。」呂一失落的走進船艙里,「那對夫妻不是普通人。」

他只告訴齊婷婷對方答應了他日後去畫像,其他的都還沒有說。

「夫妻?不是小三?」

「你怎麼總這麼想別人?」呂一不滿的看了她一眼,「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夫妻。」

齊婷婷撇撇嘴,有些妒忌的道:「鬼才知道是什麼夫妻,那些有錢人哪有帶自己老婆出來玩的!還有,你見過那男的了,很老吧?」

「你自己玩吧,我要回去了。」呂一看都不看她,板著臉走了。

齊婷婷呸了一口:「有什麼了不起的,要不是因為你有錢有名,我才不耗在這陪你!」

呂一剛剛發動車子,就見有人朝這邊走過來,他眼睛一亮急忙下車。

「呂先生,這是我的電話,下個月你可以和我,我們老大的家在米國洛城,你可以去嗎?」

「去去去!我當然可以。」呂一激動的接過來,他還以為就此和美人相忘於天涯了

沈綠忍著笑:「那好,到時候定好時間,我會去機場接你的,再見!」

「再見!」呂一衝著沈綠的背影揮手,「謝謝你啊!」

真是個獃子

這段小插曲並沒有給沈王爺夫婦留下印象,他們繼續旅程,終於在出門兩個月後結束了這趟蜜月旅行,而原因是

「哎呦!快快快,趕快坐下。」

張宓笑的合不攏嘴,扶著項小熙走到沙發前坐下,沈霸天和沈公子把人圍起來七嘴八舌的問。

「有沒有不舒服?」

「想吃什麼?」

「冷不冷?熱不熱?」

被擠到一邊的沈王爺黑著臉把三個人推開,小心的將項小熙抱到腿上:「你看,我就說他們都不是真心疼你的,知道你懷了孕才對你這麼好。」

沒錯!項小熙懷孕了。回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沈王爺就一頭黑線。

「小熙」男人咬著項小熙的耳垂,手在被單下面遊走。

項小熙迷迷糊糊的看了眼時間,剛剛早上七點多。

「走開」她特別的困,渾身一點勁都沒有。

沈王爺像只永遠吃不飽的狼,一邊說著好一邊把人壓到身下。以往項小熙也就由著他了,可今天不知道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