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的司馬容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古怪的司馬容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008

張宓他們回來的時候,發現沈公主躲在被子里哭。「丫頭?」沈霸天嚇壞了,「誰?誰欺負你了?」沈公主抓著被子不讓他們動。「你們別理我,我沒事。」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沈公子想了想:「是不是因為讓你把東西還回去不高興了?」「啥東西?」沈霸天還不知道家裡阿姨把東西送到醫院去了。張宓當時在場,還是她拿進去的:「就是之前人家墓里那玩意。」「死人的東西不吉利啊!」沈霸天是個孫女奴,「丫頭想要爺爺給你找個一模一樣的去。」沈公主猛的坐起來:「我是剛剛看電視劇感動的,你們別胡亂擔心!」「真的?」張宓懷疑的看著她,「你可很少看電視劇。」「是一個關於狗狗的。」沈公主邊說還特意摸了摸眼淚,「好了,我去洗把臉!」她跳下跑進浴室里,「對了,司馬容還沒醒嗎?」張宓幫她把被子疊好,沈霸天和沈公子見沒事已經下樓去了。「沒有,等專家會診出結果再看吧!唉,好好的孩子怎麼就突然昏迷不醒呢」沈公主自己還失戀著,哪有空管司馬容的死活。心不在焉的又過了半個來月,這天晚上司馬老頭打來電話說司馬容醒了。「太好了,我們明天過去看看!」「對對對,最好檢查一下,看看有什麼後遺症沒。好,好的!」沈霸天掛了電話,高興的鬍子都飛起來了:「容小子醒了!」「我們聽見了。」沈公子一臉納悶,「這傢伙說昏迷就昏迷,說醒來就醒來啊」之前專家會診,討論來討論去也沒個結果。後來認為司馬容曾經掉進墓里磕了腦袋,可能那時候就受了傷。但是他身體底子好,當時沒什麼反應。腦袋裡的內部結構那麼複雜,誰知道哪天就出問題了,所以才導致他會突然昏迷。「那些個專家不過是給他們自己找個說法。」當時沈霸天曾經不屑的說,「以前還說我身體不好活不過60呢,我現在不是活蹦亂跳的?」沈公主對此事沒什麼意見,第二天早上卻硬被張宓拉去了醫院。「你們來啦!」白琳正好從病房裡出來,看見他們很高興,但是沈公主覺得她表情有點奇怪。張宓也發現了:「沒事吧?」她以為是司馬容又不好了。司馬鈴跟著也從病房裡出來:「我哥不讓我陪。」說完她發現了沈家人也在,擠出個笑容來。「小容他」白琳不知道怎麼說。到時候剛見完醫生的司馬老頭無所謂的擺手:「別那麼緊張,醫生不是說了嗎,人昏迷那麼久,難免性格有些古怪,過一段時間自然就好了。」「我知道了爸。」白琳嘆了口氣,「哦對了,你們進去看看吧!不過如果小容有什麼地方不周到,請別介意,他」張宓笑了笑:「瞧你說的!小容剛醒來,還是病人呢,我們哪裡會和他計較。」「就是就是!」沈霸天推開病房的門走進去,「容小子啊,你沒事」他後半截話生生卡在了嘴裡,一臉懵逼的看著上的人。「容小子?」沈霸天不確定的喊了了句。沈公主從後邊探出個腦袋一看,呵!這傢伙是換了張臉嗎?五官還是之前的,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和眼神都不一樣了「容小子啊!」沈霸天仔細盯著他,「你沒事吧?怎麼一臉誰欠了你幾百萬似的。」張宓心裡也突突,這人的氣質一變,怎麼變化那麼大。「小容。」白玲用眼神示意他,「沈爺爺和張阿姨專門來看你的!」司馬容的表情很奇怪的變化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沈爺爺,宓姨我沒事。」「那你臉怎麼那麼臭?」沈公主撇了他一眼,「不會是失憶了吧?」「好好的我怎麼會失憶。」司馬容的氣質突然變了,變成了正常的司馬容。他笑了笑:「倒是你,小玲說她之前和你說話口氣太重,希望你別介意。」「奇奇怪怪的」沈公主退到家長們身後,懶得理這個男人了。張宓見司馬容恢復了正常,心也放了下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這回可把大家嚇得夠嗆。」「醫生檢查了嗎?」沈霸天問。「檢查了,說沒什麼事。」白玲覺得回頭要去廟裡拜拜,今年他們家太不順了。司馬容一臉歉意的看著大家:「是我不好,讓你們擔心了。」「這孩子!」沈霸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等出了院去我家吃飯!」沈公主一直在後面做鬼臉,走的時候還衝司馬容吐舌頭。司馬容和沒看見似的和大家揮手,誰都沒有注意他眼底時不時閃過的陰冷。「別以為我沒看見你剛剛在做什麼。」出了醫院坐上車,張宓教訓沈公主,「這麼大的姑娘還以為自己是小孩子呢?」沈公主瞪眼睛:「媽!我是不是你親生的啊?怎麼老幫著外人說我。」「我們是去探病的,你看看你的態度」「我態度怎麼了?」沈公主不服氣,「我又沒說什麼。」沈霸天偷偷沖她比劃,意思是別和你媽頂嘴。可沈公主心裡特別委屈,她現在可在失戀啊!而失戀的罪魁禍首就是司馬容!怎麼可能再給他好臉色「那個我說啊」沈霸天見她還嘴硬,只好自己打岔,「王爺和小熙到哪了?沒打電話回來嗎。」張宓瞪了沈公主一眼:「前兩天說在希臘,應該快回來了。」藍色的愛情海岸,一身白色長裙的項小熙站在船頭,海風吹過她的長髮,形成一道絕美的風景。「你站在橋上看風景,卻不知道在我眼中,你早已是另一道風景」不遠處的另一艘遊艇上,有個拿著畫板的男人激動的揮著筆,想把美人畫進去。「你看清楚了嗎?」旁邊還有個年輕的女兒,「現在的漂亮女人十有都是整容臉,不然就是靠化妝。隔這麼遠哪裡看的清。」拿畫筆的男人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