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情深緣淺,夢裡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情深緣淺,夢裡夢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469

卓凡和了真和尚走了以後,張宓給沈王爺打了個電話,把了真的話告訴他。掛斷電話後聽到沈霸天沖著手機喊。

「好好的怎麼會昏迷不醒,醫生怎麼說?」

「好好,我知道了。」

沈公子好奇的問:「誰昏迷不醒了?」

「司馬容那小子。」沈霸天原地轉了兩圈,「你們準備一下,我們去醫院看看。」

沈公主吃完飯又上樓洗澡,再下來的時候發現家裡空了。

「媽?你們去哪了!」她給張宓打電話。

張宓:「你現在馬上來醫院,就是咱們在第七街區的那家。」

「啊?哦哦好。」沈公主第一個反應是沈霸天生病了,二話不說就往醫院奔。等到了以後卻看見她爺爺和歐陽老頭站在病房門口嘆氣。

「媽?」沈公主納悶了,掃了一圈沒看見沈公子,「我爸病了?」

沈公子正好和司馬山從醫生辦公室里出來,聽到這話瞪了她一眼:「你是我親生的嗎?」

「不是你們都沒事,那啊!是司馬爺爺家裡」她反應過來。

張宓拉著她進病房:「是小容那孩子,今天突然暈倒了,現在都沒醒。」

一大早司馬容照舊去跑步,結果到了平時的時間還沒回來。一開始大家沒多想,後來司馬鈴出門,車開到半山腰發現暈倒在路邊的司馬容。

「醫生說他怎麼了?」沈公主站在病邊。

如果不是知道司馬容現在是昏迷狀態,光這樣看著和睡著沒什麼區別。

「檢查不出來。」白玲紅著眼圈,「沈伯伯已經把醫院裡最好的醫生叫來了,可就是檢查不出來。」

張宓給白玲倒了杯水:「醫生說他就像睡著了。」

「哪有人一睡不醒的。」沈公主暗中戳了戳司馬容的手,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

好吧她覺得自己挺傻。這傢伙怎麼可能會裝睡。

「你放心,我們已經去找米國最權威的醫生來會診,一定可以找到原因的。」張宓拍了拍白玲的肩膀安慰她,「小容這孩子平時身體那麼好,肯定會沒事。」

這倒是實話,沈公主覺得司馬容就是在荒山老林里待上一年也照樣活蹦亂跳的,哪那麼容易生病。

「媽」司馬鈴推門進來,「軍方來人了。」

白玲站起來,張宓皺了皺眉頭:「我也去看看。」

司馬容身份特殊,軍方這個時候來恐怕不是單純來探病的。

「公主,你和小玲留下看著。」

司馬鈴關好門,走回病邊坐下:「你是不是拿了我哥什麼東西?」

「」沈公主翻了個白眼,「不至於吧,你哥和你抱怨了?」這是有多小氣。

「你想多了。」司馬鈴現在自己懂事起來,就開始覺得沈公主不懂事,「聽我爺爺說過兩句,別人家祖墳的東西不吉利。我哥想要回來,你又不給。他問我女孩子喜歡什麼禮物。」

見沈公主咬著嘴唇,不要意思的低下頭。司馬鈴沒好氣的接著道:「他想送給你,把之前的東西換回來。」

「我我不是」

面對不無理取鬧司馬鈴,沈公主突然心生慚愧。再想到自己之前的行為,越發覺得自己這次太任性了。

「對不起」她站起來,「我馬上就回去把東西拿過來。」

司馬鈴沒說話,沈公主卻從她眼裡看到了輕視。她快步走出病房,幾乎是用跑的離開了醫院。

「我到底怎麼了?」一路上沈公主都在自我反省。

大言不慚的扣下別人的東西,人家來索要還惡言相向。到了家,她衝進房間從枕頭下面把盒子拿出來。

「如果還回去,就再也不會做夢了吧」沈公主喃喃道。

這才是她一直不想還給司馬容的原因,潛意識告訴她自己這段時間之所以會做那樣的夢,應該是和這件東西有關。

「不就是場夢嘛!」沈公主擦了擦眼角,「總不能一直活在夢裡吧。」

想清楚後,她跑到樓下找阿姨。

「我現在要睡覺,你等一會上去把這個盒子拿走,送到醫院給交給司馬鈴。」說完也不等阿姨反應過來,就又跑會房間,鑽進被子里就開始睡覺。

「再讓我夢一次吧至少再見他一次」

最近京城裡最大的八卦是心狠手辣的美王爺楚離向皇上求取湘宜郡主為王妃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湘宜郡主是京城頭一號的貴女,聽說那張臉是連女人都可以迷倒的,要不是年紀小沒有及笄,恐怕說親的人早就把門檻踩破了。

「你確定是柳柳?」太子殿下此時特別幽怨的看著小夥伴。

楚離正在從御膳房送來的糕點裡挑挑揀揀,務必要親手選出看著最精緻最好吃的給自家王妃送去。

「她還有兩年才及笄,你等得住?」太子殿下提醒小夥伴,「柳柳那麼可愛,肯本就不適合你。你」

「你說她適合誰?」楚離抬起頭陰森森的看著他。

楚白才不怕他呢!從小就被瞪,早就習慣了。

「誰都不適合!」他坐下來一臉犧牲大我的模樣道,「我早就打算好了,等柳柳及笄就娶他當太子妃,到時候親自照顧她。」

沒注意小夥伴的眼神已經冷到要結冰了,太子殿下繼續巴拉巴拉:「京城裡這些個貴族子弟都不靠譜,咱們柳柳那麼可愛,又嬌氣,萬一嫁過去被虐待了怎麼辦?」

「所以啊!嫁給我好了。我會讓她繼續舒舒服服的過日子,也不用看人臉色,等以後」

「沒有以後!」

刷一聲,楚白的脖子上架了把劍。

「你你」他四下看了看,本來想叫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