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二十九章 婚禮

第二百二十九章 婚禮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48

項小熙坐在邊看著對面的婚紗,燈光下婚紗上的鑽石閃閃發亮,月光正好灑進來,凝成一地星鑽。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喜歡嗎?」沈王爺從浴室里出來,只圍著浴袍。

水划過他的腹肌隱入小腹,項小熙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不要總不穿衣服。」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今這男人越來越過分了,總是不穿衣服和她睡一起,還老趁著她被吻的暈暈乎乎的時候把睡衣給她脫掉。

「還有三天。」沈王爺靠在上看著她。

項小熙以為他是說婚禮,點點頭:「我看了視頻,知道過程,那天不會出錯的。」

「我是說再有三天就是新婚之夜了。」沈王爺看她的目光像團火。

他一直忍著沒做到最後一步,就是希望在特殊的日子裡完成對女人來說最神聖的儀式。而自己也將真正的擁有小熙。

「」項小熙板著臉關燈。

剛躺下,男人的胳膊就纏了上來。

「我幫你脫。」沈王爺在她的脖子上印下一串吻。

沈家的婚禮成了洛城的大新聞,受邀參加的媒體提前兩天就飛去了櫻花小鎮。而沈家人在婚禮的前一天乘坐私人飛機前往。

同行的還有其他三家。

「公主!公主?」張宓一臉無奈的看著昏昏欲睡的女兒。

沈公子坐在對面:「別叫了,讓她睡吧!」

「中午剛起來,這飛機才起飛她又睡著了,哪那多覺。」張宓有些不放心的摸了摸沈公主的額頭。

沈霸天覺得孫女的臉色不太好看:「是不是病了?」

「沒有啊!」張宓摸了摸自己的,「體溫正常。」

項小熙和沈王爺坐在另一邊,她探出個腦袋看了看:「黑眼圈更重了。」

「有嗎?」張宓趴到沈公主臉跟前仔細瞧了瞧,然後從包包里掏出在她臉上擦起來。

沈公主猛的睜開眼嚇了一跳:「媽!你幹什麼?好涼的。」

「你給我起來!」張宓拉住她就往衛生間走。

「怎麼了?怎麼了?」沈霸天和沈公子趕緊站起來。

沈公主一臉懵逼的被母上大人拽到洗臉台旁。

「把你的臉洗了。」張宓一指水龍頭。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洗就洗嘛!」沈公主嘟嘟囔囔的洗了把臉。

然後就聽見自家老爹和爺爺驚恐的叫聲。

「天!你這是多久沒睡覺?」

「我的寶貝孫女你怎麼了?」

沈公主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覺得他們特別大驚小怪。不就是眼窩深陷,黑眼圈重了點嘛!

「你每天那麼早就回房間睡覺,怎麼弄像個鬼一樣?」張宓看著她,一副不說清楚就要她好看的模樣。

「我哪知道啊!」沈公主眼神瞟了瞟。

她不想說自己每天晚上都在做夢,根本就沒有休息好。

「你」

「宓宓。」沈公子突然打斷她,「讓公主去休息吧,你看看她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見男人沖自己使眼色,張宓抿了抿嘴角轉身回到機艙里。

沈公主打著哈欠鑽進後面的睡房:「降落了再叫我啊!」

「睡著了?」沈霸天偷偷看了看,見那丫頭躺下沒幾秒鐘呼吸就平穩下來。

張宓把艙門關好回到座位坐下:「你們覺得那丫頭這樣正常?」

「臉色和氣色都不太對。」沈王爺凝著眉,「她晚上到底有沒有睡覺?」

「怎麼沒有?」張宓肯定的說,「我好幾次睡覺前去她房間看過,睡的和豬一樣死。」

沈公子:「那就不對勁了。」

父子倆對視了一眼,沈王爺先開口:「會不會是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沈公主之前去過墓里

「那是司馬家的祖先,要跟回來也是跟著司馬容那小子吧!」沈霸天瞪眼睛,「跟著我寶貝孫女*幹什麼?」

沈王爺想了想:「再觀察觀察,如果回去以後她還是這樣,就找人來看看。」

飛機落地後張宓去叫沈公主。

「這麼快就到了啊!」她伸了個懶腰,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沈霸天拉住她:「小心喲!別摔了。」

「爺爺你都不會摔,我更不會啦!」沈公主抱住老頭。

爺孫倆你戳我我戳你的下了飛機。

明天的婚禮在一個漂亮莊園里舉行,先來的客人都住在附近的酒店。莊園里只有沈家和司馬他們四家人,卓凡吃完晚飯就急匆匆的跑過來了。

「怎麼樣?」他燒包的轉了一圈,「我這身不錯吧!」

也不知道這傢伙怎麼想的,在伴郎服上鑲了很多碎鑽,那叫一個閃

「你這是打算搶我哥的風頭嗎?」沈公主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手裡拿著根雪糕啃,「穿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新郎呢。」

卓凡朝她丟了個抱枕:「叫哥!咦?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缺覺唄!」沈公主又打了個哈欠爬起來,「你慢慢臭美,我要去睡覺了。」

看著她走了卓凡才好奇的問:「那丫頭沒事吧?」

還在檢查婚禮流程的沈王爺看了他一眼:「你前幾年認識的那個大師呢?」

「她」卓凡的聲音猛的提高,見沈王爺瞪過來,又趕緊捂住嘴。

幾年前他被人陰了一把,倒霉了好幾個月還知道原因。正好遇見一個雲遊四方的和尚,對方不但幫他除了身上的不幹凈的東西,還帶他找到了背後之人。

「公主她身上有不幹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