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又做夢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又做夢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92

「司馬容?」贏成樂了。strong.la/strong

你說我們找半天找不見,你們到從地底下自己出來了。

「贏二少?」司馬容上一次見贏成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沈王爺伸出手:「我妹妹呢?」

「哥!」沈公主的聲音從地下面傳來。

司馬容猛的一跳,然後沈公主的腦袋也露出來了。

「呦!」贏成見兩個人都沒事,又開始嘴賤了,「這是誰啊?怎麼看著像老鼠!」

沈公主被她哥拖出來,一屁股坐在地上:「你怎麼把這個討厭鬼帶來了?」

「這就是狗咬呂洞賓啊!」贏成嘖嘖道,「為了找你我可在這破地方轉悠兩天了,記得回頭給我補償啊!不多,五百萬就行了。」

沈公主呸了他一口:「五塊都不給你!」

「好了,你還吵什麼。」沈王爺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知不知道把媽嚇死了快。」

沈公主吐了吐舌頭:「我也不是故意的」

「是司馬容把你綁來的?」沈王爺見她灰頭土臉的,又心疼,「先回去弄乾凈,等著回家收拾你吧!」

「哦」沈公主蔫噠噠的跟在後面走,沈王爺讓贏成盯著她,然後問司馬容這幾天的事。

司馬容將事情詳細講了一遍,沈王爺聽完問他打算怎麼辦。

「你先帶公主回去,我留下找人把墓挖開。」司馬容抱歉道,「這次是我不好,等我回去會親自上門向叔叔阿姨請罪。」

沈王爺擺擺手:「和你沒關係,她什麼脾氣我知道,我讓贏家的人留下來幫你,有什麼問題你隨時找贏成。」

為了懲罰沈公主這次的行為,她連贏家都沒回,就直接被送到機場去了。在自己家的飛機上鬼哭狼嚎了一個小時候,終於看到項小熙進了機艙。

「小熙!」沈公主撲上去,「我哥他虐待我!」

項小熙打量了她幾眼:「你沒事,媽很擔心。」

「」

沈公主抱著腦袋蹲下:「我知道我錯了,你們不用每一個人都說啊!」

「說了你都記不住。」沈王爺走進來,「我給你請了假,回去後老老實實在家裡呆著,什麼時候表現好了,什麼時候再去上學。」

沈公主楞了,刷一下站起來:「那我明年怎麼畢業!」

「那就後年再畢業。」沈王爺拉著項小熙進了機艙,「這麼著急畢業,你就不會曠課跑到這來。(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沈公主急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以為兩天就回去了,誰知道會被困在山上。」

「我只看結果。」沈王爺瞟了她一眼,抬了抬手示意可以起飛。

察覺袖子動了動,沈王爺低頭看見項小熙細白的小手。

「她知道錯了。」

沈公主眼淚汪汪的看著她:「嚶嚶嚶小熙!」

「知道錯了也沒用。」沈王爺把外套脫掉,給項小熙系好安全帶,「趕緊坐到一邊去,要起飛了。」

張宓知道女兒沒事後心才放了下來,沈公子板著臉:「等那臭丫頭回來咱們都別理她!」

「說的好聽,有些人一見女兒就什麼都忘了。」張宓白了他一眼。

沈公子瞪著一旁的沈王爺:「爸,宓宓說你呢!」

「唉,這下司馬老頭也能放心了,至於咱們家丫頭啊我看也別回華國了,畢不畢業的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家也不需要。」

張宓沒發表意見,自己生的女兒自己知道。沈公主要是那麼聽話的話,就不會偷偷跟著人家司馬容跑了

一路上沈公主繼續無精打采,到了飛機要落地,能看見她們家房頂時,又開始慌了。

「小熙!嫂子!等會你一定要幫我啊」她揪住項小熙的胳膊不放,沈王爺沒理她,拉著項小熙走到艙門口。

「沒用,我要是你就主動承認錯誤去。」

沈公主撇嘴:「我是要承認錯誤的呀但是萬一媽生氣的話,哥你要替我說話哦!」

「不管。」沈王爺瞪了她一眼,拉著項小熙下去了。

沈公主本來又想說他沒人性,誰知道跳下飛機就看見張宓沈公子還有沈霸天站在那看著她。

「媽」她低著頭慢吞吞的蹭過去。

張宓轉身進了屋子,沈公子在後面沖她使眼色。

「丫頭,你媽很生氣哦!」沈霸天也偷偷提醒她,「趕緊道歉去,不然她氣出個好歹,小心你爸揍你!」

沈公主哭喪在臉走進去,見張宓板著臉坐沙發上也不看她。

「媽」她揪著耳朵往地下一跪,「我錯了,我讓你擔心了,你打我吧!」

張宓冷眼看著她:「你這是算準了我不會打你是吧?」

「不不不!」沈公主趕緊搖頭,「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不該任性亂跑讓你們擔心。」

沈公子端了杯果汁出來遞給張宓:「你仔細看看咱們閨女,這才幾天啊,好像都瘦了呢!」

「該!」張宓看了沈公主一眼,「讓她下次在那麼膽大亂跑。」

沈公主嘻皮笑臉的湊過來:「媽,以後不會了,真的!我自己也被嚇個半死呢。」

「給我講講啊!你們遇到什麼奇怪的事了是不是?」沈霸天剛說完,就被張宓瞪了一眼。

他捂著嘴站起來:「我去睡覺了,晚安嗯嗯!」

然後繞道沙發後面沖沈公主打手勢:明天告訴我

k!沈公主暗中比劃。

「行了,去洗澡睡覺,明天再說。」張宓見一旁的小熙打了個哈欠,知道是時差反應,又看了看的確瘦了點,曬得黑乎乎的女兒,心疼的不行。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