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二十章 又上頭條了!

第一百二十章 又上頭條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4133

「別開玩笑了,人又不在我這!」卡爾故作驚訝的看著他。

沈青的一個手下匆匆跑過來:「老大,我們找到小姐了。」

「要不要我們幫忙?」卡爾湊過來,「一起去吧!」

蘭尼皺了皺眉:難道不是卡爾乾的?這時候,卡爾扭頭沖他擠了擠眼。

難道他想把沈王爺幹掉?蘭尼覺得的自己真相了。於是很配合的也開口:「那我也去幫忙吧!」

「老大,就在這裡。」

關項小熙的地方竟然就在這個酒店裡!

「撞門。」

沈藍一腳就把門踹開,裡面有幾個男人一見這麼多人進來,連反抗都沒有就蔫了。

「咦?這是蘭尼的手下吧?」卡爾指著那幾個人。

蘭尼有些不滿的看著他:「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演?」

「我演什麼了?這不是你的手下嗎?」卡爾一臉詫異的問。

那不是你之前和我借走的嗎?蘭尼心裡一沉。他和卡爾的計劃是綁架項小熙,然後把沈王爺引來讓他簽署合作協議。

剛才看卡爾的舉動他以為那傢伙膽大的要把沈王爺解決了,現在看來好像不太對勁

「先找人。」沈王爺懶得看那兄弟倆演戲,大步往裡面房間走。

一開門就看見項小熙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板一按一按的。

「你來接我啦!」

她歡快的語氣讓沈王爺一愣,然後嘴角忍不住彎了彎:「嗯,我來接你了!」

第一百二十章

「蘭尼,你膽子不小啊!」卡爾看著沈王爺和項小熙走出來笑道,「敢綁架沈老大的女人,嘖嘖!」

「你少血口噴人!」蘭尼要是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被了就是傻子,他冷哼一聲,「明明是你的人去綁架的。」

卡爾手一攤:「少拉我下水,沈老大你信他的話嗎?」

「你們倆是一個家人,這件事必須給我個交代。」沈王爺拉著項小熙,「我妻子受到了驚嚇不是兩句話就能解決的。」

那一臉淡定的表情你說她受到了驚嚇?其他人抽了抽嘴角。

「總之這事跟我沒關係。」卡爾往沙發上一靠,「除非你們有證據。」

蘭尼同樣臉色不好的說:「我也是,不是我乾的。」

「綁走我妻子的人說是你。」沈王爺看著他,「蘭尼,洛城的事我還沒和你算賬,你真以為背後那些事沒人知道?你今天沒有看國內的新聞吧」

正說著蘭尼的手機響起來,他看了眼號碼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媽?我現在有事,你什麼?」蘭尼猛的抬起頭看了沈王爺一眼。

電話那邊的人足足講了三分鐘,之後蘭尼臉色難看的掛掉。

「沈王爺」他冷冷看過來,「是我小看了你。」

卡爾嗤笑了一聲:「你以為他是誰,就你和你媽那個連沈家一半底都沒摸到,竟然還想吃掉他!哈哈哈真是笑話!」

「你閉嘴!」蘭尼掏出指著他。

卡爾的手下馬上將卡爾圍在中間,同時幾把也對準了蘭尼。蘭尼的手下自然不甘示弱,兩撥人劍拔**張。

沈王爺則捏了捏項小熙的手,後者眼帶疑惑的看著他。

「我讓沈青先送你走吧!」

項小熙搖搖頭:「我和你一起走。」

「沈王爺,你不會真以為今天的事是我一個人策劃的吧?」蘭尼豁出去了,一定要把卡爾拉下水。

卡爾見沈王爺看向他,笑了笑也掏出指著蘭尼:「我說了,沒有證據就不要胡說八道。」

「不管你們倆是誰,我只要一個交代。」沈王爺摟著項小熙後退幾步。

客廳中央的兩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忽然,卡爾拉下的保險栓:「既然如此我就給沈王爺一個交代!」

「你敢」蘭尼的話還沒說完,一聲響傳來。他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胸口的血漸漸散開,最後變成一大片。

而同樣,開了的卡爾也是一臉震驚。

「怎怎麼可能」

沈王爺掃了眼躺在地上的蘭尼:「既然事情有了結果,我就不打攪了。」他牽著項小熙走到門口,又想起什麼似的扭頭道。

「我想你父親應該很高興你做出的選擇。」

說完,一行人快速離開

卡爾很快反應過來,對著手下使了個眼色。幾聲響過後,蘭尼的手下也倒在血泊中。現場很快被處理乾淨,連地毯都換了新的,彷彿之前的屍體和血跡都是幻覺。

「少爺。」卡爾的心腹神色複雜,「我們被沈王爺利用了。」

卡爾狠狠的悶了一口紅酒,將酒杯摔到地上:「我知道!」

他原本想將計就計,和蘭尼合作綁架項小熙。再把自己撇乾淨,讓沈王爺殺了蘭尼。卻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沈王爺一下子把他和蘭尼都設計進去了。

「可他什麼時候換了的?」

卡爾的是沒的,他穿了防彈衣,他想誘導蘭尼開。到時候自己假死,沈王爺自然就會把口對準蘭尼。

「我們也不知道」

可怎麼也沒想到卡爾的里竟然有,還當場把蘭尼給打死了。

「算了,事情已經這樣了,現在的問題是怎麼和我老子交代!」

家族那邊現在很看好蘭尼,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把他殺了

「你怎麼做到的?」同樣的問題,項小熙也在問沈王爺。

沈王爺摸摸她的臉,確定她沒有被之前的屍體嚇到。

「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倆的計劃,所以就找機會把卡爾的換了。」沈王爺說完有些忐忑的看著她,「很抱歉,原本是找別的機會,可真好你下午單獨留在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