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起去東歐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起去東歐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72

司馬鈴迎來了她人生最黑暗恐怖的日子,她看到一個女人被幾個人按著舔另一個女人的身體。.La還有被毆打昏迷吐血的,有被凌辱用手給對方擦大便的。

甚至有個中年婦女還用嘴給別人接尿種種慘無人道的事情時刻在她眼前發生。

「你不要過來!」有幾次她都要被人拉住,是巡邏在外面的獄警正好路過才逃過一劫。

司馬鈴終於知道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錢解決的,拋開司馬家,她什麼都不是眼看就要崩潰的時候。

終於,白琳來接她了。

「小玲?」白琳看著走出來的女兒吃了一驚。

不過短短三天,司馬鈴不但瘦了一大圈,臉色更是慘白的像鬼,眼窩深陷,目光無神。在看到白琳和司馬山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媽」她小心的伸出手。

白琳哭了,一把將人抱進懷裡:「媽來接你了,沒事了沒事了!」

「爸?」司馬鈴又小心翼翼的看向司馬山。

司馬山摸了摸她的頭:「我們回家。」

沈家。

「回去了。」沈王爺掛斷電話,司馬容打過來告訴他司馬鈴已經接回了家。

沈霸天和張宓道:「明天你和我去看看?」

「嗯。」張宓想了想,讓阿姨準備了點燕窩什麼的補品,「估計被嚇壞了。」

司馬老頭親自打了招呼,只要不受傷,怎麼嚇唬都行

沈王爺看了項小熙一眼:「我要去一趟東歐,你」

「我和你一起去。」項小熙想也不想就說。

沈公子瞪著他:「好好的你去東歐幹什麼?」

上個月東歐那邊發現一個金礦,但是因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不可以走正常流程買。只有這些地下勢力的敢收,土地的所有者便邀請了各國老大去參加拍。

「這一趟不安全啊!」張宓皺著眉頭,「你確定要帶小熙去?」

沈王爺還沒說話呢,項小熙搶先道:「我要去。」

「去吧!去吧!」沈霸天覺得自家孫媳婦才是可怕的那一個。

誰要是敢欺負她,動動嘴皮子就行了。不看司馬鈴是怎麼掉到游泳池裡的

「卓凡也會一起去,我們坐他家的飛機。」沈王爺扭頭,「要不要上樓去收拾行李?」

項小熙站起來,沈玻璃球抱住她的胳膊不放。.La

「玻璃球」

「一起去。」

沈玻璃球滿意的叫了兩聲,還用毛爪子碰了碰沈王爺的手:你不錯,允許你碰哀家的女人。

等項小熙上了樓,張宓才問他:「你肯定不是去買金礦那麼簡單,說吧!還要幹什麼。」

「洛克家族也會去。」沈王爺沒瞞著大家,「蘭尼不會放過這個表現的機會,我要讓他永遠留在東歐。」

沈霸天一拍大腿:「再好不過,司馬老頭已經放出消息,很快所有人都會知道朵麗絲的死跟那對母子有關。」

到時候恐怕還要姐妹反目,至於市長呵呵!只要洛芙的老公一天是州長,別說死個女兒,就是兒子死了他估計都沒事。

「對了,司馬容過幾天要去華國。」沈王爺告訴張宓,「有東西給公主的話,讓他帶過去。」

張宓啊一聲:「好好的他去華幹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沈霸天叫喚道,「司馬老頭覺得他們家流年不利,讓小容回老家去看看祖墳。」

沈公子奇怪的問:「我記得十年前我們回去遷墳的時候他們家也回去了啊?」

「那次他們沒遷成。」沈霸天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有個什麼高人說那會不合適,要他們一定要等司馬容長大以後再遷墳。」

張宓嘖嘖了兩聲:「這是有多迷信,還和小容扯上關係了。」

「可不!」沈霸天道,「所以這次趁著他回來,司馬老頭就把人踢回國了。」

「那我給公主做掉腌肉帶過去?」張宓覺得現在交通和網路這麼發達,真沒什麼可帶的。不過既然順便,她可以做點小菜給公主吃。

沈霸天加了句:「我之前給丫頭買的限量手辦也給她帶過去。」

第二天大家一起出門,沈王爺帶著項小熙直奔機場。

「哎呦我去!」卓凡站在飛機下面看見他們就樂了,「你們倆這是去渡蜜月啊還是搬家啊?」

四個顏色在後面一人推著個箱子,還有一個高高的不知道是什麼的玩意

「喵!」

魚唇的人類,那是哀家的寢具和娛樂設施。

「它也去?」卓凡伸手想摸摸項小熙懷裡的貓。

被沈玻璃求一爪子撓出兩道血印子。

「」卓凡陰森森的盯著貓,「不是說布偶很親人嗎,這隻怎麼回事?」

沈王爺拉著項小熙從他身邊走過去:「因為它不覺得你是個人唄。」

「喂喂喂!」卓凡幾步追上他們,「你們家貓都讓你養壞了。」

項小熙看著他:「我養的。」

「喵!」沈玻璃球舉起前爪:敢說哀家女人的壞話,撓死你。

上了飛機,大家把行李放好,項小熙就蹲在一個箱子跟前開始往外拿東西。

「你們家貓過的比我都好啊!」卓凡看著她把一堆貓用品擺到角落裡,其中還有個吊。他也蹲下研究了半天,然後憤憤道,「還都是大牌,比它都值錢!」

下場就是沈玻璃球在他另一隻手上又撓了兩道血印子。

「你老和只貓過不去幹什麼?」沈王爺看不下去了。

一人一貓就快要打起來,項小熙的注意力一直在沈玻璃球身上。

「這是我的飛機你知道嗎?」卓凡幼稚的指著沈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