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一十二章 陰險狡詐沈王爺

第二百一十二章 陰險狡詐沈王爺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93

沈公主和沈霸天去參加宴會,朵麗絲看到沈王爺沒來時臉色就有些難看。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爸,那個沈王爺真不給你面子啊!」朵麗絲在約翰尼.勞頓耳邊嘮叨,「雖然是我過生日,可下帖子的可是您!」

約翰尼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但是他卻瞪了朵麗絲一眼:「不要胡說八道,讓你多了解了解洛城的名人,你卻整天逛街鬼混,要是給我捅出什麼簍子,別怪我連你媽一起趕出去!」

「我我知道了」朵麗絲臉色煞白,點點頭溜到一邊。

一個打扮性感的女人一把拉住她:「你怎麼惹他不高興了?」

「媽!」朵麗絲委屈的擠了幾滴眼淚,「我我沒說什麼啊,就是就是」

艾米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女兒一眼:「你以為現在還是以前?你以為進了這個圈子就是每天只會花錢,天天換男人的大小姐?」

看著女兒一臉茫然的臉,艾米氣的拍了她一下。她熬了幾十年,好不容易嫁給約翰尼,雖然知道這裡面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她姐姐洛芙。但是這不重要

「朵麗絲!」艾米嚴肅的說,「你以為千金小姐不用付出代價?我告訴你,今天來的每一個年輕女孩都會被標上價格,家族會用她們換取平等的利益。」

朵麗絲明白了什麼,不服氣的說:「我也可以啊!不就是聯姻嗎,我哪裡比她們差了?」

「她們比你有腦子。」艾米冷冷的說,「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你連這點都分不清,還想嫁進豪門?」

「沒有人會願意要一個沒腦子的女人,你以為這些人只看你的臉和身體嗎?」艾米整理了下裙子,「要是這樣,你覺得為什麼你會當十幾年的私生女,為什麼我到今天才嫁給你爸?」

朵麗絲一聲不吭,頭上直冒冷汗,洛芙走過來時就看到母女倆氣氛不對。

「這是怎麼了?」她拍了拍艾米的肩膀,「這麼多人你這個新晉女主人不去招呼教訓女兒幹什麼!」

艾米見是她也不怕笑話,直接就說起朵麗絲不懂事來,洛芙聽了摟著朵麗絲道:「沒關係,慢慢學。不會可以,只要別犯蠢就行!」

「聽見你姨媽的話沒?」艾米戳了戳朵麗絲的腦門,「一點不讓人省心。」

另一邊沈霸天幾個老傢伙一直和市長聊天,沈公主偷偷離開跑到牆角吃東西。雖然宴會主人不咋地,但是食物還是一流的!

她一邊吃,眼珠子一邊偷偷亂飄。果然看到蘭尼在不遠的地方和人說話,沈公主撇撇嘴放下盤子去上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一個男人直直朝著她衝過來。strong.la/strong

「你幹什麼?」沈公主及時躲開。

那人踉蹌摔到地上,又搖搖晃晃的爬起來。

「喲!小姐,洗手間在哪啊?」

沈公主一看就知道他喝醉了,後退了兩步指了指:「拐過去就是。」

「別走啊!」男人攔住她。

身上的酒氣又臭又噁心,沈公主一腳踢過去:「閃開!」

「這麼凶?」男人竟然也躲開了,一臉的大鬍子看不清長相,眼底卻帶著淫笑,「來來來!扶我去方便一下嘛!」

沈公主冷笑的看著他:「耍酒瘋?呵呵,也不看看對象。」說完,沒等那男人反應過來就出手了。

蘭尼覺得差不多才走進來,洛芙想了個老套又管用的招。趁著沈公主被人欺負,他出面把人救下。當然這是第一步,救人的時候不會讓沈公主看到自己。

「呵呵!」蘭尼搓了搓手。

等她把人打昏帶走,生米煮成熟飯了,洛芙再帶著人闖進去

這下,沈家不認也得認了!

「住」他的手字還沒喊出來,整個人就天旋地轉,然後砰一聲後背著地。

尾巴骨一陣刺疼,他扭曲著五官睜開眼,就看見沈公主拍著手沖他笑。

「怎麼是你啊?我還以為又是個醉鬼呢!沒事吧?」

蘭尼揉著腰站起來:「你你的力氣真大」

「還行吧!」沈公主捏了捏拳頭,「打三四個不成問題。」

蘭尼笑了笑:「剛剛是我大意,正真要對打起來,你肯定不是我的對手。」

「你一老爺們和我比什麼?」沈公主不屑的道,「有這個時間麻煩你送那個傢伙離開。」

兩人腳邊,還躺著鼻青臉腫的醉鬼。

蘭尼:「」

「龍一叔叔。」宴會結束坐車回去的時候,沈公主把這事講了一遍,「你去查查吧!我覺得不對勁。」

沈霸天當下鬍子就翹起來了:「呵呵!好一個蘭尼,這哪是英雄救美,這是算計你呢!」

「所以我說讓龍一叔叔去查查。」

這麼正式的宴會,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不說大部分都認識,就算不認識的也眼熟。而在衛生間門口堵住公主的醉鬼可不像這個圈子的人。

那麼,他是怎麼進來的?或者說誰帶他進來的。

再看項小熙。

早上醒來,就覺得不對勁。睜開眼一看對上一顆腦袋。

「下去。」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張嘴。

於是沈王爺睡得好好的,突然一翻身掉下了。

「」項小熙反應過來,從上探出個腦袋,「怎麼是你」

沈王爺站起來又躺回上,這次他側頭看著項小熙:「不然還有誰能睡到你身邊來?」

「為什麼和我睡一起。」項小熙見兩人之前的距離還挺大,而且自己好像還穿著睡衣,就把被子拉了拉繼續躺著問,「什麼時候偷跑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