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一十一章 來自市長的邀請

第二百一十一章 來自市長的邀請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8

項小熙和沈公主出來的時候,沈王爺已經在車前等著了。.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哥!」沈公主把項小熙推到他懷裡,「完璧歸趙了啊!」

項小熙一頭栽進男人懷裡,差點摔倒。

「誰讓你推她的?」沈王爺把人扶穩,手趁機放到人家腰上,然後就和粘住了似的。

沈公主撇撇嘴,心裡誹謗:有本事你別抱啊

「沈小姐!」洛芙拉著個金髮碧眼的美女走過來。

沈公主小聲說:「蘭尼克洛他媽。」

「這位一定就是沈王爺了!」洛芙已經走到了三人跟前,但是她的視線始終沒有看過項小熙,好像她不存在似的。

沈王爺看著她,默不作聲。

「想必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洛芙笑了笑,「克洛說在洛城,沈王爺是說一不二的人物,我們家那小子可是很關心你呢!當然,還有公主這位小美女。」

沈公主就差翻白眼了,看著從過來就盯著沈王爺的美女故作好奇的問:「這也是你的女兒嗎?」

「哦不!」洛芙就等著他們問呢,趕緊說,「是我外甥女朵麗絲。」

朵麗絲妖嬈沖沈王爺笑笑:「你好,常聽別人提起你,今天總算見到真人了!」

「州長夫人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沈王爺壓根一眼沒看那個什麼朵麗絲的女人,淡淡的沖洛芙點點頭,摟著項小熙就要離開。

朵麗絲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收了回去,瞪著眼睛就要說話。卻被旁邊的洛芙捅了捅胳膊。洛芙笑容不改的開口:「月底朵麗絲過生日,你們兄妹倆來玩吧!」

沈王爺眉頭一皺,這個女人看似客氣,但言語之中卻並沒有覺得沈家人怎麼樣,也壓根沒把兄妹倆放在眼裡。」

「我們月底有事,應該沒什麼時間。」沈王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扶小熙上了車。

看著他們的車開走了,洛芙的笑容變成了陰冷。

「姨媽,就這麼讓他們走了啊?」朵麗絲不服氣的抱怨,「不就是個黑社會嘛!」

洛芙掃了她一眼:「別耍小姐脾氣,你以為沈王爺是那些和你玩的男人?惹毛了他,半夜死在上都沒人知道。」

朵麗絲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姨媽,我爸可是洛城市長!」

「那又怎麼樣?」洛芙嗤了一聲,「你姨夫還是州長呢,行了。.la反正你別自己去招惹沈王爺,不然出了什麼事我可不管你。」

她沒有把沈家放在眼裡,不表示她不知道沈家的厲害,否則丈夫和兒子也不會這麼顧忌這些人。

沈公主在路上沖著項小熙擠眉弄眼:「小熙哦,你要把我哥看緊點,你看看他就和個人形春藥似的,走哪都有女人盯上來。」

「從哪學的亂七八糟的。」沈王爺在她頭上敲了一下。

沈公主給了他一個別吵的眼神,繼續和項小熙說:「你看到別的女人想我哥,心裡有沒有不舒服啊?」

她從沈霸天那知道了原來現在還只是自家老哥一廂情願著。通過這幾天的觀察,沈公主發現項小熙跟小花一樣樣,都是不開竅的主,等她自己意識到什麼,估計沈王爺都變成老頭子了

「人得需要刺激!」這是沈霸天說的,所以沈公主找到機會就刺激項小熙。

項小熙眨眨眼,腦子裡回憶電視上怎麼演的,然後一把抱住沈王爺的胳膊。

「不行,這是我的老公,誰也不許搶。」

用面無表情的臉和毫無波瀾的語氣說出這樣的話,真是

沈公主打了個哆嗦,乾笑了兩聲:「呵呵!下次再碰到這種女人,小熙你要主動出擊啊!不要給她們任何機會。」

「好。」

沈王爺:「」

拍會結束後冬天也快過去了,但對於洛城來說,春寒料峭的天氣至少會再持續兩個月。沈公主就每天和項小熙窩在家裡,撩撩貓逗逗樂,到了月底,又有請柬送過來。

「都說了不去了!」沈公主看都沒看,「那女人和蘭尼一樣,不愧是母子。」

蘭尼這段時間幾乎天天打電話給沈公主,不是約吃飯就是約騎馬打高爾夫。一開始沈公主還找理由拒絕,後來就乾脆直接拒絕。

「這是市長的請柬」沈青把被沈公主丟到地上的請柬撿起來交給沈王爺。

沈霸天正看賽馬的新聞,聽見這話抬起頭:「上個月剛上任的市長?」

「是的。」

沈王爺打開請柬,眉頭越皺越深。

「通常上任三個月後才會宴請我們」沈霸天摸了摸鬍子,「這傢伙想幹嘛?」

「給他女兒過生日,順便宴請。」沈王爺把請柬遞給老頭子。

一旁的沈公主叫起來:「我靠不是吧?那個金毛妞是市長的女兒?」

「什麼金毛妞?」沈霸天看了看請柬問,「你們已經見過了?」

沈公主把拍會那天的事講給沈霸天聽,沈霸天聽完瞪了眼自家孫子:「你沒讓人去查?」

「是我大意了。」沈王爺知道洛芙的身份,所以對於多出來的朵麗絲壓根沒注意。

「馬上去查。」沈霸天命令沈青。

沈青點點頭快步走了出去。

一個小時後,朵麗絲的資料就放到了幾人面前。

「呵!」沈公主看完後嘖嘖嘴,「不愧是姐妹啊,連行事都一樣。」

朵麗絲是私生女,她的母親是洛芙的親妹妹。很早的時候就和還在司法部工作的約翰尼.勞頓**,可後來男人為了前程娶了別人。

「那女人不但沒離開,反而一直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