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一十章 我是他母親

第二百一十章 我是他母親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1

白琳是寶麗華拍會的委員,而且今年她還被評選為會長。扒書網所以從開始籌備到發請柬再到會場布置什麼的都由她一手策劃。

項小熙的帖子是她特別囑咐一定要通知到的,這也是白琳想修補關係的態度,為此司馬老頭還誇獎了她幾句。

「白琳!」一個紅髮美女走過來,穿著金色的緊身禮服,胸口開的非常大,好像隨時都會走光似的。從那雙眼睛看應該年紀不小了,但是皮膚卻保養的非常好。

「洛芙!」白琳笑起來,「你今天來晚了哦!」

叫洛芙的女人抱了抱她:「我兒子回來了,和他吃飯耽誤了時間。」

「呵呵,今晚你帶來什麼來?」白琳開玩笑似得抱怨,「每次都帶那麼貴的東西,風頭都讓你搶走了。」

「說的好像司馬家虧待了你一樣!」洛芙瞪了她一眼,「是你自己小氣捨不得把好東西拿出來拍。」

兩個人關係貌似不錯,互相開著玩笑,沒一會就又有幾個太太過來。幾個人正聊著火熱,就看見白琳突然看著門口。

「你看什麼呢?」有個太太問她。

白琳顧不上回答:「我失陪一下!」就匆匆走了。

項小熙正和沈王爺道別。

「我去公司開會,然後回來接你。」沈王爺一臉不舍,恨不得跟進去。

沈公主在旁邊推他:「哥你快走吧,我會照顧小嫂子的!」

「有事就打電話,沈藍就在外面守著。」沈王爺交代倒霉妹妹,「不要一會看見什麼就顧不上小熙了,好好在她身邊呆著。」

沈公主就差舉手發誓了,才把沈王爺趕走,剛一扭頭就看見白琳笑的一臉慈愛看著她和項小熙。

「白阿姨。」沈公主叫了一聲。

沈霸天和她提了兩句司馬鈴的事,雖然覺得白琳母女上次的事挺沒腦子,不過公眾場合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

畢竟兩家是世交,對方又是長輩。

「公主什麼時候回來的?」白琳拉住她的手,「白姨都不知道!」

「前幾天剛回來,我今天不是主角哦!」她把項小熙往前推了推。

白琳又伸手去抓項小熙的手,結果項小熙退了回去,她抓了個空。

「白姨,我嫂子她不習慣人多!」沈公主解釋了句,「我碰她一下都不行呢!」

關於這一點,上一次白琳就發現了。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對面的女孩好像很不擅長,也不願意和別人打交道。沈家竟然願意要這樣的媳婦,以後幫會的事情她能管理嗎

「呵呵!我知道。」白琳笑眯眯的看著項小熙,「上次咱們有些誤會,是白姨不好,今天你喜歡什麼白姨拍下來送給你!」

項小熙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沒生氣,不用。」

該報的仇都報了,有什麼好生氣的。

「白琳,你把我們拋下就為了來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啊!」洛芙出現在身後,拍了拍白琳的肩膀。

白琳趕緊給她介紹:「你還是頭一次見公主吧,她是」

「沈家的千金小姐嘛!」洛芙扭著腰伸出手,「聽名字就如雷貫耳了,更別說這幾天我兒子總念叨你!」

「你兒子?」白琳愣了愣。

沈公主也挺茫然:「這位夫人,我不認識您兒子。」

和她握過手的洛芙笑了:「你認識的,我兒子叫蘭尼洛克。」

「」沈公主眼神閃了閃,「您看起來真不像有那麼大兒子的,很年輕!」

洛芙笑得更開心了:「呵呵呵!小姑娘長的好,嘴巴又甜,怪不得我們家洛克念念不忘呢!」

「過獎了,我們只是飛機上坐在一起而已。」沈公主不動聲色,「算不上深交。」

「現在不是,以後就是啦!」洛芙眼底划過道精光,意味深長的說。

白琳飛快的皺了皺眉,把話題拉回來:「這位是沈王爺的你們已經結婚了是不是?」她問。

「已經領證了,現在小熙是我嫂子!」沈公主晃了晃項小熙的手臂。

後者點點頭:「我是她嫂子。」

「」白琳心裡呵呵了兩聲,你那是什麼表情,再炫耀嗎

可表面上還得一臉高興的恭喜:「那太好了,怎麼不擺酒席呢?這麼大的事。」

「等天氣暖和再說。」沈公主就和項小熙的發言人似的,「我哥可心疼,怕把我嫂子凍壞了呢!」

洛芙倒是有些驚訝,目光在項小熙手上的戒指頓了一下:「你看上去比公主還小,沒想到已經結婚了。」

「哎呀我們別站在門口了,趕快進去吧!」白琳拉著洛芙,「走走走,去看看後面準備好了沒,快開始了。」

等兩人走遠了,沈公主一臉警惕的說:「我們今天要小心點,沒想到那個蘭尼的母親也在。」

「她對你有企圖。」項小熙說,「看你的眼神不一樣。」

沈公主綳著小臉:「要是她有什麼動作你就詛咒她的假胸帶掉下來!」

「好。」

小熙是今年的新面孔,很多人都偷偷關注她,再知道她就是沈家新進的兒媳婦時,那目光就更熱烈了。自然有羨慕就有嫉妒的,女人這種生物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比較了。

「早知道司馬鈴那麼沒用,當初我們就不讓給她了。」一個身材豐滿的名媛抱怨道,「結果現在可好,被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丫頭把人搶到手了。」

旁邊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嘲諷她:「說的好像人家沈王爺當初能看上你似的。」

「那又怎麼樣?難道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