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零六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二百零六章 自作孽,不可活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708

張宓盯著紅夏,眼裡有毫不掩飾的驚訝。

不得不說,眼前的女人長的只有她三分像,不過大概是刻意的模仿,眉宇之間的氣質卻足足有七分像。如果看照片的話是這樣

真人放一起就差遠了,張宓的氣勢紅夏連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你哪位?」張宓雙手抱胸,眯眼看著她。

紅夏咬了咬嘴唇,看到從樓上下來的沈公子時眼睛亮了。

「沈公子!」她臉上的表情三分忐忑,五分害怕,還有兩分驚喜表現的特別到位。

張宓好久沒見過這架勢了,特別感興趣的回頭:「找你的呀!」

「咦?」沈公子裝模作樣的看了看紅夏,「我認識你嗎?」

紅夏臉色變了變,然後馬上紅了眼圈:「沈公子你你怎麼能不認賬?」

「媳婦我不認識她!」沈公子一口咬定,「你問問你兒子,他說不定認識。」

這種時候還敢給別人拉仇恨,沈王爺冷眼看著自己老子,哼了一聲開口:「你不是把黑卡都送她了嗎,怎麼會不認識。」

「我沒有!」沈公子瞪了兒子一眼,湊到張宓跟前,「媳婦,我的卡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我已經打過招呼作廢了。」

紅夏覺得有點不對勁,可她不怕。你不承認沒關係,我自然會讓你承認的。

「你不是說喜歡我嗎?你說不能離婚,但是不想失去我,還說會安排我住在外面,會照顧我一輩子的!」紅夏哭起來,「你你和人家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

張宓饒有興趣的看著她:「這位小姐,你是來告訴我,我的老公背叛了我,和你搞到一起去了?」

「沈沈夫人」紅夏楚楚可憐的擦了擦眼淚,「我知道我不應該,可是可是我沒辦法啊。我我可能可能有了沈公子的孩子。」

項小熙:「姦夫淫婦。」

「」

沈公子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咳,王爺,帶你媳婦先上樓去。扒書網」

「不。」項小熙面無表情的站到張宓身後,「我要保護媽。」

張宓用眼神和沈王爺交流:小熙怎麼回事?她不是知道是假的嗎?

沈王爺:她在配合你們演戲

「」張宓忍著笑,繼續和紅夏交鋒,「你有證據嗎?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你可不是第一個。」

紅夏胸有成竹的拿出手機:「沈夫人,你看看這個吧!」

手機里是一段視頻,紅夏坐在男人身上,男人扶著她的腰上下動的起勁,鏡頭一轉正是沈公子的臉。而且還不止一段,各種姿勢的都有。

「別看。」沈王爺黑著臉把項小熙拉進懷裡,捂住她的耳朵。還陰森森的掃了沈公子一眼。

沈公子一臉冤枉:裡面的人又不是我

「沈夫人,我並不想破壞你的生活,我只想給我和我的孩子一點保障,這是我們應該得的,不是嗎?」紅夏說完,深情的看向沈公子。

「我會為你生一個兒子,也會乖乖的不給你添麻煩!」

張宓的臉色很難看,儘管知道那不過是帶著沈公子面具的別人,可心裡還是很膈應。她沒心情陪紅夏玩了。

「人呢?」張宓喊了一聲。

龍一和沈青跑過來。

「夫人!」

「把她帶下去,問不出來就丟進海里。」

紅夏張大了眼睛:「你要幹什麼?」

「等會你就知道了。」張宓不耐煩的擺擺手,「趕緊帶走。」

沈青抓住紅夏往外拖,紅夏掙扎不開,開始慌了,沖著沈公子喊:「沈公子,你就算不要我,連孩子都不要了嗎?」

「不是我的孩子,我為什麼要要?」沈公子收起嬉皮笑臉。「夏小姐不!應該叫你紅夏才對。敢來算計沈家人,就要付出代價,讓你來的人沒告訴你嗎?」

紅夏的臉色完全變了,驚恐的看著幾個人:「你們你們知道」

後面的話她沒機會說了,龍一一掌劈在她後頸,把人劈昏了。

看著紅夏被拖走,沈公子又嬉皮笑臉的湊到張宓跟前:「媳婦,彆氣了,以後我都帶你一起玩啊!」

「從今天開始,你睡書房。」張宓冷冷掃了他一眼,轉身上樓去了。

沈公子一臉哀怨的跟著後面喊:「不要啊媳婦!我不抱著你睡睡不著!嚶嚶嚶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

「活該!」不知道從哪竄出來的沈霸天幸災樂禍的說。

紅夏醒來的時候,發現身旁只有一把椅子,頭頂一盞吊燈晃來晃去。她的影子在牆上也忽明忽暗的,讓人莫名膽寒。

「紅夏。」沈青從黑暗中走出來。

「呵呵」紅夏自嘲的笑了笑,「原來一開始我就是被玩弄的那一個。」

沈青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那也是你自找的,上一次我就提醒過你,不要妄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以為你離開了會想通,誰知道」

「那又怎麼樣!」紅夏一副豁出去的模樣,「就算沈家不承認,張宓也會覺得噁心吧?親眼看到他丈夫和我在上,哈哈哈哈!」

「誰讓你來的。」另一個聲音從黑暗中響起,沈王爺慢慢走出來,「他讓你成為沈公子的?」

紅夏一見是他,情緒又有些失控:「王爺!王爺!你為什麼就不喜歡我?當初救我的時候明明那麼溫柔,為什麼後來變成了那樣?」

「我不知道是什麼給你造成的錯覺,我從來沒有看過你,如果不是上一次,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沈王爺在三米以為的地方就停下了腳步。

「本來我們可以相安無事,可你現在是沈家的敵人。」他抬手碰了碰鼻子,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