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百零三章 送我回酒店吧,嗯?

第二百零三章 送我回酒店吧,嗯?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6

難得島上辦一次喜事,很多遊客和原住民早早就等在教堂門口。(≥↖扒≥↖書≥↖網

項小熙在村子裡的時候,村民的婚禮都是她阿爸見證的,然後在祠堂對祖宗牌位磕個頭,男方就把女人領回自己的屋子。

「還記得昨晚媽說的程序嗎?」兩個人走進教堂時,沈王爺問她。

張宓知道項小熙不懂這些,晚上特意教了她。這也是沈王爺想提前舉辦一個小典禮的一部分原因,可以讓項小熙先練習一下,到了真正婚禮的時候,以沈家的地位,場面會更大,怕她到時候不習慣。

「記得。」項小熙綳著臉,因為裙子不習慣走的特別認真。

沈王爺忍著笑意:「我們慢一點走可以的,不要緊張。」

「我沒緊張。」項小熙嘴硬,沒注意自己的手緊緊挽著身邊的男人。

婚禮的過程其實挺簡單的,神父宣布誓詞,然後詢問雙方意願。沈王爺認真的看著項小熙說我願意,項小熙用更嚴肅的臉看著他說我願意。

「可以親吻對方了!」神父慈愛的說。

沈王爺低頭在項小熙額頭吻了一下,遊客們起鬨說要看熱吻,項小熙一臉茫然的被沈王爺抱進懷裡。

「別怕。」男人的聲音在她耳邊像溫醇的美酒,「要互相抱一會。」

項小熙眨眨眼,伸手摟住沈王爺的腰,這下兩個人緊緊貼在一起。濃郁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讓她有短暫的眩暈。

而沈王爺覺得懷裡的女人和他是那麼切合,就好像孤寂許久的一塊積木找到了另一半,然後拼在一起再也不要分開。

「上帝祝福你們!」神父抬了抬手,小朋友們開始唱歌。

沈王爺和項小熙走過鋪滿鮮花的地毯,沈玻璃球脖子上帶著花環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門口的沙灘被布置成冷餐會場,酒店的大廚開始為遊客免費烹調食物。

「感覺怎麼樣?」張宓遞給項小熙一杯果汁。

項小熙接過來點頭:「很奇妙。」

「呵呵!」張宓放心了,一開始還怕她會排斥,「嗯嗯,吃點東西吧?」

沈王爺扶著人:「媽,我先帶小熙回去換衣服,她不習慣穿這個。」

「去吧去吧!」張宓揮揮手,眼睛盯著不遠的沈霸天,怕他偷喝酒。

項小熙抱著沈玻璃球和沈王爺回去換衣服了,沈公子的手機這時候收到一條簡訊。strong.la/strong他看了一眼,然後抬起頭四下望了望。

看到遠遠的一顆椰子樹下,紅夏一臉妖嬈的沖他招手。

「媳婦!」沈公子找到張宓,「我去趟洗手間啊。」

張宓忙著和當地婦女聊天,擺手讓他去。

紅夏看到沈公子果然過來了,心中的忐忑放了下來,轉身往椰林深處走了幾步。

「夏小姐!」沈公子很快找到她,「怎麼不過去玩?」

紅夏嬌笑的看著他:「那沈先生呢?為什麼反而跑過來了?」

「呵呵!」沈公子眯了眯桃花眼,「這邊有美人相邀,自然要來了。」

「沈先生一向說話都這麼討人喜歡嗎?」紅夏撅了撅嘴,「那我可要小心了!」

如果她知道沈公子年輕時候是個夜夜笙歌,到處留情的人渣,表演起來簡直手到擒來,就不會對自己這麼自信了。

「呀呀,我說實話也錯了嗎?」沈公子一臉溫柔的沖紅夏笑,想起什麼遞給她一張卡。

紅夏接過來好奇的看了兩眼:「這是什麼?」

「是島上的貴賓卡,夏小姐可以在任何場所使用,免費享受島上的一切!」沈公子說完靠近她兩步,從背後看,兩個人已經要挨在一起了。

紅夏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害羞一點,咬了咬嘴唇說:「這這麼貴重,會不會不太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沈公子伸手挑起她一根頭髮在手上繞了兩下,「我說合適就合適。」

「你」紅夏捂著嘴小聲笑了笑,正想靠過去,就聽見男人突然哎呀了一聲。

沈公子看了看時間:「糟糕了,出來的太久,要被發現了。」他故意有些慌張,然後盯著紅夏道,「今天我有事,回頭你給我打電話!」

「好!」紅夏乖巧的點點頭,看著男人快步離去後得意的翻了翻手裡的卡,然後也轉身離開。

張宓見沈公子回來後就找水使勁搓自己的手,奇怪的問他:「你尿手上了?」

「是啊是啊!」沈公子伸手要摸她,「媳婦快給我舔一舔。」

「去死!」張宓踹了他一腳。

沈王爺正好帶著項小熙回來了,沈霸天偷吃了幾塊肉,心情很好的招呼大家照相。也正和張宓預料的差不多,很快報紙上就刊登了這場小型婚宴的照片。

「該死!」司馬鈴把報紙狠狠的撕碎,然後瘋了似的往垃圾桶里塞,「怎麼可以結婚!他們怎麼可以結婚!」

她抓著頭髮在屋子裡亂轉,眼神飄忽的喊:「不行,我要去找沈王爺,他結婚了我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司馬鈴慌慌張張的翻出手機就準備訂機票,可是剛撥通又想起來她的護照被扣在白琳手裡,氣的把電話摔了,想了想又撿起來。

「媽!」她打電話給白琳。

「小玲,如果你想去找沈王爺就不用說了。」

白琳正參加聚會呢,剛聽到幾位太太說最近的八卦,其中就有沈王爺結婚的事。所以接到女兒的電話沒等她開口就先斷了她的念想。

「媽!!」司馬鈴哭喊道,「你怎麼能這樣,明知道我多喜歡沈王爺,我要去找他!」

白琳厲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