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九十五章 給臉不要臉

第一百九十五章 給臉不要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87

「你給我站住!」司馬鈴追上去站在她前面,「你和沈王爺到底什麼關係?」

項小熙盯著她看了一會,慢悠悠的開口:「你的臉怎麼了。strong.la/strong」

「我的」司馬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臉,因為還沒完全脫敏,她擦了好幾層遮瑕膏。「關你什麼事?你趕快說,你和沈王爺到底什麼關係!」

項小熙又哦了一聲:「過敏了。」

「你怎麼知道?」司馬鈴說完氣急敗壞,抬起手就想打她。

保鏢馬上站到項小熙跟前:「司馬小姐,請你離開。」

「你」司馬鈴跺跺腳收回手,「你給我讓開,不然我讓沈王爺開除你!」

保鏢心裡翻了個白眼:真逗,我家老大認識你是誰嗎

項小熙已經繞過兩人走上樓梯,司馬鈴不甘心,又追過去伸手拽人。項小熙再一次躲開,皺著眉頭動了動嘴,就見司馬鈴腳一歪,身子朝後栽去。

「啊!!!!」

沈王爺趕回家時,看到白琳和司馬鈴坐在客廳里,一個板著臉,一個眼圈紅紅的。她們對面,是面無表情的項小熙。

「王爺你回來的正好。」白琳掃了眼項小熙,「她把小玲從樓梯上推下來了,你看看這腳腫成什麼了都!」

「喵!」玻璃球從項小熙身上跳下來跑到沈王爺腳邊蹭啊蹭。

沈王爺摸摸了它,提著脖子放回項小熙懷裡。

「你沒事吧?」

「沒事。」項小熙偷偷捏了捏沈玻璃球的耳朵,怎麼不見你對我這麼熱情?明明喂你的是我呀

沈王爺不動聲色的彎了彎嘴角,項小熙那點心思都寫在臉上了。

白琳臉色微變,她聽說宴會上張宓很維護這個項小熙,可沒想到一向對女人冷淡的沈王爺竟然也對她這麼關心。

「王爺!」司馬鈴更妒忌了,「她把我推下樓啊!你看看我的腳。」

司馬鈴的左腳腕確實有些紅腫,是真的扭到了。

「我沒有。」項小熙淡淡的說,「我沒推她。」

白琳按住不冷靜的女兒,皺著眉頭開口:「王爺,我是個長輩,這話我應該有資格說吧!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我不好參與,但是鬧到把人受傷就說不過去了。.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她看了眼項小熙:「想必項小姐的成長環境比較開放,習慣了打打鬧鬧不拘小節。但是你現在既然住在沈家,進了我們這個圈子,就應該好好學學,好歹是沈家的客人,別給他們臉色抹黑對不對!」

「就是!你這種人」

「關你什麼事?」沈王爺打斷司馬鈴的話,又將目光投向白琳,「小熙不是客人,她是我們家的人,是我父親的好朋友,贏家的女兒。」

白琳有些詫異,她聽說過贏家,但是沒聽說什麼時候有個這麼大的女兒啊

「既然白阿姨自稱長輩,那就做出點長輩的樣子來。」沈王爺接著說,「小熙好不好,是我們家的事,和你們家有什麼關係?她很好,至少在我心裡,比誰都好。」

白琳臉變了,怎麼也想不到沈王爺會直接給她難堪。

「你就是這麼和長輩說話的?」她生氣的質問,「還是說你已經不把白家放在眼裡了!」

這個帽子就大了,白家涉及船運。白家老頭既然和沈霸天是兄弟,自然也是從黑道出來的。和其他船運不同,他們什麼都敢運。

道上的人輕易不會得罪白家,誰還沒有個倒霉的時候,還得靠人家跑路呢!

「媽」司馬鈴小聲抱怨,「你別這麼說,又不是王爺的錯,都是那個女人!」

白琳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又冷眼看著項小熙:「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今天這事必須得給我個交代。」

「如果不是小熙推的她,白阿姨是不是也會給我們給交代。」沈王爺站起來,俯視著兩個女人。

白琳氣的渾身發抖:「好好好!要是能證明不是她推的,我就親自向她道歉!」

「沈青。」沈王爺叫了一聲。

一直在後面當背景的沈青幾步上前:「老大!」

「去把監控視頻拿過來。」

「是!」

司馬鈴慌了:「什什麼視頻?」

「我怕小熙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有什麼意外,所以在客廳里裝了監控。」沈王爺冷冷看著她。

白琳把司馬鈴拉過來:「你怕什麼,等著看!」

司馬鈴虛心的坐下,是她告訴白琳項小熙把自己從樓上推下來的,不然白琳也不會著急趕到沈家。可司馬鈴自己清楚,項小熙根本沒碰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來的。

「老大!」沈青端著電腦回來放到司馬鈴母女面前。

沈王爺抬了抬下巴:「開始吧。」

白琳沒發現女兒神色不對,胸有成竹的探過身子盯著屏幕。視頻里能看到司馬鈴衝進來和保鏢發生爭執,然後人消失在走廊里。再出現時項小熙在前面,她攔著人不知道說什麼。

接下來項小熙上樓,司馬鈴不顧保鏢的阻攔追上去,幾分鐘後她就突然摔了下來。

「看清楚了嗎?」沈王爺掃了對面母女一眼。

白琳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司馬鈴會摔下來,但是視頻里很清楚,項小熙根本沒動,人家手裡還抱著貓呢!

「小玲!」她扭頭質問女兒,「怎麼回事?不是你說她把你推下去的嗎?」

司馬鈴臉色比她媽還難看,又羞又氣的耍無賴:「我我怎麼知道?那我好好的就摔下去,就她在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