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情不知道所起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情不知道所起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11

寺廟年代久遠,斑駁的紅漆在樹蔭里盪出悠遠綿長的厚重感,陽光像被切割的寶石給廟門增加了神秘的色彩。.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一身白衣的女孩站在背光的圓暈中,有那麼一瞬間,沈王爺以為她要化羽飛升,心裡猛然生出執念,好想將那對翅膀砍掉,把人囚禁在身旁,永世不放。

「你來了。」項小熙表情淡淡的看著他,「沈藍說小花沒事了。」

沈王爺眼底墨色流轉,在看時已經平靜無波。

「都結束了,我來接你回去。」

項小熙點點頭:「走吧。」

「項小姐,老大怕你路上不舒服,特地換了大車來。」沈青笑眯眯的拉開車門。

沈王爺看了他一眼,眉頭動了動上了車。

「謝謝。」項小熙坐在他對面,「你們家的事情」

「都解決了。」沈王爺倒了杯果汁給她,「紅獅子已經被抓,這次的事情完全結束了。」

項小熙接過來吸了一口,然後咬著吸管看他。

「你想回國嗎?」沈王爺問。

前面開車的沈青抽了抽嘴角,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想辦法把人留下來嗎

「我媽不想你回去。」

沈青:老大突然點亮了泡妞技能!

沈藍:我家老大就是厲害

「她的傷還沒好,想你留下陪她。」沈王爺彎了彎嘴角,「贏家那麼多人,我媽這邊只有她和我爸,你要是沒什麼事,就留下吧。」

項小熙點點頭:「當然可以。」

她來米國本來就是幫沈家忙的,可來了以後項小花那邊就出事了,她就一直在廟裡祈福。現在人家需要她,自然是毫不考慮的留下來。

「我媽會很高興的。」

張宓當然很高興。

「你是不是喜歡上人家姑娘了?」趁著小熙上樓放行李,她摟住沈王爺的脖子逼問。

沈王爺推了推她:「媽,你離我太近了。」

「有本事你生出來就自己走,自己換尿布,自己沖奶粉。」張宓惡狠狠的說,「我是你媽,摟一下你怎麼了?」

「和你說了過少次,臭小子已經大了,你和他挨那麼近幹什麼?」沈公子不知道從哪竄了出來,「還有,誰讓你下的?傷還沒好呢!」

沈王爺看著他媽被抱走。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棉、花『糖』小『說』

張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幸災樂禍,走著瞧!我看你個**怎麼追女孩

「老大!」沈青急急忙忙走過來,「金龍出事了。」

金龍,華人圈裡最負盛名的娛樂*城,以完全中式的裝修風格和表演獨樹一幟。又因為是沈家的地盤,沒人敢來鬧事,所以很多道上的人談判交際都喜歡來這裡。

「你去開車。」沈王爺聽手下講完,眼裡划過道不耐煩。

他的計劃被打亂了,只好先去處理事情。

「你要出去?」項小熙站在樓梯口。

沈王爺不動聲色的彎了彎嘴角:「去處理點事情,你要不要一起?很快的,之後我想帶你去個地方。」

「好。」項小熙沒有猶豫的點頭。

沈青看到她時有些驚訝,沈藍偷偷告訴他是沈王爺主動邀請的。

「項小姐肯定是我們大嫂,跑不了!」

他們老大一向視女人為無物,看一眼都嫌麻煩,這會到好可他就不怕把項小姐嚇著嗎?畢竟去的是那種地方。

「你快點給沈黃打個電話,讓他這樣那樣」

古香古色的裝修,穿著漢服的侍女,走進金龍如同穿越時空。這裡沒有任何現代的痕迹,當然,除了那些群魔亂舞的顧客。

「老大!」帶著眼鏡的斯文男人迎上來,站到沈王爺身邊時,還特別沖項小熙點了點頭。

項小熙同樣點了點頭,然後自認為一臉淡定的看著周圍,其實她眼裡的好奇誰都看的出來。

「真可愛!」沈綠悄悄湊到沈青身後,「我第一次見項小姐的時候就說吧!只有她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才搞的定咱們老大。」

「你老實點。」沈青給了他一下,「老大可什麼都沒說呢,你別給攪合了。」

青,藍,黃,綠。是沈王爺的貼上保鏢兼助理。他們從小就被選中送到沈王爺身邊,對他忠心耿耿。沈綠是四人里年紀最小的,所以沈青提醒他兩句。

「馬上要營業了,我把人帶去了包間。」沈黃扶了扶眼鏡,」紅夏不肯去醫院,一定要見你。」

紅夏就是五年前沈王爺救的女人,今天下午有人闖進來捅了她一刀,說她了人家老公。

「你跟我一起進去,還是留在這裡?」沈王爺沒有動,而是問身旁的項小熙。

這妹子一直到處瞟呢!以為大家都沒注意她似的。

「跟你一起。」項小熙一副認真陪他辦事的模樣。

沈王爺隱晦的彎了彎嘴角:「好。」

走到包間門口時,他又側了側頭。

沈青馬上靠過來。

「送點吃的過來。」

自然是給項小熙的,沈青是個好手下,馬上交代下去,要做妹子愛吃的東西。

「沈沈老大」包間門剛開,沙發上一個男人就哆哆嗦嗦的站起來。

旁邊的沙發上躺著一個穿黑色旗袍的女人,看上去剛二十多歲,屬於長的很有味道的那種美女。不過此時她看上去可不太好,手捂著肩膀,血從指縫裡流出來。

「老大。」紅夏堅持著要坐起來,照看她的兩個小姑娘眼睛紅紅的扶著她。

角落裡還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