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八章 終於放下心來

第一百七十八章 終於放下心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75

經過嚴格的檢查掃描,確定蘇蘇的大腦發育完全正常後,大家懸了半個多月的心終於徹底放下來了。

「我建議再住幾天院,觀察觀察。」老院長也很高興,看著贏望懷裡的蘇蘇笑。

除了辛容和贏望,小傢伙誰都不讓碰。這會又困了,昏昏欲睡的還緊緊摟著贏望的脖子。

「如果再大一點,恐怕會留下陰影。」老院長一臉慶幸,「現在這個階段,估計過兩天就忘了。」

辛晴摸摸蘇蘇的頭,小傢伙有些驚慌的躲開。她眼圈一紅:「忘了好,忘了好!看看現在多可憐,一驚一乍的。」

贏望抱著蘇蘇回病房睡覺:「爸媽,你們先回去吧,媽明天晚點再過來,好好休息。」

「總算能睡個安穩覺了。」辛晴趁著蘇蘇睡著親了親她,「明天中午我過來。」

「你送爸媽回去。」贏望看了眼倒霉弟弟,贏成正低頭和項小花發簡訊,告訴她蘇蘇沒事了。

辛容給蘇蘇蓋上被子:「成成哥,小花要是回來讓她也先休息,別著急過來,反正蘇蘇這種情況來了也認生。」

可誰能攔住二百五少女呢,項小花下了飛機半夜兩點就奔過來了,差點讓贏望當壞人給踢出去。

「容容」項小花可憐兮兮的伸出爪子想抱她,又怕她生自己的氣。

畢竟不管什麼理由,蘇蘇都是被她弄丟的。而且,贏成給她看了照片,蘇蘇剛回來時候的模樣。陳歡當時在旁邊看到都哭了。

「怎麼跟個小老鼠似的,哎呦我可憐的小乖乖哦!」

辛容倒是很高興的一把抱住她:「小花你沒事了!」

「咳咳」贏成在旁邊擠眉弄眼的,提醒項小花贏望的臉越來越黑了。

項小花完全沒看見

「沒事了!耳釘被銷毀了,等望望哥再給我做一次催眠就徹底沒事了!」

兩個腦袋齊刷刷的看向贏望。

「呵呵」贏成把項小花拉過來,「急什麼,等蘇蘇回了家再說唄。」

贏望皺了皺眉:「夜長夢多,等天亮了就催眠。」

「那行。」贏成的目的達到了,他就是怕小花再出什麼幺蛾子,才沒阻止她來的。「那我們去隔壁睡吧,省得回去把爸媽折騰醒。」

項小花趴在蘇蘇臉上看了半天,被贏成拉出去時還在磨牙:「綁架她的那些王八蛋呢?」

「關著呢,估計已經不成人形了。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贏成冷笑,他交代了不要弄死,隨便怎麼打。

項小花霍霍磨牙:「讓我揍一頓吧?」

「好,回頭帶你去!」

贏家留了一層樓當專屬病房,游思因為救蘇蘇受傷,所以也住了進來。她肩膀里的已經取出來了,沒有傷到筋骨,現在只要靜養就好。

「沈老大」游思靠在病上,臉上沒什麼血色。

她的幾個兄弟沖她擠眉弄眼,然後都貼牆溜了出去。

「謝謝游小姐。」沈王爺表情疏離,非常客氣的道謝,「如果不是你,我們可能救不回蘇蘇。」

游思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沒想過自己還有今天,可以躺在上和男神講話。

「不客氣」游思鼓起勇氣,「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沈王爺在邊靜靜看著她:「游小姐請說。」

「我我」游思一輩子不知道什麼叫害羞,偏偏對著這個男人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如果你不說,我就先走了。」沈王爺看了看錶,他昨天去看蘇蘇的時候小傢伙還睡著,現在這個時間應該醒來了。

游思一咬牙:「我喜歡你!」

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或者說只有游思一個人在尷尬,沈王爺壓根沒往心裡去。

「我不喜歡你。」他面無表情的說。

游思的心一下子涼了,她怔怔的看著沈王爺。

「游小姐好好養病,我先走了。」說完,也不等她反應,沈王爺就轉身離開。

「沈老大!」游思叫住他,「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嗎?不試試怎麼知道我」

沈王爺突然轉身看著她:「我有喜歡的人。」

「有有喜歡的人」游思不停的重複這句話,連沈王爺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今天是蘇蘇回來的第三天,也是很重要的日子,因為家裡另外倆個小傢伙來醫院了。

「妹!」贏修一見到坐在上的蘇蘇就伸手要。

蘇蘇則叼著爪子看了他一會,然後低下頭繼續玩球

「妹?」贏修懵了,好不容易見到妹妹,妹妹竟然不理他??

辛晴和贏擎蒼把兩個小傢伙放到上,贏楚湊到蘇蘇身邊看了她一會,然後從小兜兜里掏出一個木頭小馬。

「咩咩。」他依然咬字不清

蘇蘇被小木馬吸引了,伸手拿過來放進嘴裡咬,一邊咬一邊看著贏楚。

「啊啊」她突然把小木馬丟開,湊過去親了贏楚一口,「哥!」

贏楚露出四顆小奶牙:「咩咩!」

「啊!啊啊啊!」贏修不幹了,揮舞著小手瞪著贏楚。

太奸詐了,竟然偷偷帶了玩具!

「妹!」他蹭蹭蹭爬到蘇蘇跟前用手去推她。

啪!蘇蘇一巴掌拍開他的手。

贏修楞了,眼裡滿是委屈,然後嘴一撇就要找辛容抱。

「媽!哇哇哇」小傢伙哭的特別傷心,摟著辛容的脖子一邊還偷偷看蘇蘇。

蘇蘇見他哭了,大大的眼睛眨了眨:「麻麻!」

「蘇蘇,這是哥哥!」辛容給贏修擦眼淚,「妹妹生病了,我們原諒她好不好?」

贏修紅著眼睛:「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