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記得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記得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77

這還是他們家白白軟軟胖乎乎的小蘇蘇?

「沒事。.la」沈王爺探了探蘇蘇的鼻息,「睡著了。」

搖籃里的蘇蘇和半個月前比完全換了個孩子,又臟又瘦,兩隻眼睛糊著眼屎,臉上還掛著眼淚和擦的亂七八糟的鼻涕。

遠遠的一輛車快速開過來,刺耳的剎車之後副駕駛上的辛容衝出來。

「蘇蘇!」

贏成把小傢伙從搖籃里抱出來:「在這,她沒事!」

接著贏望,贏擎蒼和辛晴都跑過來,辛容把蘇蘇抱過去失聲痛哭。

「我的孩子啊嗚嗚嗚」

辛晴把贏望推開:「快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媽!」辛容把蘇蘇交給辛晴,「沒事,就是瘦了好多,都快認不出來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辛晴抱著蘇蘇哭,「怎麼這麼臟啊!我的寶貝孫女哦」

大概是她們動靜太大,蘇蘇被吵醒了,可小傢伙卻連眼睛都不睜,只是小聲哼哼。

「蘇蘇怎麼了?她怎麼了呀這是?」辛容和辛晴急壞了,孩子這樣肯定是不正常的。

沈王爺把游思送上救護車,拉著一個醫生跑過來看。

「生命體征還行,趕快上醫院吧!」醫生皺著眉頭檢查了一下,「小小姐嚴重缺乏營養。」

於是一伙人又匆匆上車,然後跟著救護車一起到醫院。沈王爺給青幫的人打了電話,跟著游思去了手術室。

贏望在路上就通知了醫生,蘇蘇被直接送進最先進的儀器里檢查,過了一會電腦給出了詳細的報告。

「怎麼樣?」辛晴盯著老院長,他和贏家也算是熟人了。

老院長是看著三胞胎出生的,此刻心情也挺沉重:「小小姐不止營養**,是壓根就沒有吃東西,胃裡都是空的。」

「我的蘇蘇」辛容和辛晴失聲痛哭。

贏望眼角也發紅了,攥著拳頭問:「沒有其他問題嗎。」

「還有」老院長有些激動,「那些畜生給小小姐餵了咳嗽藥水,而且每天都喂。小小姐之所以連眼睛都睜不開,也沒力氣哭一是因為餓的,另一個原因是短時間內攝取了過量的安神藥物。」

贏成一腳把椅子踢倒:「我去打個電話。(」

不用問,肯定是讓保鏢們好好折磨抓到的活口去了。

「對蘇蘇有影響嗎。」贏望摟著泣不成聲的辛容,一邊給她順氣,一邊皺眉,「腦部掃描什麼情況。」

院長把腦波圖舉起來:「目前看反應神經很緩慢,不過這可能是身體原因造成的,具體怎麼說等小小姐情況好一點再做一次檢查。」

「那現在我們要做些什麼?」辛晴把眼淚擦乾,「是不是只能先輸營養液?」

「已經輸上了。」院長扶了扶眼鏡,「只能補充流食,用嬰兒奶粉沖米糊吧!」

辛晴拍了拍辛容的手:「我和你爸回去準備,你和贏望看著蘇蘇。」

「嗯。」辛容吸了吸鼻子問院長,「可以給她先擦擦嗎?」這種情況洗澡肯定是不行了。

院長說可以後,贏望就去打了盆熱水,辛容一點一點把蘇蘇臉上的臟都擦掉。這時候辛晴和贏擎蒼走了,贏成去送他們,病房裡只有他們一家子。

「哇」辛容一邊擦一邊哭,剛剛怕辛晴擔心還壓抑著,這會直接就崩潰了。

小小的身子一動不動的躺在大上,好像一碰就會碎似的。想到平時軟軟糯糯的小傢伙嗲嗲的叫媽媽辛容眼神充滿仇恨的看著贏望。

「望望哥,殺了他們!殺了他們給蘇蘇報仇。」

贏望心疼的跟什麼似的,把人摟進懷裡:「嗯,我給蘇蘇報仇。」

蘇蘇這麼多天都沒洗澡,紙尿褲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帶的,裡面鼓鼓的全是尿。辛容給她清洗的時候發現不但小屁股上都是紅疹子,連尿尿的地方都又紅又腫。

「贏望!」她尖叫一聲。

去換水的贏望大步走回來,見小女人一臉驚恐的指著蘇蘇下面,心一沉。

「望望望哥」辛容哆嗦著抓住他的袖子,「蘇蘇蘇她」

贏望托著她的臉:「別怕,我去叫醫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樣。」

「好好辛容抓住毛巾,好像這樣她能冷靜下來似的。

蘇蘇才一歲啊,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樣不不不!辛容使勁搖了搖頭。

「不會的!不會的」

贏望很快叫了醫生來,老院長身後跟著婦產科的主任,她給蘇蘇檢查了一下。

「沒有!」主任顯然也舒了口氣,「沒有被侵犯的痕迹,紅腫是因為一直帶著紙尿褲,也沒換過引起的發炎。」

辛容嗚嗚的撲進贏望懷裡,贏望僵硬的身體放鬆下來。

「望望哥」辛容這才發現男人一身都是汗。

「沒事。」贏望摸摸她的頭。

醫生去給蘇蘇重新開藥,因為年紀太小,所以先試試外敷的,如果實在不行就輸消炎液體。

「你去休息一會。」看辛容給蘇蘇收拾乾淨了,贏望拉了拉她的手,「我陪著女兒。」

辛容搖頭:「你讓我看著她,我怕一轉身蘇蘇又會不見了。」

「那我把推過來,你睡她旁邊看著好不好?」

勸辛容躺下休息後,贏望就坐在母女倆中間,蘇蘇的臉蛋乾乾淨淨的,雖然還是有些蒼白,但是好歹能認出模樣了。

「咱們蘇蘇太遭罪了,得吃多少東西才能補回來啊!」辛容拉著蘇蘇的小手難過的放到嘴邊親了親。

贏望拉起她的手,又把蘇蘇的小爪爪包進去一起親了親:「只要平安回來,以後我們好好疼她,很快會變的跟以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