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幕後之人浮出水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幕後之人浮出水面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01

「沒有。」陳歡看著一臉忐忑的小花和贏成說,「她身上沒有任何金屬反應。」

贏成捏了捏小花的手,讓她不要那麼緊張。

「那她是通過什麼被人控制的?」

陳歡看了眼萬老闆,後者面無表情的說:「放心,視頻我看了,她當時的反應肯定是被控制,失去了自我意識。」

知道贏成是擔心這個,怕項小花多想,所以萬老闆給了結論:「至於到底是通過什麼方法,我們接著找。」

「我也是這個意思。」陳歡拍了拍小花的臉,「丫頭,委屈你暫時要留在島上了,而且不可以出地下基地。」

「地下基地里的屏蔽系統可以干擾電子反應,不管你被什麼控制,在下面都無效。」贏成馬上解釋給小花聽,還補了句,「我會跟你一起留下,放心!」

項小花卻搖搖頭:「你回去吧,去找蘇蘇。」

「小花」贏成心裡不好受,「沒事,家裡有哥他們,不差我一個。」

你只有一個人,這種時候我怎麼能把你丟下

「不!」項小花特別堅決,「你替我去找蘇蘇,一定要把她救回來!」

陳歡嘆口氣:「贏成,你去吧!小花交給我,我保證會好好照顧她。」

「陳姨,我不是不相信你」贏成捏著拳頭,「我不想留小花一個人,我想要跟她在一起。」

萬老闆咳嗽了兩聲,拉著陳歡先離開了。

「你看不出來那小子很喜歡人家嗎。」萬老闆關上門,「丟下心愛的人自己離開,是懦夫。」

陳歡瞟了他一眼:「你是在說我嗎?」

當年她可是經常離開,而且還是偷偷的。

「你去哪我都會找到你。」萬老闆的面癱臉上多了絲笑意,眼神溫柔的看著她,「你想去哪都行,有我。」

陳歡笑了,兩個人手挽著手離開。

「我不會把你一個人留在這,不用再說這個問題。」贏成喝了口水,「來的時候,媽也交代過,讓我寸步不離的守著你。」

項小花哇一聲哭了:「贏贏成我是不是會永遠待在地下面,永遠都不能出來了」

「胡說!」贏成把她抱進懷裡,「萬叔很快會找到原因,到時候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可是檢查了兩天,什麼都沒發現」項小花特別害怕。不是怕自己不能出去,而是怕她什麼時候會失控傷害到贏成。

如果她是普通女孩就罷了,偏偏她力大無窮。

贏成捏著她的小臉威脅:「你要是再胡思亂想,以後都不許吃雞翅膀!」

「我不想了。」項小花吸了吸鼻子,「那你走吧,去找蘇蘇。」

「你」

項小花捂住他的嘴:「你留在這裡我會更不好受,找到蘇蘇我才能放心啊!」她哭著喊,「贏成,我不能去出去了,你替我去找好不好?」

「好」贏成使勁點了點頭,「我去找,你一個人要按時吃飯,好好睡覺,不要讓我擔心。」

項小花吸吸鼻子保證:「我會的!我還要親手去把害我的壞蛋打死!」

雖然答應了要離開,但是贏成還是又待了三天才走。這期間項小花又做了好幾個檢測,都沒有發現任何問題。而就在這個時候,江瑞那邊突然帶來了個消息。

「你們倆記不記得十年前參加的一個活動。」這天江瑞把糰子送回京城,自己又匆匆返了回來,一進門就嚴肅的看著兄弟倆和沈王爺。

比他早回來一步的贏成搓了搓臉好讓自己不睡著:「什麼活動?」

「在德國邊境的森林。」江瑞提醒他,「你們一共六十個人去的,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五個人。」

贏望深深皺眉:「你說的是各方組織的逃亡者遊戲?」

「啊!」贏成一拍大腿,「那活動啊。」

逃亡者遊戲,顧名思義就是一直要逃,逃才能活下來,不然就會永遠留在森林裡。那是一次對特種軍人的訓練,活下來的都是精英。

當年江瑞手下除了他,沒有任何一個士兵有能力參加,他也不想讓他們白白送死。可為了國家的面子和榮譽又必須要去。

贏擎蒼主動提出來讓才十幾歲的兄弟倆代替他的兵去,國家又有意隱瞞他們的身份。於是,贏望和贏成就以特種兵的身份被送過去了。

和他們一起去的,還有沈王爺。

「這和蘇蘇被綁架有什麼關係。」贏望知道江瑞不會好好的提這事,畢竟是冒名頂替,連國家檔案的記錄里,都不是他們的名字。

江瑞把一疊照片遞給他:「這兩個人有印象嗎。」

照片上是兩個很年輕的外國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歲,穿著迷彩服在進行各種訓練。

「這是」贏成在大腦里好像是當初去參加逃亡遊戲的人。」

贏望從照片上抬起頭:「意國的代表,不過他們死在了遊戲里。」

「對。」江瑞看著他們,「還是被你們三個殺死的。」

這兩個傢伙從遊戲一開始就盯上了贏望兄弟倆,大概因為他們也是親兄弟,殺了別的兄弟比較有成就感,所以一路上步步緊逼,好幾次贏成都差點死在他們手上。

「後來還是王爺用自己當餌,給了我們機會才幹掉他們!」贏成心有餘悸的說,「這兄弟倆是真厲害。」

贏望第一時間抓到了重點:「綁架蘇蘇的人,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是他們的親生哥哥。」江瑞的目光突然冷了下來,「那個人贏成見過。」

「我見過?」贏成愣了下,然後看著照片上紅色頭髮的兄弟倆,一個名字從腦海中浮現出來,「紅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