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七十二章 終於想起哪裡不對

第一百七十二章 終於想起哪裡不對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99

三天後,贏家的保鏢在城外的水庫里發現了一輛車。

「很抱歉大少」在贏望的目光里,保鏢低下頭,「只有車子,什麼都沒有。」

而且因為車子在河裡泡的時間太久,抹掉了所有的痕迹。

「已經三天了」贏成頭髮亂七八糟的,眼睛裡像是隨時要冒出火來,「媽的到底人去哪了?」

最讓他們無法忍受的是,綁匪竟然不和他們?如果說之前還不能確定對方的目的,那麼現在他們可以肯定,對方就是想折磨他們。

「繼續找。」贏望揮了揮手。

贏成一拳砸在桌上:「媽的,等我抓到那傢伙一定撥了他的皮!」

「至少這證明蘇蘇還活著。」贏望捏了捏拳頭。

綁匪第一次只是把車丟在路邊,這一次卻丟進河裡,這表示他們想掩蓋什麼東西。不難推測,一定和蘇蘇有關係,比如她可能尿在了車上,或者流下口水。

等保鏢離開後,贏望剛要站起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哥!」贏成趕緊扶住他,「你去睡一會吧,你已經三天沒睡覺了。」

白天他要安慰辛容,晚上還要想辦法找蘇蘇。不僅是贏望,贏家很多人都沒怎麼休息,就連趕回來沈公子第一句話就是。

「項小熙沒有回來,她說她回來也幫不上什麼忙。她去唐人街的一個小廟裡祈福了」

沈公子還告訴他們,所謂的祈福是很正式的沐浴戒齋。項小熙說既然她的靈言那麼准,就去祈禱好了,保佑蘇蘇沒事。

「阿姐還是不肯出來?」客廳里,項小花紅著眼問。

沈公子剛掛斷電話,張宓說項小熙不肯離開寺廟,已經三天沒有合眼,沒有吃飯,只是喝水來維持。

「她有分寸。」沈公子拍了拍小花的肩膀。

小花咬著牙,她不能哭。她不能給大家添麻煩。她知道小熙這麼做是在替自己贖罪,可她卻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坐在這干著急。

「乾媽,容容好點了嗎?」見辛晴從樓上下來,沈公子忙站起來扶她。

辛容從昨天開始發高燒,卻死活不去醫院,大家只好叫醫生來家裡給她輸液。

「燒已經退了,可人還是昏昏沉沉的。」辛晴的臉色越發難看,畢竟年紀大了,再這麼熬下去身體肯定吃不消。

贏擎蒼從廚房裡端著碗湯過來:「不想喝也得喝,不然我就押你去休息。」

「你們都喝點。」辛晴接過碗來囑咐。

項小花馬上往廚房跑:「我去給他們送。」

正說著,贏望兄弟倆從書房出來了。

「媽,小瑞哥馬上就到。」

一個小時後,江瑞來了,不止他一個人來了,他還帶了糰子。

「奶奶!」糰子撲進辛晴懷裡。

辛晴抱著她眼淚就掉下來了:「糰子乖,糰子還在,你妹妹卻」

「媽。」江瑞仔細的看了她半天,「你得休息。」

「我沒事。」辛晴把眼淚擦乾,「你過來可以嗎?」

江瑞拍了拍她的手:「我沒任務,也派了幾個兄弟去找蘇蘇的下落了。」

「奶奶,妹妹一定會平安回來的!」糰子的小臉有些蒼白。贏家現在的氣場太負面,已經影響到她了。

辛晴知道自己孫女對情緒很敏感,趕緊讓贏成帶她去樓上看贏楚和贏修兩個小傢伙,糰子上樓的時候,正好項小花從從廚房出來。

「你們還是第一次見吧!」贏成給他們介紹,「這是小花,這是我侄女糰子。」

糰子盯著項小花看,然後一笑:「姐姐好」

「叫嬸嬸!」贏成糾正她。

小花擠出個笑容:「糰子你好。」

「嬸嬸不要太累,你看上去臉色也不太好呢!」糰子很乖巧的說,「放心,爸爸和叔叔們一定會把蘇蘇找回來的!」

等到了樓上,糰子站在樓梯口往下看。

「看什麼呢?」贏成摸摸她的腦袋。

糰子綳著小臉,很嚴肅的說:「小叔叔,小花嬸嬸的來歷你們清楚嗎?」

「什麼意思?」贏成臉色變了,「你懷疑她?」

吃過晚飯,項小花上樓去陪辛容,連辛晴也被贏擎蒼帶去看兩個孫子。贏家兄弟和江瑞在書房裡,中間坐著小小的糰子。

「你說小花不對勁?」贏望問的是糰子,但是目光卻放在江瑞身上。

江瑞點了下頭:「糰子的感覺沒出過錯。」

「不可能!」贏成激動起來,「小花不可能和綁匪有關係,她她也沒動機。」

贏望按住贏成的肩膀:「別急,聽糰子怎麼說。」

「不是說小花嬸嬸和這事有關係,是」糰子撓了撓臉,「是她身上的氣息很奇怪。」

江瑞明白女兒的意思:「糰子是說小花有問題,因為她身上的磁場和正常人不一樣。但是,並不表示她和蘇蘇被綁架有關係。」

「能看出她怎麼回事嗎?」贏望眼神幽暗,「能確定和蘇蘇的事情無關嗎?」

糰子搖頭:「我只能感覺到小花嬸嬸曾經接觸過很陰暗的能量,但是這和綁架蘇蘇的人有沒有關係我也不知道。」

「那不還是懷疑小花?」贏成又開始激動了。

江瑞瞟了他一眼:「你搞清楚,我們不是懷疑小花的人。而是懷疑她可能接觸過綁匪,或者無意中做過什麼事情。」

「我知道了。」贏望突然說了句,然後直勾勾看著贏成,「你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當時現場有些不對勁嗎。」

贏成看著他:「哥你想起什麼了?」

「小花。」贏望眼中划過道冷光,「是小花不對勁。」

二樓的嬰兒房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