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花失蹤了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花失蹤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620

項小花失蹤了,兩個小時後,贏望給贏成打去電話。

「她怎麼跑那去了?」當聽到項小花所在的城市時,贏成納悶了,這完全是兩個相反的方向啊?

他問贏望:「不是坐咱們家的飛機?」難道那丫頭自己買的機票,結果買錯了?

「是。」贏望特別淡定的說,「目的地就是那。」

「我又不在那她去幹什麼?」贏成還沒意識到自己被親媽和親哥報復了。

贏望打斷他:「現在的重點是她失蹤了。」

「好吧!」贏成抿了抿嘴角,「我覺的以她的武力值來看危險係數很低。」

「但是」贏望的語氣凝重起來,「她和霍寧在一起。」

贏成臉色突變:「怎麼回事??」

項小花跟左凝混了幾天,有次晚上聊電話的時候告訴給辛容。

「你怎麼不早說呢?」辛容一聽她竟然在那交朋友了,立馬擔心起來。「什麼人?怎麼認識的?」

「從狗嘴裡救下來的。」項小花把經過講了一遍,還補了句,「她可漂亮呢!」

辛容想了想,還是不放心:「你明天把她的照片發過來。」

「好!」項小花沒意見,她知道辛容是為她好,再說就是拍張照片,左凝應該不會生氣噠!

然後,她就失蹤了。

「容容沒接到小花的電話,打到酒店發現人不見了。我讓他們把這幾天的視頻截圖,發現和小花在一起的人是霍寧。」

贏成大吃一驚:「她她不是死了嗎?」

明明之前萬老闆親眼看見她被打死了,怎麼又活了?

「萬叔之前是通過視頻看到的,對方肯了手腳。霍寧沒死,她接近小花的目的應該還是沖我們來的。」

「我馬上飛過去。」贏成已經把行李收拾好了,「幫我查查處境記錄。」

贏望提醒他:「對了,小瑞哥也在那邊,我已經和他過。」

「他有空?」贏成詫異道,「他離開京城的話肯定是有任務。」

「你先再說,沒準你們的目的一樣。」

當天晚上,贏成到達小花所在的城市科森。意國的南部不像北邊繁榮,這座小城因為紡織業發達,看上去還算不錯,起碼街道整齊乾淨。

一下飛機他就收到了江瑞的簡訊,走出機場門口看見一個東方人站在車前。

「小瑞哥。」贏成快走幾步。

江瑞拉開車門:「上去再說。」

「你看看。」江瑞遞給他幾張照片,然後發動車子。

贏成一眼就認出第一張上面的女人就是霍寧。

「跟她在一起的那個男人,是我這次的目標。」江瑞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和我一起行動。」

照片上的霍寧穿著性感的禮服,正和一個紅頭髮的外國人說話。看背景像是個酒會,兩個人靠的很近,男人的手還放在她的腰上。

「這個男人叫艾倫貝內特,外號紅獅子。」江瑞的聲音越發冰冷起來,「他的組織參加過三次恐怖活動,最近的一次是在我們邊境。」

贏成嚴肅的點點頭:「你要連鍋端?沒有其他國參與?」

「他手裡有一份關於隱形雷達的資料。」江瑞看了他一眼。

想要獨吞掉資料,就不能讓其他國家發現

「明白了。」贏成看了看剩下的幾張相片,「看來這個紅獅子就是霍寧的新大腿,就是不知道她綁架小花是自己的主意,還是這個紅毛。」

江瑞皺著眉,目光幽深的看著車外面:「她沒那個本事,我想她一定和紅獅子說了什麼好處,同時也隱瞞了什麼。」

不管是基地組織還是恐怖分子,都不會輕易和萬老闆對上。這裡面牽扯到的勢力太多了,弄不好就是世界大戰。

「紅毛不可能不知道我們和萬叔的關係,霍寧之前的事情也不可能瞞的過。」贏成想了想,「到底什麼樣的利益,讓他毫無顧忌的同意霍寧的行事?」

江瑞將車子掉了個頭慢慢停下:「你今晚好好休息,我那邊已經準備好,明天坐船去基地,到時候就什麼都清楚了。」

「好。」

說是好好休息,可怎麼睡的著呢。小花現在生死未卜,甚至在哪他都不知道。贏成很後悔,他不應該跑出來,明明知道項小花沒有接觸過社會,還讓她來找自己。

現在人丟了,找回來最好,找不回來他得內疚一輩子。

「贏成?」手機響了,是萬傾思打來的。

「尋尋哥。」

萬傾思帶給贏成一個消息:「我的人查到霍寧昨天在東歐出現,但是沒有看到小花。」

「你的意思是小花沒跟她在一起?」贏成急了,那小花能去哪?

「不。」萬傾思道,「小花應該就在她手上。她們從海路上去的,登陸的時候身邊有個很大的箱子。」

贏成恍然:「她不敢讓小花清醒過來!」

以項小花的武力值,除非你打死她,否則她一腳就把你踢飛了。

「我也這麼想。」萬傾思在電話那邊點頭,「她應該是要把小花帶去紅獅子的基地。」

贏成沉默了片刻:「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至少小花目前沒有生命危險。」

「估計是想用她換什麼,或者威脅咱們。」

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江瑞就來接他,走海路去東歐。在船上和江瑞的部隊匯合,下船前大家開始寫遺書。

「我也要寫?」贏成把紙接過來,「我就不用了吧!」

江瑞瞟了他一眼:「那你在船上等著。」

「我寫我寫!」贏成磨了磨牙,寫了幾個字交給江瑞。

媽,小瑞哥欺負我,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