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敢欺負我們家小花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敢欺負我們家小花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06

「照你這麼說,小熙的性格不是這樣的,小時候挺活潑的啊!」贏家的孩子沒有那麼冷清的,辛晴總忍不住心疼項小熙。

贏成喝了口水:「媽你聽我講完啊!後來小花他阿爸發現了小熙這種能力,就特別擔心,總怕她控制不住自己出點什麼事。」

對於一個六歲的孩子來說,她還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語行為,往往隨意的心愿,就會釀成大禍。

「偏偏呢,小花是個記吃不記打的,總是搶她姐的東西。」贏成用一種活該倒霉的口氣講,「後來又有一次,她哥從山裡摘了特別珍貴的果子,聽說好多年才結一次果,就兩個,她和小熙一人一個。」

結果項小花這個倒霉孩子又搶了小熙的水果,還把水果皮丟到小熙臉上。」

於是小熙暴走了,忘記了阿爸的囑咐,指著小花說讓她被野豬叼走,再也不要回來了。

「嘶!」辛容吸了口冷氣,「好好可怕!」

「後來呢?」辛晴急忙問,「小花被野豬叼走了?」

贏成:「小花他阿爸說,小熙當時說完就暈倒了,小花非常害怕,以為她把姐姐怎麼著了,就趕緊跑去地里叫人。」

結果就碰上百年不遇的一隻從山上滾下來的野豬,正好就掉到小花跟前,於是她就被叼走了。

「這也太巧合了吧!」辛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悲傷的故事,莫名覺得想笑腫么辦φ?。

想笑的不止她一個,辛晴催贏成接著講。

「後來大人們回來發現小熙昏迷不醒,把人救醒後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然後全村人都進山去找了。

贏成又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來:「找到項小花的時候,她渾身都是傷,躲在大樹上,下面圍了十幾頭野豬。要是大家在晚去一會,她估計就脫力掉下來了。」

「真是萬幸!」辛晴拍了拍胸口。想起什麼問,「小熙是不是特別內疚?太可憐了,才那麼小」

辛容也在旁邊猛點頭:「就是,肯定嚇壞了。」

「喂!差點被野豬吃掉的那個是我耶!」項小花不知道什麼時候溜了進來,啃著包子不滿的瞪眼。

辛容撓了撓臉,有些不好意思。

「你拉倒吧!」贏成說,「你根本就不記得這事好嗎,是後來你阿爸告訴你的。」

項小花一臉理所應當的表情:「我那會才六歲!當然記不住。」

「後來小熙就變了。」贏成有些唏噓的道,「她阿爸說她看到鮮血淋漓的妹妹時整個人都呆住了,第二天醒來就不說話,也不愛和人接觸了。」

項小花揮舞著包子:「別看我姐那樣,狠起來我阿爸都怕她。不!全村人都怕她!」

「那是因為你們村的人都不著調。」贏成翻了個白眼,「一個個的做事不知輕重不說,還總愛沒事找事。」

基本上,項小花她們村人的屬性都和她差不多,久而久之項小熙的性格就又變異了。還是不愛說話,但是只要誰敢作,分分鐘就詛咒你。

被野豬叼走什麼的都是輕的,她曾經詛咒過她阿爸。因為老頭騙她吃肉,項小熙是素食主義者。老頭的下場是只要出門就摔跤,足足摔了一個月。

「真好啊!」辛容一臉羨慕。

贏望摸了摸她的腦袋:「不是你想的那樣。」

「咦?望望哥知道什麼?」

大家都看著贏望,後者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某個島國有一種術士,叫言靈師。」

「我知道!」辛容舉爪子,「動畫片里演過。」

「那個有些誇張,但是歷史上言靈師的確存在過。」贏望把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蘇蘇抱過來,一邊拍她一邊說,「通過強大的言靈術,使自己嘴裡的話變成現實,這其實是一種超出科學範疇的催眠術。」

催眠的對象不是人,而是萬物。

「但是施術者也要付出代價。」贏成看了眼項小花,「你姐姐詛咒你被野豬叼走,那是她在極度憤怒和不理智的情況下說的,而她也付出了代價。」

贏成恍然:「所以小熙暈倒不是被項小花氣的,而是因為這個詛咒對承受者的傷害太大,所以她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也受了傷。」

「可以這麼說。」

如果項小熙詛咒一個人的生命,那麼她付出的代價必然是自己也沒命。大自然對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有舍才有得,有生必有死。

「怪不得我姐一般只是咒我摔跤啊,或者喝水嗆到什麼的。」項小花特別心大的笑起來,「原來也不是會分分鐘死人嘛!」

辛容舉手:「我有問題!」

「問吧!」贏望捏捏她的手。

「為什麼言靈師的能力只會詛咒,不可以是祝福嗎?比如考試一百分之類的。」

贏望笑了笑:「傻丫頭,我不是說了,萬物皆有規律,好的不靈壞的靈。佛家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是告訴我們要渡人,必先渡己。」

想要萬事如意,大多逆天而行,其後果不是遭天譴,就是折壽早死。

「我懂了。」辛容點點頭,「就像那些修仙的里,人們要飛升的時候都要歷劫,說白了就是被雷劈,因為他們在逆天而行!」

項小花一臉的懵逼:「什麼什麼歷劫?我沒聽懂。」

「這麼複雜的事情你不用懂。」贏成擦了擦嘴,「你吃飽了沒,咱們看戲去!」

項小花嚷嚷著看什麼戲,然後被贏成拽走了。

「應該是那個女明星的事。」贏望把蘇蘇豎起來,晃了晃。

辛晴心疼了,伸手抱過去,小蘇蘇童鞋一動不動,堅定的睡到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