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一百六十一章 項小花開竅了

第一百六十一章 項小花開竅了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08-24 09:08  字數:3518

贏家二樓,嬰兒房的門悄悄露出一條縫,可卻沒有人進來。嬰兒旁卻突然冒出一個不!是兩個。一黃,一白毛茸茸的腦袋。

「呼呼嗚嗚」啊嗚小聲叫喚。

嬰兒里蘇蘇撅著屁股睡的正香,啊嗚見她沒反應,決定去趴另一張。

贏楚和贏修睡在一起,啊嗚趴在邊叫了一聲。

「汪!」

啪,旁邊伸過來一個爪子,對著它的腦袋就一下。

「嗷!」棉花糖已經長的比金毛啊嗚大了,這一爪子就把它拍到了地下。

啊嗚敢怒不敢言,它已經過了逗比沒腦子的年紀,知道了種族障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就算自己是最聰明最厲害的金毛犬,也無法和獅虎獸這種雜交結合品種撕逼。

上的兩個小傢伙被吵醒了,伸胳膊踢腿的求關注。嬰兒報警器響起來,在隔壁聽到聲音的辛容很快跑過來。

「啊嗚棉花糖?」一進來就看見兩個大傢伙爬在地上。

「嗚嗚嗚!」啊嗚蹭上去求撫摸。

辛容摸了摸它的腦袋:「你們倆要爭氣哦!千萬不要犯錯誤,不然望望哥又要把你們趕出去了。」

自從辛容懷孕,這兩隻就被趕到花園裡去住,直到前幾天辛容才纏著贏望恢復了它們的自由。沒曾想兩隻傢伙竟然這麼快就跑來看三胞胎了。

「來,這是贏楚,這是贏修!」辛容把兩個小傢伙抱到地毯上,一邊給他們換尿布一邊念叨,「他們是我兒子,以後好好好相處哦!」

棉花糖一臉高貴的端坐在旁邊,盯著主人懷裡的兩個小包子。啊嗚則把腦袋湊過去,討好的舔了舔兄弟倆的腳丫。

「啊!啊啊」贏修竟然叫起來,還裂開小嘴朝著啊嗚笑。

辛容把贏修放到啊嗚身上,小傢伙一眼不錯的盯著啊嗚。倒是啊嗚嚇得一動不敢動,生怕摔到他。

「棉花糖,這是哥哥贏楚!」辛容又把另一個小包子放到棉花糖的身上。

棉花糖低頭看了看,特別應付的用嘴巴碰了碰贏楚的臉。贏楚面無表情的看著白色的大傢伙,然後伸手揪住了棉花糖的鬍子。

「嗷」棉花糖叫了一聲,卻沒有把贏楚推開。

辛容趕緊把贏楚的小手拉回來:「不可以哦!棉花糖會疼的。」

棉花糖垂著的尾巴突然豎起來,那是它緊張的狀態。辛容回頭一看,贏望站在門口。

「贏成和小花回來了。」他瞟了眼裝死的啊嗚和警惕盯著他的棉花糖,「媽說晚上去吃海鮮。」

辛容高興的往出跑:「望望哥你看他們,我去找小花了!」

「嗚嗚」啊嗚夾著尾巴跟在後面跑了。

贏望看著棉花糖:「既然已經見過了,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負責陪伴他們。」

「嗷嗷!」棉花糖低低的吼了一聲。

「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基因改良劑很貴的。」贏望冷笑,「要是你沒用,我就讓你變的和啊嗚一樣蠢。」

棉花糖趴在地上,讓兩個小包子靠在它身上,不動了。

贏望滿意的關上門。

「他們殺了那麼多人嗎?」

客廳里,大家正在聽贏成講他和小花這次的經歷。

「對啊,十幾年前大鬍子,賽麗夫婦和萊克跟毒販約好在小鎮交易,他們去了小鎮之後看上了富商家的錢,於是就殺了富商一家。」

贏成通過萬傾思發來的資料,知道了當年那幾個傢伙都是有案底的,查下去之後發現那年還有一批貨從亞洲運出去後在幾個毒販手裡失蹤了,同時失蹤的還有毒販。

「那我們從礦山裡挖出來的屍體是誰?」小花不解的問,「富商家不是被燒死了嗎?」

「燒死的是毒販。」贏成看著對面一家子女人好奇的眼神得意的說,「我們挖出來的才是富商一家。」

贏望見不得他那個得瑟的樣子,走到辛容身邊坐下後開口:「他們內訌了,都想要獨吞那筆錢。結果毒販被殺,大鬍子他們就用毒販和手下的屍體冒充了富商一家。」

「為什麼?」辛容不明白,「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贏成不滿的看了他哥一眼,把話頭扯回自己身上,「很簡單,要是毒販的屍體被認出來,他們也就暴露了,更重要的還是,那批貨警察也會沒收。」

大鬍子他們用毒販的屍體代替了富商一家,都燒成了灰。賽麗的丈夫大概是和毒販衝突的時候被殺了,所以她拿到了那一份錢。

「我明白了!」小花難得發表意見,「所以他們要讓礦洞被查封,因為他們把富商一家的屍體埋在了裡面!」

殺了那麼多人,就為了掩蓋之前的命案,這幾個人真是心狠手辣

「就跟演電影似的!」辛晴聽完整個故事心有餘悸的說,「早知道這麼危險就不讓你們倆去了。」

項小花搖頭晃腦的笑:「不怕,我會保護贏成的!」

「你好好活著吃就行了。」贏成白了她一眼,「行了,不是等會去海鮮嗎?我先去洗個澡!」

贏家人很少出去吃,贏擎蒼覺得外面的東西沒有家裡的乾淨,也不養生。但是只要辛晴想去,他就會提前安排。

「贏先生,按照您的吩咐,今天的龍蝦都是下午空運過來的,還有鮑魚和松茸也都是早上剛到的。」經理親自把幾個人迎進包廂,「您看看還要加點什麼嗎?」

菜單是早就決定好的,辛晴也看過,不過剛剛在路上項小花就叫喚餓,所以她讓經理先上水果,經理殷勤的點著頭退了出去。

「睡著了?」

贏成湊到嬰兒跟前,蘇蘇跟個小青蛙似的舉著